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咫尺天涯搶先看~ 之一


 
西南「天縱山」,拔千丈入雲霄,奇險壯觀,其中一處雲海上的孤崖,佇立一道出塵身影,睥睨天地的神態,威凜天成。
 
「雲彤……」袁牧飛深凝的眸,緩緩輕逸的聲,充滿思念與複雜。
 
「雲澗觀」後的碧海園內,陣中所出現的人,會是幻覺?不,那不該是一場夢,她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。
 
袁牧飛不敢置信,她的一切竟一如前世,出塵的容姿,靈俏明皓的雙眸,與那強烈的個性,照理,今生的她不存前世記憶,但她摔碎手中的白蓮鏡,以憤怒的眼神看著他,表示她知道他是誰?
 
「今生的她正走到前世處處與我作對的年紀,所以,會是一切重演嗎?」袁牧飛無奈一笑,雙眸卻是溢滿柔情。
 
前世的雲彤不滿父親未經她的意願,便擅自作主要將她嫁給救命恩人,對他的強勢逼婚更充滿怒意,因此以表面的端莊溫婉與他周旋,私底下她想挑戰所謂的「江湖傳說」,因此聯手一群對「雲濤劍仙」不滿的奇人異士,合演了一場大婚當天,新娘跳崖的戲碼,震撼每一個人!
 
雲濤劍仙在大婚當天逼死妻子,當年在江湖傳得滿城風雨,也從這一場大婚跳崖把戲後,讓他徹底見識到她刁頑精怪的一面,美貌才華都是她可運用的武器。只是,較之前世,今生的她似乎擁有一身玄能異術?
 
以陣疊陣入法,唯有身賦玄能者才能辦到,而那場「紅蓮喚陣」,除了蓮天貫日就必須是擁有北巖聖山靈能的人,難道……袁牧飛眉目緩緩斂凝起,巧兮隱瞞了他什麼?
 
杜巧兮,北巖聖山有史以來玄能異感最強的聖女,也是他年少縱情中傷他最重的女子,卻也是最交心的紅顏知己。
 
她離開北巖聖山,加入蓮天貫日而後再與他聯手殲滅蓮天貫日,這之中,她成為他的女人,但最終,她沒有選擇留在他身邊。
 
會是巧兮當年已對雲彤做下什麼安排嗎?一驚中必伴著一喜,是巧兮的行事風格,而她曾說過,雲彤有仙靈之氣,能承北巖聖氣;當年她曾一助雲彤反抗他,只為看他失去冷靜,最後,又助他得到雲彤的心。
 
無論如何,巧兮對雲彤是另眼看待的。以此而想,她真將北巖聖山的靈氣轉渡到雲彤身上,並非不可能,只是,何時的事?
 
雲彤前世直至身亡,都不曾透出北巖聖山的靈氣氣息,今生的雲彤到底是何身分?
 
「塵世縱遊,總嘆世人癡貪依舊,百年身,再回首,豈知雲深處,難再見,燈火伊人相候。」再一次他長吟著這深深的感嘆。「今生的妳,一樣想對我設下重重關卡嗎?只怕……這場等待我已失去耐性,再見妳是我唯一的執念,雲彤。」
 
從二十年的走火入魔中甦醒,這場塵世已徹底變調,親人不存,至友們已個個天年離世,失去女兒卻迎來孫女,他雖驚喜孫女的存在,但女兒袁晴思身亡卻是他這一生最深的痛。
 
恍如昨日,女兒還與他生氣,一覺醒來,卻已成一罈骨灰捧在手中,別說最後一面,他連女兒二十年後的模樣都不曾見過,只知,忽然間,她就從這世上消失了,與他這個父親徹底永別!
 
想起女兒,難抑的便是一陣撕心之痛,袁牧飛最難原諒自己的,是女兒承受重大痛苦時,他卻陷於無能為力的沉眠中,擁有縱橫天下的能力,也不及救回愛女。
 
「思兒……」女兒的死,將成為他這一生最痛的折磨。
 
此時,雲海中可見一股氣流湧動,隨見一道金紅長霞飛馳而至,吐華般逸入他心口,一陣擰扯的痛,頓時痛徹心扉!
 
「小倪!」袁牧飛被飛回的雲霄虹氣震驚,這是他為外孫女袁小倪所灌入的保護雲氣,唯有斷了氣息才會讓雲氣離體回到他體內。
 
一道撼動天地的怒嚎貫響雲霄,隨即八道龍形光華從袁牧飛懷中飛出,如八道迅影雷光,飛馳於雲海中,孤崖上的絕塵身形也隨之消失。
 
 
夜晚已籠罩「蒼暮河」,月光下,一葉扁舟,幽晃河水中,夜空上,忽現霧白的雲層堆湧,八道光華繞飛小舟,其中一道紫色華光掠過小舟內的血紅,一道絕逸的身形已立於小舟上,手中握著沾血的紫天龍。
 
彩霓八天龍是以他袁牧飛的血融入龍身雕製,再由北巖聖山的祭師以日月交接的精華蘊養靈氣,任何陰陽水與污濁都難以沾上,唯有與他一脈相承的血緣例外。
 
從紫天龍染血後慢慢沁入玉石中,的確是小倪的血,雲氣已回,更證實她已遭不測!袁牧飛沉痛的閉上眼,握緊手中的紫天龍,深深平抑內心那翻騰的悲痛。
 
「妳知道外公只剩下妳了嗎?小倪……」
 
那雙充滿活力的明亮雙瞳,每見他,總是笑意先揚眉梢,再故意用充滿「端詳」神態,打量他一身年少外貌,燦爛的喚他外公,難得展露女孩的甜甜笑意。
 
過往,讓小倪學會掩藏自己,一般女孩的撒嬌甜美,並不容易在她身上見到,這一年多她才漸漸放開自己展露個性,袁牧飛總是心疼的看著她的蛻變。
 
「乖孫女,無論妳發生什麼事,外公都一定會救回妳,哪怕妳……真成一具屍體,卸我袁牧飛這一身功力,也會讓妳再活過來,我絕不會讓妳和思兒一樣,忽然就從我身邊消失了。」
 
八天龍所化的光華,再次沖飛夜空,隨即以染血的紫天龍為首,朝蒼暮河的上游峰洲奔竄而去,以血引血,八天龍要循源找出袁小倪染血過的地方。
 
 
 
為著江湖品鑒會,各家劍源齊聚古洲,其中,峰洲一處河道旁的莊院,是東南方章家劍源所有。
 
「爹,剛剛娘和王媽從外面回家後,說街上好多古城武護,我和大哥再去那座竹園看,裡裡外外都是武護,氣氛很緊張,回來的時候,聽說連古城城主和那位言大總管都趕到竹園,應該跟我們搬回來的那個姐姐有關吧?」爹說那位姐姐身分特別,看起來是真的。
 
「對呀!那位姐姐的家人……一定很著急。」
 
一對十三、四歲的雙胞胎少年兄弟,一個舀水沖地,另一個拿土把染到血跡的泥地蓋掉。
 
「閉嘴!快做完,搬個人進來還把血灑得四處都是,連花也濺血,要嚇死你們的娘嗎?」章老爺沒好氣的舉著火把,督促兩個兒子動作快點,清掉這些會被人誤會的證據。「現在會想到她的家人著急,你們當初搬她回來幹什麼?」沒事找事。
 
兩個兒子扛人出去後,放著後院濺灑四處的血跡印不善後,居然又溜去竹園探頭探腦,來到後院的章夫人看到滿地血嚇壞了,章老爺只好騙說兒子們頑皮又撿了隻受傷快死的狗回來,已經叫他們出去丟狗了。
 
「我和弟弟只是想到爹會鑄劍也會醫術,或許爹可以救這位姐姐,因為那位姐姐真的很強,看起來是好人,那個會生出很多怪人的和尚,講話雖然很和氣,可是就是很邪門。」
 
平日他們帶貓、帶狗回來,爹就算一臉生氣的樣子,也還是隨他們去。但這次帶回這個受重傷的姐姐,爹整個人驚嚇無比!
 
「對呀!那個怪和尚會把人的血吸出來變成一條紅色帶子飄在半空,那個姐姐先是被暗算,又被吸出很多血,她就是這麼敗的。怪和尚一死,紅帶子又變成血灑下,我和弟弟要帶走那位姐姐時,好怕他會再活過來。」
 
「不過是江湖妖法,旁門左道就是有人拿來當神蹟,嘖。」見多識廣的章老爺,嗤之以鼻。「快用一用,回屋子了。」
 
此時,夜空忽飛來八道獨特的絢麗光華,紅灰,皆發出白毫燦光繞飛後院。
 
「龍?!是龍!」
 
「好多不同顏色的龍!」
 
雙胞胎兄弟驚呼大叫!八道散出不同色彩的龍形拖曳著白色光華,在夜空中甚是綺麗。
 
章老爺卻是慘白了臉色。「這下真的要出事了!」
 
隨即,上空雲海匯湧,一眨眼,翻江倒海似的巨霧轟然罩下,瞬間淹沒章家
 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