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少年英雄的落難(上)


深秋,風拂湖邊垂蔭,撩得湖水漣漪陣陣,直至正午時風漸平,陽光也開始溫暖的斂去秋涼味,季節更迭的秋色美景,倒映滿湖山色。

湖岸邊一處坡上亭台,裏頭的人,酒興、談興正酣。

「搞憂鬱的來了。」

亭內的幾人暫停交談,看著前方終於現身在石階上的同伴。

「他雙眉鬱結的好像比我上次遇到他時還嚴重。」潼守道。

「我看他心中真的有憂鬱了。」傅遙風向來重兄弟情,卻也想到這位同伴的獨特個性。「要問問他嗎?」

「不動聲色比較好。」亭內另一個俊朗少年以悠懶的聲道。「當他的內心和外表呈現一致化時,就表示他要將自己的煩惱倒給同伴了。」用不著問,他也會自己說。

「我看假裝不知道更好,憂鬱小子的煩惱都很讓人不好應付,不知道比知道好。」

顏珊珊的看法很得大夥兒的認同,雙絕劍俠李書方,劍法一絕,那性格也一絕,尤其那獨特的行為和自找苦吃的思考方式,能不理解就少理解為最妙。

「你們兩個的看法呢?」

大夥兒一同看向沒發表意見的蘇少初,和始終沉默喝酒不語的岸偉男子,前者抬眉一笑。

「浦兄和我看法一樣,以大家的意思為答案。」

對蘇少初的回應,岸偉男子不頷首也不搖頭,冷冷淡淡的酷面龐依然不起半點表情,只是沉哼一聲為應。

「我說浦懷,你的惜字如金應該讓你攢了不少金吧!」顏珊珊調侃帶諷的問。

「錢財乃是身外物,得是苦、求不得更是苦,追尋苦者終淪為造苦之人。」幽幽的聲,隨著一張英俊卻面色略顯蒼白的少年而來。「浦兄,寧你是沉默化金也莫以行動化金,否則斷離刃專斷世間造苦者的罪孽。」

看著走進亭內的李書方,始終坐在亭邊矮石几上的浦懷,岸偉的身軀改靠向擱在長柱邊的長鎗,揚眉以對,很顯然,他樂意接受挑戰。

「書方老弟,嗯……你今日的氣色不錯,遇上好事了吧!」潼守先展現關切的問候。

李書方坐到桌邊的空位上,袍袖掀撩,右手迎風而出,長指托著右額角,眉目半斂,充滿氣質的側臉在風中,彷彿鎖住的憂愁隨風飄散般,充滿濃濃的秋瑟味,也讓在旁的每個人唇角與雙目都抿成一線。

「難道你們看不出我少年英雄的雙眉中,透出了對世事的迷惑,凝鎖的視線中隱藏了對生命的不解,充滿男子氣概的聲更有著不滿的吶喊,一個有為的少年,可能因同伴這樣的忽視,肇下他心中未來的陰霾,你們說──」原平緩低訴的聲瞬隨著情緒高昂起。「這是對同伴的情義嗎?」

「呃,那、那是發生了什麼事?」傅遙風只好吶吶問。

「不會是你家猴子死了吧!」顏珊珊直剌剌道:「是大妞、小妞、毛妞還是其他小小妞?」知道他養著一窩絨絲小金猴,且每隻都是他的心頭肉。

李書方深鎖的眉下,眼眸幽晃晃的飄上她,陰涼涼開口:

「人生有八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求不得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五陰熾盛……」隨著他朗說的聲,感嘆的手抬起,彷彿遠方那漫瀰八苦的塵世他已看見,繼而指向顏珊珊。

「妳顏珊珊的存在就主導了其中一種,五陰熾盛之苦,罪乎、孽乎。」

「什麼時候我這罪孽能主導了你的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?」

「苦主非我,而是從小受妳毒害的陸明朝,這人的一切從小受妳左右,早已沉陷苦海多時。」

「難道你書方大師想伸出普渡眾生的援手。」顏珊珊嗤聲睨道。

「自沉苦海,無救。」

「就不知書方小弟有何困擾,何不一吐為快,或者集眾人之智可代為解決。」在顏珊珊發作前,蘇少初清逸俊雅的面容先擋在前,笑問著。

「是呀,我們其他人再不濟,總還有個很有智慧的人在,哪怕真是你家的妞怎麼樣了,少初就有辦法把死的都弄活了。」在蘇少初身後的顏珊珊也嬌聲笑著,卻暗擰了蘇少初一把,惱她毀了自己戲弄憂鬱小子的樂趣。

蘇少初只能苦笑一聲的嘆。李書方和顏珊珊這兩人是最會互鬥、互嗆的,而珊珊的伶牙利齒總是高上一籌,經常激到李書方跳腳。

這兩人耍嘴皮的興頭一起,旁人經常跟著倒楣,為免才開始的酒興被破壞,只好由她蘇少初成為珊珊的發洩目標。

「我的憂愁就是太受歡迎。」

這種憂愁一說出口,讓旁邊的男子漢們全升起一股乾脆斷了同伴情的意念!

「書方弟弟你要覺得這是煩惱,自殘、毀容都行,珊珊姐姐可以幫你的。」顏珊珊掠過髮絲,撫媚一笑。「這可是本著同病相連的義氣才出手呀,畢竟本姑娘的憂愁就是太得天獨厚,老有一堆不知份量的死男人圍著,煩吶。」

才貌雙全,從小就被細心呵護捧得高高的顏珊珊,回應這種話絕對苛毒。

「世人總是容易被表相的虛假所矇閉,全然不察虛假下的空洞,幾十年後再美麗也成白骨,無知!」

「耶,書方老弟,受歡迎令你煩惱,定然有原因吧!」蘇少初再次攔在顏珊珊之前開口,同時乾笑的再次接受腰際被擰好幾把的發洩。

「我總是想,高手如我、俊帥如我、溫柔如我、無可匹敵的憂鬱氣質更如我,天呀──」

他一氣哈成,抑揚頓挫的話語,來到了結語的高亢,也讓旁人都跟著一怔,只見他停了停後,又支著額,再次將憂鬱的氣質側臉對著蘇少初。

「一個這麼完美無缺的人,走到哪總造成女人間的爭奪!」

「真是辛苦你了,少初行走江湖,也常陷這種苦難,深知你的煩憂。」蘇少初馬上以同病相憐的笑嘆安慰。「以書方老弟你這出色的儀表和身手,有這種困擾也屬常事,就由大家陪你多喝幾杯解悶。」

「但是,我還有真正最大的煩惱。」

「我說你一次把話說完吧,以免大家的酒興都飛了。」看著這一切的俊朗少年,對這種半天講不到重點的話,已開始揉著眉頭。

「我最大的煩惱就是找不到可以匹配的對象。」

這話讓眾人個個露出了『喔』的瞭解之色,內心也湧起該照顧『小弟弟』的熱血,原來書方老弟是想談情說愛,也該是到年紀了,難得他終於對男女之情動心了,不再成天滿口斷離刃的歷史和陪絨絲小金猴玩的樂趣。

「但是,我的煩惱在去年有了改變,去年此時在這亭內和大家喝了酒後,一種擋都擋不住的感覺和疑惑撞上了。」看向亭外秋風吹的前方樹林落葉紛飛,他憂鎖的眉頭深拱起。「於是我想了一年、輾轉難眠了半年、為這不確定的心情傷寒了一個月,終於確定我的對象是誰!」

「心情不確定就會傷寒?你是挖心出來吹風嗎?」顏珊珊好笑問。

「就在清晨的秋風中,我坐在湖邊看落葉,一邊沉澱我的心靈,一邊感受一下秋風是不是能為我的煩惱帶給來什麼靈感,十天後,我掛著兩條鼻水,傷寒躺了一個月。」

「嗯,這種事……」真蠢呀!而且是蠢到讓人無力。

顏珊珊未脫口的話,顯然是眾人心中的想法,全都不自覺的抽緊一下唇角,但礙於書方弟弟難得傾訴感情心事,少年的心正處敏感脆弱中,全都再嚥回去。

「咳,再怎說有了喜歡的人是好事,有何好煩惱。」蘇少初對眼前的人,始終是充滿看寶的心情。「以書方你的條件,此事相信不難達成。」

「是呀,書方老弟,說說為哪家姑娘煩心。」傅遙風拍拍他的肩,豪爽道:「這事兄弟們可幫忙。」

哈哈,促成良緣美事,他最是熱心,希望有一天他傅遙風和長公主也能是一對終成眷屬的有情人。

「如果不是姑娘呢!」

這一句話的震撼到除蘇少初之外,大家呼吸全停了一停,繼而是傅遙風驚駭的聲奪喉喊出!

「不是姑娘?!那是──是──」

「是哪位俠士英雄呀?」蘇少初接話,笑問。

對常聽聞宮中事的她而言,這種事,司空見慣。光在她童年中差點扼殺她的三皇子,嗜美如食,無論男女,只要被他看上的『美人』,皆玩弄的順遂其慾望。

其他人也是老江湖,見聞早多到各種事都撼動不了他們,但讓他們全像傅遙風一樣,面露震愕之色的原因是──

「他剛才說去年在這亭內感覺出來了,難道他的意中人是在……我們之中?!

潼守這句脫口而出的駭問,敲中每個人心中的疑懼,又是一陣此起彼落的倒喘聲。

「不,我喜歡的人不算姑娘,也不算俠士英雄。」

「夠了!我說你爽快點,直接說到底是喜歡上誰,再這麼兜半句,停半句,我怕他們個個都斷氣了!」顏珊珊受不了的翻翻白眼。

「我喜歡的是……」李書方的眼光戲劇性的移往目標……

看到他搜尋來的眼光,傅遙風、潼守全寒毛而起,下意識往後退著,另外二位男子也在他眸光飄過中,各自別開頭,直至他來到顏珊珊……

「掂掂你的份量,本姑娘不是你能想的對象。」美豔絕倫的顏珊珊性格素來高傲,從不給半點可想之機,直接斥人。

「我對美得太罪過的紅塵俗粉從來不想領教。」

美得太罪過的俗粉?!這種不知是褒是貶的話,顏珊珊唇角抿一抿,不知該氣該笑。

搜尋的目光終於落定蘇少初!

「書方兄弟,希望你的眼光不是我誤解了。」迎視他熾熱昭然的目光,蘇少初眉目興揚。

「心有靈犀果真是有緣人的注解,這已證明我們倆一定是有緣人。」

「喔。」蘇少初勾起的唇角,笑的異常迷人。

一旁的人全眼瞠口張,看著這兩人視線熱烈的黏鎖著,同時也明白李書方那句令人不解的話;不算姑娘,也不算俠士英雄!

蘇少初真實性別雖為女,但長久的相處,習慣了她這派逸雅的少年模樣,實在很難將姑娘這兩個字與她扯上關係,至於俠士英雄……就更難和她將周遭,只要是高手,必被她『物盡其用』的性格聯想在一起了。

在場眾人個個全定住了般,一時都不知如何做出反應,只有顏珊珊看到少初眼中射出那極其難得一見的炯燄眸茫時心想;這個憂鬱小子人生玩完了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