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11月~月3連載



    「天樑大人──」
黑霧中出現的魁梧身形震驚在場的人!
「一樣……一樣的氣息,呵呵……你也是星宮神將……」
聲像滲出般,幽森的氣息隨著青藍詭煙從天樑大鬍下的口逸出。
「小狼頭,天樑大人他……」
「魔氣已經佔據他!」貪狼鎖著深重的眼道。
此時,幽黑霧影中,漩渦再起,當天際傳來悶響時,詭異的橘光青雷再次降下地表,震搖四週林木!
「就用兩個星宮神將的血替本魔的復出鋪路……」
「退開──」
一見周遭湧起的詭態,貪狼揚手結印再出──
「天光截空──琉光圍封──」
從天罩下的封界光幕頓然二分劃開,朝眼前魔化的天樑左右圈圍住,將要爆發開的黑影青雷封困其中!
「蒼青化蛟──鎮界──」
旋飛在封界光外,以山林綠意之靈化出的環綠流光,隨著貪狼的叱令,綠色流光頓時匯聚,轉化成盤繞著封界圓幕旋飛的青色蛟龍。
「小狼頭──」身旁的屬下全要上前協助鎮壓,卻被貪狼喝阻。
「快回殿內,緊急傳訊聖院此事──」貪狼雙手結印不變,力撐封界,心中深知在琉光封界內的魔物絕非尋常,靠他一人之力只怕難以擒住此魔。
此時半藍黑的灰濛天色,遠方山邊已透出一絲微亮曙光,但『珞爾喀山』還是籠罩著幽闇,顯見此魔的影響不因被困而失去。
此時詭邪的笑聲卻揚出封界光外。
「呵呵呵……本魔說過要用兩個星宮神將的血來鋪路,怎能讓你壞事!」
任何聲影都不可能透出的封界光,如今隨著妖魔的囂揚聲,幾道橘紅青雷透出封界光,驚見此況,不好的愕然才掠過貪狼心頭,僅眨眼間,無數橘色極光已穿透封界光,當下鎮壓的封界琉光像崩裂開的光塵,轟然迸揚!
帶著青光橘影的強烈氣流直衝貪狼,一聲尖銳的淒叫後,貪狼的身形被捲入氣流內!
「小狼頭──」
眾人大駭,只見觸目駭人的血紅隨著旋飛的青光,當空揚空撒下一地鮮血!
「這、這是──」
小狼頭……死了嗎?!過大的震驚讓眾人連悲傷都反應不及,便見天樑口中再次逸出青詭藍光,身後的黑霧瞬湧,黑氣像細絲滾捲,忽地,爆發開,密麻的黑氣絲線撒到每個人身上!
纏上身軀、四肢、頸項的黑線,非但揮之不掉,甚至衍生般,越纏越多,而至穿破身軀,慘號漫瀰的同時,一道雷霆極光過後,入眼盡見骨骸灰燼!
「走、快走──退回神殿內──那裏有學院長所下的守護封印──」
駭人的景象令離黑線較遠的十多名貪狼的屬下,領頭隊長喊著。
能力再高的妖魔都不可能立即突破學院長的守護封印,這時間足夠他們將消息傳回光城聖院,對他們而言,就算死也要將發生在『珞爾喀山』,還有天樑和貪狼兩位大人的情況回報。
「全部退回神殿!」
「隊長,丹雁鳥的雛鳥──」
眾人轉身要衝回山下神殿,其中一名屬下看到幾步外大樹後的小雛鳥,惶恐的探著小眼珠,方才的震撼讓抱著牠的屬下為怕危險而將牠拋入樹林中,希望牠躲過一劫,沒想到牠又跑出!
「呵呵呵……本魔今天大發善心,讓你們和自己的主子一起陪葬吧!」
「快走──從樹林後的山徑離開──」一見魔化的天樑口中再次逸散煙絲詭氣,身後的黑霧再次蠢動,隊長喝令大家改往樹林內衝。
押後的隊長抱起大樹後的小雛鳥跟著進入林中,對藏在黑霧中操控一切的『魔』,始終沒見到其真正的形體,他猜想這黑霧應該是屬於魔的意識,真正的本體可能還無法自主行動,才會以意識來吸取無論動物與值物的靈氣,開始培養魔元,森林樹木應可阻擋片刻。
「隊長──」
一行人奔入林內,只見清亮曙光已微透幾許入林,前方卻傳來淒嚎慘叫,後方緊隨的人嚇得退開,只見前頭幾人已被黑線纏上,骨、血、肉眨眼成灰燼!
幽黯深影像啃蝕人心深處的惶恐,不知何時已悄悄佈上四週,隔絕任何入林的濛亮曙光,尚可判斷的視野處,只見林木枝幹垂掛著大小不一的黑色細線。
「別靠近樹木!」
在隊長警喝下,眾人聚到較為無樹的平坦草地,驚愕而戒慎的環看四週。
「嘻嘻……一個都別想逃。」
從陰森黯影中如幽魅步出的天樑,開口的唇再次吐逸出青藍詭光,一道橘青雷光從上掠下,這屏息的瞬間,籠罩林間上空的黑霧驟轉成黑絲,像傾盆大雨般瀉落,眾人無處可避,全瞠目駭住!
「蒼青揚屏──」
倏地,無數環流綠光在半空鋪開,如翠綠生機所凝化的光幕般,黑色密雨一入綠流光中,即被煉化。
「天光截空──琉光之界──雙分封守──」
地表再起熟悉的封界虹光,一道隔絕魔化的天樑進逼,另一道保護的封在眾人四週!
「呵呵……不堪一擊,卻是毅力堅強,好個星宮神將呀!」
昂立林中的,正是方才被捲噬進青光氣流內的貪狼!
「小狼頭──」
鮮血染了貪狼半邊秀麗的面容,散亂的髮絲沾著血紅,一肩、一足更呈血肉糢糊,幾乎僅剩一手一足能動的身軀依然昂立,以單手之印力撐封界,沉重的負傷不曾改變他面對眼前的妖魔態度!
「妖魅……魘影,難過珞爾喀山!」
「小狼頭,你沒事嗎?」貪狼重傷的模樣令屬下焦急。
「候在界光之內……別碰到殘存的黑霧。」貪狼阻擋了要過來的屬下。
他知道這些哪怕化為塵屑的黑霧粒都帶有妖魔的毒,一碰上即被蝕去精力與血肉,眼前這藏在黑霧中的『魔意識』,和傳說中的一個上古妖魔非常相似,但此魔該被封在北方深處才是!
「嘻嘻嘻……殘破之軀也想頑抗,本魔就看看你抵抗死亡的耐力有多強,呵呵……令人期待的臨死掙扎呀……」
貪狼咬牙抽出腰上的朱色長劍,朝身後的屬下道:
「我會……在林中開一條路,朝著綠光走。」借這林中未被吸食掉的綠意之靈,轉化一條綠光之道,應可擋去魔蝕的黑絲霧氣,讓大家脫身!
「小狼頭……連天樑大人都喪命在此魔掌下,你……」
眾人擔憂的看著間續從他唇角淌溢的血絲,小狼頭負傷之重,只怕連開口都艱辛,硬擋也是犧牲,甚至淪為下一具被人操控的軀體。
「天樑……」看著眼前的天樑,貪狼不禁哀痛氣吼:「你這骯髒的大塊頭,向來嫉惡如仇,真甘心就這樣毀在妖魔手中!」
界光後,亂髮下的面龐,幽森咧笑的唇,依然吐著淡裊詭煙。
「天樑──你真的由裏到外,都被這妖魔給佔走了嗎──你自豪的男子漢氣魄就是用來打死自己屬下和同伴嗎──小貴!」
貪狼吼出了天樑的小名,黑霧內高大的魁梧身軀似有一怔,隨即異常豔紅的唇再次發出詭沉笑意。
「想知道你的同伴是不是毀在本魔手中,嘻嘻嘻……讓本魔操控你的身心,就可知道了……」
林中氣流開始疾起,黑霧翻滾湧竄,貪狼將手中的劍插上地表,叱道──
「快走──」
無法雙手結印,貪狼以單手對灌過聖氣的劍下了借力而出的封印,撐劃出另一道封界,轉身拼起最後的餘力,朝另一端林木匯聚綠意之靈,開出一條由大自然綠意所屏護住的綠光道!
「小狼頭,我們一同退回神殿!」知道貪狼的打算,隊長急喊:「連天樑大人都犧牲,此魔的力量超過想像,就算你犧牲也沒用的!」
「我不會留下讓此魔操控的身軀!」貪狼堅定道。
「小狼頭,你想……」臨死前自碎身軀。
「不好,大家快走──」
原以為可以擋住天樑片刻的聖劍封界,封界的虹光竟已開始扭曲,劍身晃搖,黑霧從龜裂的虹光縫中開始滲出!
「小狼頭──小心──」
一個『魔意識』,竟可大到超過貪狼的預期,連聖劍所下的封界,都撐不住片刻,當劍身斷,封界虹光再次崩碎,更甚之前封界光被破的震撼,整個迸開出的力量,彷彿捲噬整座『珞爾喀山』的天地,狂暴、兇猛,山峰崩坍,大地裂開!
「小狼頭──」
只見食人骨、血、肉的龐大黑霧衝向貪狼,瞬間吞沒,眾人嘶竭的駭聲大喊!
幾乎同時,另一記宏亮的男子聲,突破層層黑霧,震盪天地的威叱,隨即一道昊亮從天磅落!
火燄,像不知從哪撩原而來,燄亮火紅的像鋪展的錦緞,驅散黑霧,山林眨眼沉浸火海中,卻又不感燄火的灼燒,原陷黑霧中的貪狼,已改被層層火燄包圍。
方才的驚天動地,令貪狼只感一片混亂,兩耳轟隆嗚鳴,雙眼更因燄火的紅亮幾至難以睜開,這焚身的火燄像在淨化他的身軀與傷口。
天際似乎傳來聖獸的長嘯聲,貪狼緩緩睜開眼,只見眼前一根轟立的權杖!
火擎!四季司聖中,夏之聖使的權仗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