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少年英雄的落難 (下)


午后的陽光斜透繁枝,隨著陣陣風拂,落葉紛紛在光影中,點點錯落。
縛揹著不離身的長劍,李書方坐在大石上,下顎放在雙手交握的掌上,任由落葉飄落頭上、肩上、滑過臉上,都八風不動的坐著,雙眼直盯著前方日頭,被陽光照成瞇瞇眼也還堅定不移。
他俊俏的眉目凝鎖依舊,向來偏向蒼白的面色,在這幅午后凝思的畫面中,看起來似乎更愁鬱,但沒人知道,此刻的他腦海正回想著快樂的事。
日前,面對他的表白時,蘇少初是笑意驀揚的充滿興致,當下,他更衝動的握緊她的手,激動表白。

「少初兄弟,喔,不,少初,妳是……接受我的心意了?」見她眉眼有著與他同樣的熱切,卻始終抿笑不語,令他不敢確定的再道:「雖然很多女子都希望我能接受她們的心意,但我只在乎少初妹子妳的心意。」
「呵,書方的魅力連我都很難不受影響。」蘇少初給予非常有希望的答案。
「真的!」李書方大喜。「那麼妳願意接受我了?」
「你希望我怎麼接受呢?」
「如果不能得到少初妳親口訂下名份之諾,我將抱憾終生!」
「這麼嚴重!」聽得她多心疼呀。「哎呀,多年情誼,要我怎麼忍心讓書方你抱撼呢!」
「妳答應了?!」他驚喜問。
「耶,事關你我的人生大事,該慎重為宜,先來點決定性的開場。」蘇少初淺揚雙眉,建議道:「就以一場劍術為約定吧,流星劍手一流的劍術,總令少初心中無限仰慕,我希望未來和我定下名份的人,是個能力讓我心服口服認同的男子。」
「應該的、應該的。」說起表現男子氣概這種事,李書方只差沒用力拍胸拍出重傷下保證。「放心,以我出神入化的劍術,再怎麼樣的逼近我,都絕不會傷了妳。」
他很清楚蘇少初武功雖自成一格,有不可小覷的實力,但都未至真正高境界的火候,因此這場劍術之約,他有十足十的把握。
「那麼一切以你眼之所見為證,當你和認定的『我』比武時,約定便開始,若我輸,就依你希望定下這一輩子的名份,反之;就依我的希望,由我來定屬於我們之間一輩子的名份!」
「妳也想和我訂下……一個名份?」
看到他向來憂結的雙眉難得大開,晶亮的眼瞳,水汪汪的等她答案,真是令蘇少初心癢的愛極了。
「非常想,就怕你後悔。」
後悔!「這是完全不可能會發的事,妳可是我苦惱一年,失眠半年,傷寒一個月的真心領悟。」
「喔,但是我懷疑你對我的心意,有到一眼為證嗎?」
「什麼意思?」他不解。
「你對我的感情是否深刻到……無論如何都知道、認得是我?」
李書方仰首哈哈大笑,差點沒脫口說句;這不是廢話嗎。
「少初,其實妳心裏已經想回應我的表白,故意在給我機會對不對?否則怎麼會給我這麼簡單的挑戰。」
「喔,這麼有自信?」蘇少初也充滿感情反問:「我是不是可以想,這代表你對我的感情是深刻令人感動的地步?」
「當然,以我李書方『流星劍手』的名聲為證,我對你的感情,目前雖還不足以到海枯的地步,但是經過未來的培養,少說也是石爛的程度,而且我可以發誓,無論妳變成什麼模樣,我都會不離不棄。」
「哪怕這場劍術比試我贏了,你也堅守不離不棄,絕不迴避?」
輸!「雖然這樣的事不太可能發生,但能讓妳安心的話,我的回答;是的,哪怕我輸了,也絕對不離不棄,絕不迴避?」她果然也對他有心意,否則以他的劍術怎麼可能贏不了。
「好,三天後的傍晚,風竹林內以一場劍術為約,你贏,你希望的名份,我接受,我贏,就由我來定名份。」蘇少初笑意悠燦。「屆時,如果你輸了卻不履行承諾,那麼你身邊那一窩絨絲小金猴就屬於我了。」
「呃!」毀約要割捨那一窩金毛亮眼的妞兒們!
「你不捨得呀!」
「別說我李書方重承諾,絕不毀約,而是這個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。」
若是真有什麼意外狀況,一定是換他入贅蘇家,因為少初說了,輸了,就她來定名份。
為了喜歡的人,他願意削一點男子氣概,改冠上『蘇李書方』,叫久了就習慣了,他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,更何況李家上有數位兄長,不缺他傳後,完全經得起這種考驗。
「書方兄弟確定對這件事不再考慮?」
「用不著,男子漢一言九鼎。」比手腕謀略,他或許不如蘇少初,但論劍術他信心十足。
「真是太好了。」蘇少初也笑的十分、十分燦爛。

夕陽的雲霞已綻,當橘虹霞光點亮他專注而憂鬱的面龐時,只見他一陣深呼吸後,跳起來,用力握緊雙拳揮舞吶吼──
「到了、到了、傍晚了──」
不枉他一過午,就早早來這盯著太陽盯到日落西移,就是要感受這種大事將成的興奮。
當前方落日下,飄逸的白衣身形,揹手持劍而現,修挺卓立的容姿,清俊的眉宇,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「少初!」
他才開口喚,來人卻揚手,長劍當空劃出茫光弧度,隨即劍尖指向他,冷然迎視,像是要他少廢話,出手吧!
「爽快,記住妳對我的承諾,這場比試,無論誰輸誰贏都不許反悔!」
李書方意志滿胸的拉動身後縛劍的紫繩,背上長劍來到手上,迎戰眼前的人。


「該決鬥的人,卻在這喝茶喝得愜意!」典雅的小樓內,顏珊珊眼看著眼前悠坐品茶的人。「真是同情憂鬱小子,還不知道自己被耍了。」
「哎,他正和他認定的『蘇少初』決鬥,何來耍人呢!」放下茶杯,清雅的面容挑著正色的眼道。
「這麼輕描淡寫就折損一個少年英雄的威嚴,妳這性格真不知該讓人說什麼好。」顏珊珊真是為憂鬱小子,將要受挫折的純情少年心一嘆。「有必要這麼折磨憂鬱小子嗎?」
「我也感到不捨的心疼,誰叫小書方太令人喜愛了,偏偏我蘇少初的壞習慣就是看到喜歡的人、事,不想辦法按我的心意到手,總覺食難下嚥,睡難安眠,為了好吃、好睡,只好委屈小書方了。」
「說的真是無奈又冤枉呀,想來這場『定下名份』的比試,妳心中有譜了?」看她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,顏珊珊笑嘆,再為她斟上一杯茶。
「這麼惹人喜愛的書方小子,當然要給他一個可以任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好名份。」
「妳認為何時可知道這場決鬥的結果,雖然雪初的劍術和經歷會是最後贏家,但也非一時半刻可成。」就她看來,至少黎明前才有結果。
「不用等那麼久,三招以內,小書方必敗。」蘇少初堅定道。
「憂鬱小子的劍術不可小覷呀,以他們倆的劍術造詣,我看這場決鬥有得耗。」
蘇少初難得放聲笑起,起身來到敞開的窗前,看著遠方竹林,悠然揹手。
「高手過招,最忌分心,小書方的『單純』將令他大敗特敗。」她回首,清雅的面容上盡是成竹在胸的笑意。「當他猛然發現眼前之人非認定之人時,這一瞬的錯愕,在雪初的劍招下,還能不敗嗎?」
「妳可真是壞呀!」
「耶,為我高興吧!」窗前的蘇少初環胸,飄緞的髮絲在風中,像主人唇畔的笑容般飛揚:「今天我將有個好『兒子』,這可是我鎖定許久的獵物,終於上鉤了。」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