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咫尺天涯片段搶先看~
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午后的徐風輕拂,花園內,向憐憐獨坐遊廊邊的長椅上,伏在造景的木欄杆上,靜看下方的小池畔魚兒悠游。
 
「小姐,古城大總管來看妳了。」婢女來到她身後道,卻遲遲等不到回應。
 
「我來吧。」言常陵制止要再開口喚的婢女,示意她先退下。
 
言常陵將帶來的東西放到桌上,坐到另一側的椅上,看著她沉默的身形,一逕凝著水面虛空,從側顏都可看出,往日那份神采奕奕,喜歡數落人的靈俏模樣,此刻已不復見。
 
言常陵看得心抽緊,卻也只能將怒意收於心中,恨透將她傷成這樣的蓮天貫日,也知道目前只有時間來治癒,要靠她自己走出內心的創痛。
 
「妳心中有何問題?我可以回答妳,絕不會隱瞞著。」言常陵端看她許久後,開口道。
 
他清楚,每個來看她的人,定然避重就輕不提當天發生的事,深怕刺激她,但這對憐憐是沒用的。
 
「小倪……死了嗎?」好一會兒後,向憐憐雖沒回頭,卻開口了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此時,垂紗後忽射出無數暗器,要散開的紅蓮被釘到牆上,一股氣勁更將半空未及展陣的袈裟劈裂!
 
「在我的地盤,誰敢放肆!」一個舒淡的聲,不輕不重的傳來。
 
「喵少!」載歌跳舞的鶯鶯燕燕們忙奔向垂紗後。
 
金剛業師不及施展陣法便被打斷,他惱怒的一掌轟碎前方垂紗!
 
垂紗後,主位上的人斜露的肩膀、微敞的衣襟,有幾分少年模樣,但那眸采流盼卻是女子才有的豔媚,眉宇別透一股瀟灑英氣,豎著一足,三位貌美傾城的女子倚在身畔,方才的舞姬們全在她們身後,驚惶的看著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見到業師身上似乎掉出信件,她彎身撿起,這個動作讓沈雲希一愣。
 
「程姑娘,先穿好妳的衣服吧。」大開的衣襟,竟不見兜胸,只見半露的雙峰,乳溝大現,一低身,幾乎敞露更多,沈雲希沉目道:「妳……向來是這麼執行任務的?」
 
「這要看目標值不值得。」向來,她程喵出現露個臉,擺個勢,任務已握住六成成功機會,很少需要她親自下海擺出香豔陣仗。
 
「程姑娘的身分、地位,也是豪門大派中的千金,更是古城堂主位階,該自重。」
 
「這點犧牲若能殺一個輪天聖座,宰一堆業師,又得到蓮天貫日更多的消息,很回本。」不就一個肩頸和一條腿,何必這麼看不開呢。
 
沈雲希轉過身,似不想再面對她的「衣衫不整」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程喵來到他身側,一臂搭上他的肩,螓首抵在臂上,果見他不悅橫睨。
 
「不過,這要是對上你,月泉門少門主沈雲希,我大概得扮成不染纖塵的閉世美女,說幾句佛門或禪詩偈語,再來幾段詩詞對子,裝她個空谷幽蘭,與你踏入這傳統的一見鍾情模式。」程喵傾近他耳邊低聲撩語:「少門主可知,這江湖上,我最想得到的男人,唯你無第二人。」
 
說真的,引誘沈雲希真的跟引誘佛門高僧一樣,太刺激了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袁小倪實在感覺到事情不太對,朝雨丹對她太關心、太好,好到令她深感異樣,她們雖可算得上是朋友,但也僅於此,說不上有什麼太重的交情,該說,還來不及有機會培養深厚交情。
 
「朝姑娘……妳還沒說……為何要將我帶到北方杭霑?」
 

朝雨丹很清楚她的身分,既在古洲出事,再怎麼樣,燦玥哥哥都會想盡辦法救她,但她卻被帶回北方?古城、月泉門知道她的下落嗎?
 
「妳先喝完藥再說吧。」朝雨丹改端藥給她。
 
袁小倪充滿疑惑的喝著藥,朝雨丹則起身到另一頭的水盆內擰一條乾淨的帕子。
 
「妳多休養,任何問題等妳傷好了再說,現在……
 
身後傳來空碗落地的破碎聲,回頭只見袁小倪跌下床,她忙奔過去。
 
「小倪,妳怎麼樣了,受傷了嗎?」朝雨丹著急的問,要扶起她,隨即發現碎碗的銳角抵上她的頸邊。
 
「朝……姑娘,我不想……傷害妳,說,妳……為何這麼做?有何……企圖?」
 

看著她蒼白虛弱的神色,連抵來的手都顫著,這幾天好不容易養出來的一點力氣,顯然就快用盡,縱是如此,她也咬牙撐住孱弱的身軀要答案。
 
「我不會讓妳再見袁牧飛,也不想妳回到任燦玥身邊。」美目看著她,以一種威嚴的神態,半是命令卻又帶著關切。「因為他們,一個沒資格再當妳的外公,一個不配擁有妳。」
 
「憑……什麼?妳又有何……資格為我下……這樣的定論?」
 

「妳這情況,小心反割傷自己,豈非費了我一番苦心。」朝雨丹一嘆,握住她的手腕,幾乎不需花太多力氣,便拿下她手中的破碗碎片。「妳從來不曾問我,為何我名叫朝雨丹,桐家卻喚我小彤。我十三歲以前的名字,朝雲彤,小名小咫尺。」
 
袁小倪一震,瞠目。「妳……妳是――」
 
「乖孫女,叫外婆吧。」朝雨丹嫣然一笑,輕拍她的面頰。
 
袁小倪只記得藥效發作,眼前一黑昏了過去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一股強大的浩氣旋飛四周,令周遭景象成掠影,彷彿被加快的時光歲月,轉成一片矇矓糢糊。
 
「為妳,忍受二十年的走火入魔,終練成雲霄塵海,我不悔。」
 
狂野又熟悉的聲充滿強硬,橫空劈落到她身邊,雲海更從四面八方湧來,朝雨丹驚慌的看著四周。
 
「為妳,再次立足這孤獨塵世,面對一場人世全非,我不悔。」
 
濤霧如瀑,不見景物、不見人影,只有無盡的雲海翻騰,美目顫望,找不到離開的路。

「再多的孤獨與痛苦,只要能再見到妳,完成未竟的遺憾與承諾,我無怨無悔。」
 
聲更近,雲氣幾乎繞上她,音女、棋師,在哪?
 
「妳恨我沒能保護好女兒,讓思兒慘死,我接受。」
 
「住口――不要再說了!」朝雨丹奔跑在霧海中,一心只想擺脫那如影隨行的聲,還有那步步逼近,昭告她的無路可逃。
 
「為此,妳藏起小倪,不讓她與我相見,讓我再次嚐到失去至親的折磨,我也諒解,雲彤,對妳的一片癡心,妳可知道?」
 
「不要叫我這個名字――我不認識你――袁牧飛――」受創的內傷難再壓抑,強烈的情緒激湧,玄寒凍氣爆發,霜意透膚而出,她咬牙強撐,只希望這些雲氣不要纏住她,就如這聲音的主人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玄寒凍氣的情況應該好多了吧。」袁牧飛伸手要撫上她的面頰,她打掉他的關切,怒瞪著他。
 
隨即,雙瞳一熱,淚如斷線的珍珠滑落,眼前俊美的面龐,看著她的反應,神色深沉得難以猜測他的心思。
 
她被他、被他……雙腿深處的鈍痛,身軀處處烙下的印子,在在說著,她的身子已被佔有,她的貞潔已失……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是這張臉讓你朝思暮想嗎?」她抓起一旁的長劍,要朝臉上劃過去,虛空一記力道,震得她手腕一麻,長劍脫手!
 
「妳的身軀,哪怕一根毫髮,都屬於我袁牧飛,他人傷之,必遭我碎屍萬段,妳傷之……那就以桐家一門為此代價。」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「若還不夠,朝家家大業大,毀幾處可以讓妳瞭解我袁牧飛言出必行,那就繼續,無妨?」
 
朝雨丹氣到放下食物。
 
「妳只需做到別傷害自己,就能保護家人,這包括好好吃喝,妳若瘦了,傷了我袁牧飛的女人,我剛剛的話照舊。」
 
「我氣飽了,放心,一晚不吃不會讓我瘦了。」她就是不吃。
 
「但我心疼。」袁牧飛理所當然道:「我的女人,一餐都不會讓她餓到,現在有什麼是妳吃得下的?」
 
朝雨丹很想罵難聽的髒話,被他這樣對待,還撂這麼狠的威脅,她最好能有胃口。
 
「你的血、你的肉,我應該會享用的津津有味。」她狠磨著牙關道。
 
下一刻,她驚愕當場,眨眼之瞬,他竟真用劍劃開了手臂一道口。
 
「我的血,喝吧。」袁牧飛移臂到她眼前。「喝了血,我的肉就割給妳。」
 
「你、你……你這個瘋子!」
 

雲濤劍仙亦正亦邪,是個讓人戰慄的傳奇……
妳……真的不要對上他,也不要……玩弄他,更不要過度挑釁他,挑起他邪狂那一面,那……難過的還是妳。
 

袁小倪的警告再次浮在耳邊,冷汗開始淌下朝雨丹額邊,她真的感到害怕了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