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Ⅲ-神將的隕歿

「這是小的昨天和那一票弟兄在山腰邊巡邏時,發現這座山頭的樹蔭大的怪異,才上來看看,沒想到竟是丹雁鳥的巢,專門等小狼頭您回來瞧瞧。」 

丹雁鳥在人界已少見行蹤,偶而在人煙罕至的荒原或高山才偶見其翱翔天際的行蹤,沒想到竟能在這發現丹雁鳥的巢,眾人驚喜極了。

「嘖,夏一定會愛死了,只可惜等他有空,這丹雁鳥也離巢飛了。」

想起四季四聖中的夏,最愛飛禽類的大鳥,連座下聖獸都選擇藍翅巨雁這類巨禽。

「小狼頭,天快亮了,等太陽出來,這兒可熱了。」

「是呀,等會兒母鳥回來了,看到我們離牠的巢這麼近,可能會拿我們當侵略者攻擊,還是先離開吧!」 

丹雁鳥屬於夜行獵食的飛禽,地域觀念極強,會攻擊侵入者。

「也好,『珞爾喀山』的夏季真是熱死人了,沒事還是待在堡內,只是無聊死了,不知道還要守在『珞爾喀山』多久。」

貪狼從『荒狹之險』執行完任務回來,就接到紫微命令,要他到『珞爾喀山』待命。

「好像是要等天樑大人來會合。」

「喔喔喔,光聽到那個化外蠻人的名字,本大人就覺得呼吸不順暢,好像周遭空氣都充滿了臭味。」 

總是一身女裝的貪狼,最愛女裝的多變化與美麗,出身貴族,斯文又超愛整潔,一身俊秀的儀表,穿起女裝,不解的人,當真都認定是位高眺美麗的俏佳人,向來和崇尚粗獷不修邊幅為男子漢的天樑,性格都有互看對方不順眼的不爽。

「小狼頭好像和天樑大人是同一個國家、同一個城鎮的人?」記得以前有聖院的人提過。

「是呀,連進光城聖院都在同一學區、同一班級,真是被楣運沾到,倒楣了好幾年!」貪狼受不了的嚷喊。

天樑年紀甚長才進光城聖院,因此雖是比貪狼大上好幾歲,二人卻自始自終就同一分院學區、同一年級成長,而至一同進入光城聖院內,成為十四星宮神將。 

「小狼頭和天樑大人有這種淵源,交情應該不錯才是呀。」


「本來不錯,他走樣後,我怎麼看他都覺得像在看頭野熊!」貪狼回想驚恐的往事。「我沒有辦法跟一個上一刻殺了腐爛之魔,沾了滿手腐魔的濃稠綠血,下一刻竟 然衣服拍二下就抓東西吃──天呀!那頭熊豈止食物殘渣滿桌掉,還用力舔指回味樂無窮,我發誓,我還看到綠色的血印子沾在杯盤上,太──噁心、太可怕了!」 

害敏感纖細的他,連吐幾天幾夜,那段時間,看美食都聞不到香味,穿衣服下意識都發癢,每天只要一醒來,想到要和對方繼續生活作息在一起共事,就感覺空氣中瀰漫著可怕的酸臭味。

終於讓他奔回光城聖院,纏著紫微和大司聖哭喊了幾天幾夜,又黏著春和廉貞,要她們一定要救他,才終於得到了轉換任務的解脫。

「還有呀,那頭可怕的野熊,一季才洗一次澡,平時根本是拿酒當洗澡水,成天酒意滿身,衣服還穿到連當抹布都嫌太破爛,天呀,我的眼睛、味覺、高水準的生活 品格,一再再告訴我,再看到這個人會沒命,生活中再有這個人會發瘋,沒想到、沒想到──幾年後,還要再跟他一起共事──嗚──」

「小狼頭、小狼頭,只是幾天而已,屬下會替你擋著天樑大人,生活起居都另外準備,你不用擔心。」

貪狼身邊幾個屬下,一見他們家主子開始又要歇斯底里的啜泣,大夥兒趕忙安哄、勸慰他們這位向來一身『嬌滴滴』的小狼頭。 

「真的,千萬別我看到、聞到,可怕的景象和味道?」

「包在屬下們身上,誓死達成。」

其他人幾個拿著大蒲葉,替他們的主子搧涼,另外幾個再替他在山徑上踩平雜草,開個小徑出來,努力讓他們的小狼頭心情再轉好。 

「看在我可愛的屬下們,我就忍那個野蠻人幾天,省得讓人誤會,我和他一樣,不識大體,沒有程度。」哼。

望著遠方群峰灰濛漸明黑藍已淡,微風拂來一天的清新,該回轉城堡內了,省得紫薇來查探,發現他不在,又不曉得給他什麼可怕的懲罰,搞不好是剝奪他和心愛的小廉貞見面的時間。 

他已經很久、很久沒見到心愛的廉貞,這之中他發了非常多思念動人的信件給她,但是小貞一個字都沒回,當他哀號的開始發出哭喊的幽泣,表達要衝去找她,終於得到小貞寥寥數語:『忙,別吵,到冬季前都不准來找,否則,分手、變心請自便。』!

短短幾句,簡直是摧毀貪狼內心世界的震撼!不但還要再等,還毫不在乎要他自己選擇分手或變心?!當下讓『敏感多愁,生性浪漫』的貪狼嚎哭三天三夜。

「現在才夏季,竟然還要再等到冬季,小貞真狠心,她難道一點都不想念我,還是──」想到可怕的結論,貪狼摀頰。「會不會小貞早就變心了!」 

「不會、不會,我是一個愛乾淨、不花心、不亂來、還每天在想她的好青年,小貞一定不可能這麼對我,對,冬季以前的日子,我要堅強。」

抽出手絹,他思念的貼著:「幸好我拿了她一條手絹,嗚……小貞妳千萬不要變心呀!」

「小狼頭,要養這隻玩意兒嗎?」就在貪狼差點再陷入自我推想的啜泣中時,屬下不知從哪抱來一隻環臂抱起來大的雛鳥。

「哪來的鳥?」很圓的一球肉雛,如果不是見到兩顆小眼珠和黃色扁鳥嘴,還真不敢相信這是鳥。

「那一邊樹叢中撿到的。」

「看模樣和體型,應該是丹雁鳥的雛鳥,不小心掉下巢了吧。」貪狼左右端詳。「真要養這玩意兒,牠吃什麼?」

「這個!」另一名屬下雙掌各抓出兩隻和手臂一樣粗的藍綠大蟲,正蠕動著。

猛一見,貪狼美麗的面容跟著一陣扭動。「別告訴我這玩意吞得下那玩意。」小傢伙嘴扁的像根食指一樣,吞得下手臂粗的蟲!

「可以的,小狼頭!」

抓蟲的屬下往空拋去一尾,唰唰兩道閃光,大蟲頓成三斷,蟲內黃褐體液也揚空噴灑,抱鳥的屬下馬上拋射出小肉球,鳥嘴凌空戳殺一段,大肉雛掉下後再被接住 。

「啾!」抱著圓肉球的屬下朝小傢伙嘟唇讚許。

「吱!」吃的津津有味的小肉球馬上靈性回應。

完全展現人鳥一家親的融洽。

「噁!」

「小狼頭你怎麼了?」

只見他們美麗的頭兒掩唇作嘔。

「不准在我眼前劈開肥蟲,否則……」話還沒講完,就瞄到屬下的劍上還插著二段蟲身,黃汁綠水的還在顫動。

「喔喔喔──」這一幕幕當下觸動貪狼的纖細,再次摀頰跳起的踱嚷:「大家都和我作對──有個噁心骯髒的野熊天樑已經夠我受的──還要忍受你們拿這種東西來──快把骯髒的蟲、流濃湯的玩意都拿開──嗚──」 

「拿開了、拿開了,小狼頭!」

大夥兒一陣忙亂,開始處理狼頭看不順眼的東西,深恐『嬌滴滴』的小狼頭再發歇斯底里的哭鬧。

「小狼頭──小狼頭──大事不好──有、有──」

另一端山坡,幾個屬下神色幾近惶恐奔竄的拎著東西跑來。

「有什麼?」

 其他人趕緊攔住,以免又是什麼可怕的濃湯骯髒讓狼頭受驚嚇!

「有、有人頭!」

 「人頭還敢拿來!」

「可是這個人、這個人是……」來人慌忙拉開手中布包,還來不及說,貪狼已衝過來!

「萬子?!」搶過手下拿著的頭顱,他面色大驚的捧著這顆五官可辮,卻呈現枯槁的顱首。「天樑的部下,怎麼會在這──在哪發現的?」

「那、那邊山下,好多黑塵灰,堆得和小丘一樣,有些夾著很像骨、骨頭屑的東西。」

其中一個也抖開手中的布裹,一堆黑灰中有著白色粉碎粒。 

「還有好、好幾顆人頭,很多只有一半的臉,有幾個都很像天、天樑大人的部下!」只有這一顆最完整,他們嚇得趕緊拿過來。

「這是……被魔力荼化後的屍骨塵埃,有人有人也有動物。」貪狼抓起黑塵檢視,黃白之光在掌中凝出,黑塵隨著光飛化。「你說黑灰有小丘一樣高?」

「就在那邊的山腰。」

才要讓屬下帶路的貪狼,眼神卻瞇起精肅,縱然細微,他已感覺到空中那一陣陣的妖邪異氛。

「小狼頭?」

眾人循著貪狼目光而去,只見天際一道青橘異彩從灰濛中翻湧出,當陣陣直達地表的雷霆青光震耳傳來時,濃濃黑魅青氣迸揚出像撕裂天地的猙獰,迅如撩原而來──

「妖魅魘影,難過珞爾喀山──」 

一股英燦從貪狼眼中射出,隨著他叱喊的聲,足落之地也同時昇起虹光,周遭景致隨著他結出的手印產生強烈變化,環繞的綠意,開始呈現朦朧,繼而以貪狼所在之地為中心點般,開始旋飛,彷彿借山林之氣將綠意之靈,化成保護在四周的環流綠光。

「天光截空──琉光化界──」

封界虹光隨著他揚劃出的氣威,從天際罩下光幕,旋飛的綠流光繞在封界光外,阻擋住天際要漫竄開的妖異邪流。 

十四星宮神將中,貪狼兼具封界官的身份。

「小狼頭,那是──」

屬下驚駭的指著虛空中隱綻出的青藍詭光,似有人影乍現! 

「小心──」

當黑氣翻轉成瀰天蓋地的旋渦,以捲噬之態直衝貪狼一行人時,封界虹光外的綠流光頓像一道飆射劃空的光箭,沒入黑色漩渦內! 

眾人驚看黑氣漩渦中透出綠影時,一陣悶響,難以數計的橘光落雷當空砸下,雖有封界光擋斂其威,整座珞爾喀山依然像被重搖般震撼!

片刻後,幽黑霧影中,漸漸浮現了人形,來人僵硬的蒼白,如煙絲般的青藍詭煙由唇邊逸出,熟悉的高魁身形,熟悉的糾髯大鬍,在黑霧中隱透死寂邪威!

「天樑?!」

貪狼駭對來人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