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失落的西峰情~片段搶先看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要如何維持她此時的情況不惡化是一大棘手,不能讓她一直陷於毒傷中的昏迷,這將損及她的體內的臟器與與功體,必需喚醒她進行應對,但一睜眼,將受瞬失奇毒的影響,可能記憶倒退,她將在哪個階段醒來無法掌握。
瞬失奇毒,本就是先奪五感,一路昏迷腦智衰退而至成廢人,就算內力深厚的,沒解藥,三天後醒來,也是功力盡廢損及心智,一輩子成癡傻。
「牟老的意思是指,無法確定她將在什麼樣的記憶下醒來?」韓玉青問。
牟老頷首。「在瞬失奇毒的解藥還沒完全煉製完成前,也只能暫時以此法維持她某種程度的清醒意識,以防她昏迷太久,傷及腦智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現在的問題是,如何讓城主答應將她安置在西峰,因為綠玉露和霍心草離土必得儘快入藥,來去往返只怕誤時,只有直接在西峰養傷最為妥當。」
安置在西峰,此話一出,眾人皆沉默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僥倖死嗎?」任燦玥緩緩睜開眼,冷冷一笑,一抹凜光掠瞳。
「這一戰證明她能力出眾,未來可為古城做更多的事,救她,對古城百利無一害。」言常陵道。
「救,自然要救,因為她該還的債還沒完。」他慵淡扯唇,以指輕點桌面。「她是牟老一手栽培,有牟老在,還何需擔心救不活。」
「那就請城主准許牟老將她安置在西峰救治,她需要西峰的藥草餵服,不能中斷,直待解藥研製出。」言常陵不管他眸光肅凜的橫瞪。「袁小倪的刀法不俗,救活她,對古城助益極大,同時『瞬失』奇毒若能解成功,未來古城再對上門毒,此毒已不構成威脅,相信衡量利益得失,城主心中定有睿智的考量。」
「你若不身在古城,該是靠一張嘴就能當一方之霸的奇人吧。」
「屬下只想請城主收斂狹小的心眼,暫開心胸,保下這個古城未來的一大助力。」
「總有一天,我應該會用紫燄劍氣把你打成篩子。」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今夜月光分外明亮,任燦玥再次吹笛時,發現夜晚竟見夜空上聚滿蝴蝶飛舞,在月光照耀中,星空下的蝴蝶逐漸飛往南側藥屋。
入夜的藥屋僅有躺在床上痛苦呻吟,昏迷不醒的袁小倪,面色青白,隨又轉紅,冷汗幾乎濕透整張痛苦扭曲的面容,冰寒刮骨炎熱焚膚,二股氣勁在體內撕扯,枕上的人兒也咬緊唇瓣,隱忍沉吟。
「看來是真氣散亂衝擊各處穴脈,這個意外牟老沒料到吧,只是再怎麼痛苦,也絕不叫出自己的難受,這一點倒是從小不變。」不知何時來到床畔邊的任燦玥,帶著觀賞似的,端詳枕上痛苦呻吟的人。「堅韌的毅力,不屈服的個性,可惜對上我,注定妳今生的磨難。」
誰?誰在說話?有人按上她的頸脈,像在探究她的情況,本能的,袁小倪想出手反擊,但手重得抬不起來,一股渾厚內勁緩緩灌入她體內,漸漸平息了她體內冷熱交錯的撕裂感。
就在任燦玥轉身要離開時,衣角忽被拉住,同時傳來一聲久違的喚
「燦、燦玥哥哥。」
任燦玥回頭看到一雙睜開的眼,明亮清澈,純真如小孩般看著他。
「這是哪?為什麼我……會在這兒?」床上的人兒起身,不解的張望。
這樣一雙全心信賴他的眼神,是她八歲與他相遇時,對他全然的信任與依賴。
 
她的記憶會倒退,哪個階段醒來無法掌握……
 
想起言常陵稟告過的話,他沉目。
「燦玥哥哥?」眼前純真的容顏,對他的神態,也些不解的望著。「你、你是燦玥哥哥吧?」異樣的神態沉默不語,這不是袁小倪記憶中的人,
「這段記憶在妳心中是有意義的嗎?」
任燦玥從來沒有想到,再次見到這樣一雙全心信賴他的眼神,無邪的綻出笑容,深深撞擊他的內心。
見他遲遲不回應,詭譎的神情,讓袁小倪不敢確認的就要放掉拉住他衣角的手,卻在此時,任燦玥緩緩伸手撫上她的頭。
「燦玥哥哥。」眼前的容顏頓時一亮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當床上的人一聲低吟,緩緩睜開眼時,牟老神色一肅,因為此時不該是她醒來的時間
「老、老伯伯,你是誰?我為什會在這?」
不認得他?莫不成記憶回到她八歲之前?!
「小倪,妳別怕,我是……
「小倪?」袁小倪困惑側首。「我叫霓霓,小倪……不是我真正的名字,那是……」隨又見她拼命搖頭。「不、不對,另一個娘說……小倪才是我真正的名字,可……那只有另一個娘會叫,不可以跟人家說的。」
聽到這樣的回答,牟老內心直感不妙,小心的想哄住她,畢竟此時的她雖回到幼時記憶,卻是成年的身軀,還有一身暗藏的功力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「別跑出去――妳不能離開藥屋――」
奔竄在山徑野林內,袁小倪恐慌的看著四周,陌生的樹林,完全沒看過的地方。
「爹娘――」她恐懼的喊著。「哥哥――你們在哪?」
這是哪她的家人呢她無措的朝山下飛奔,全然不知自己為何能奔跑的如此輕快敏捷,只知憑著身體本能,一躍身便馳騁縱飛,一落地卻踉蹌的跌倒在地
「我的腳……為什麼沒辦法走?」她撫著無力的腳,不解為什麼這一腳和平時跑起來的感覺不一樣?
惶恐讓她更不解,她的腳好像比之前長,還有,她怎麼會和木屋內那位老伯伯同高?她比哥哥矮,也只到父母腰邊,這是怎麼回事?
她害怕的起身,努力拖著不便的腳,轉身要再找路離開時,一道身形擋下她。
「妳要去哪?」任燦玥看著一臉慌亂的她。
「你、你是誰?」
「妳不認得我?」見她充滿疑惑和驚惶的眼神,陌生的看著他,任燦玥蹙眉。「妳不記得這幾天……
「我不知道你是誰?」她恐慌搖頭,揮開他伸來的手。「不要碰我!我不認得你――走開――」
任燦玥被她打掉的手伸在半空,再次被她視為驚恐之人,那雙全然信任他的眼神已徹底不存,不知為何讓他的心有些空虛與……難受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老夫打讓算逼於她胸口的『瞬失』奇毒釋放一部份出來,此毒經過綠玉露和霍心草解雖去其三分殘狠,毒性依然歹毒,她將像初生的嬰兒醒來,處處得仰賴人照顧。」
「一片白紙般的嬰兒……」任燦玥看著躺在枕中的蒼白容顏,心中某處感覺被挑動。
這多日來,她純真無邪的看著他,對他全心的依賴,滿心只相信他所說的一切,一股說不清的感覺,不甘、不想放手,他想再得回那雙眼,紛踏的情緒在心底激湧而起……
「不需再找人照顧她!」任燦玥走過去,一把抱起床上的人兒。「從今天起她由我照顧,牟老每五日便到這藥屋為她施針吧。」
「城主!」牟放子一震,向來沉穩的面容出現慌亂的失措,衝身擋在任燦玥跟前。「此事絕不宜,請城主……放下她。」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牟老,古城由我作主,讓開!」犀利的雙瞳,以一城之主的威嚴喝令。
牟放子看得清楚,城主對小倪產生興趣,該說他深深受小倪吸引了,愛與恨只有一線之隔,小倪在藥屋養傷這段時間,定然發生了什麼,讓他夜夜到此陪伴,也因而跨越了那一線。
「老夫只有一個請求,無論城主對她是什麼心思,別……壞她完璧之身,瞬失之毒一復,她將沒有這段時間的記憶,但她不會不清楚自己身體的變化。」事已至此,牟放子只能做最下下之策的要求。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……她清醒的時間逐漸增加,但稍有意識、體力,就屢屢對上他!
「哪怕我真任妳溺死,妳也倔到絕不會低頭的吧!」
他不該訝異,從小她所展現出的意志力就非尋常人,對不想說出的事,任何威嚇都絕不吐一字,她的松鼠小皮被他掐死時是如此,甚至在她十歲被他挑斷一腳腳筋成殘時,她也只是任痛楚撕裂自己。
想到那小小縮成一團的身軀,摀著一足可見鮮血從小小的手掌滲出,虛癱在地的小身軀,這一幕,多年來始終盤繞在惱海,任燦玥驀閉上眼,深深的嘆一口氣。
「我……喝藥就是,燦玥哥哥…………你不要難過。」
「我難過?」對她的話,任燦玥揚眉。
「你的眼神……在悲傷。」袁小倪小手撫過他深鎖的眉道。
悲傷?!他是這樣的眼神嗎?為她被他廢掉的一足?
「妳為幾口水跟我任性,真枉送一命,妳是如何衡量生命?」
「為……幾口水,逼我……送命,你又是如何……衡量我的命?」她也再次端起那毫無懼色更不退卻的神態。
「妳的命?!」她的話和那雙不掩怒火瞪來的眼神,令掌控這一切的任燦玥神態首次一怔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