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冬與魔皇大公~連載之一

妖魔界,今夜天際唯有一輪殘月與一顆瑰麗昊芒大放的異星,籠罩整個妖魔界。
一百六十年一次的狼斗星,每當異麗星芒綻燦時,妖魔界中眾人迴避,因為這顆星的星芒與魔氣互噬,連魔力也發揮有限,魔力越強的妖魔越危險,所以遇上這一百六十年一次的兇夜,多半會將自身的魔元降到最低點,以避星芒的危害。
狼斗星肆虐之夜,魔界重地皆由下級妖魔與魔獸顧守,他們的魔力低,在狼斗星下,反倒是最不受影響的。
忽地,夜空一道飛翔的銀色大翼,瞬間,銀色光華席捲夜空,取代瑰麗昊芒,至上界的聖華加乘狼斗星之威,變成能困鎖魔獸的聖光,聖氣星芒威動妖魔界。
「是銀天使――
「他擺脫妖魔君王的禁令――
妖魔界驚惶大亂,下層妖魔被聖氣星芒一照,難受哀叫,個個倒在地上掙扎,魔獸也受傷癱軟。
夜空中的銀天使,借狼斗星之威,衝出荒沙晶殿,連破妖魔界層層禁制,如一道銀色流星,眨眼劃過夜空,高飛翱翔。
「大公在萬年冰潭下,不能讓他離開――
下級妖魔發出銳聲夜嘯,想驅使天空巡守的魔獸前來,卻見天空無數物體墜落,眾妖魔們嚇得忙退開,竟是被砍成數塊的魔獸殘屍。
就在此時,夜空忽現紅、黃、藍、綠、紫五色光點,隨即光點連成線網,在天際展開成一張綿密大網,要擋下這道疾馳的銀輝。
「今夜,魔威難見,折衝之破,退開――
隨著銀天使振聲一喝,虛空銀流迸射,匯成氣漩,直衝五色魔網,銀色身姿如飆射的箭矢,在狼斗星下,難擋聖鋒之威,束手無策的妖魔們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銀色光輝遠去。
銀天使聖殤衝出妖魔界的層層關卡,來到妖魔界與至上界相疊的邊境,看著眼前的境界阻礙。
一片濛濛灰光後,若隱若現的浮出無邊無際的浩瀚星海,似有燦亮昊光迸射,隨又隱斂成一片繽紛離光的色彩交錯,下一刻又轉為虛空夜幕,卻在微星斗光中反射出鏡光。
這裡的邊界是由一層妖魔魅鏡,再一層無垠星河,兩界相疊出的奇異邊境。

若是不熟悉妖魔魅鏡,闖入其中就跟闖入迷林一樣,最後死在鏡中世界,這樣的妖魔迷障,難不倒光輝天使,無垠星河是至上界的守衛區域,只要穿過這片迷濛離光,破了妖魔魅鏡,他將回到至上界。
聖殤心中主意一定,收斂於身後的天使雙翼,再次展開,像由銀輝與陽光所凝化出的如夢幻羽,銀浩燦亮得幾乎不似真實。
眉心也緩緩綻出銀色光華,他要以意識之音,取得無垠星河守護者的相應,以利通過妖魔魅鏡。
「你想去哪裡
忽來的聲音,讓聖殤驚訝回頭,真的是妖魔界之主,魔皇大公?!
他不敢置信,狼斗星之夜,妖魔君王該在萬年冰潭下,但眼前的人,不是幻影,而是本體。
「大公……」一路衝出荒沙晶殿,擊退阻擋的妖魔和魔獸,不曾有過半絲遲疑的聖殤,此刻卻見一絲慌色掠瞳,隨又轉為鎮定。
魔皇大公迎風狂舞的髮,時而金燦流彩時而漆黑,狼斗星之威,讓他降低魔元還有封鎖自身魔威,以致體內的神性與魔性混亂浮現。
「你與本君約定之期未到,身為光輝天使,你不會想輕毀自己訂下的誓言吧」眨眼,金髮璀璨,全身透著光輝的金色魔君已佇立在他眼前,朝他伸手,溫聲道「聖殤,跟本君回荒沙晶殿。」
 
「我魔皇大公以金色神性和魔色魔性對你立誓,本君會讓你看到這份真心。」
「大公若真能辦到,聖殤立誓,願應大公之心,定心轉性,永留妖魔君王身邊。」
 
擬化界之後,妖魔君王強奪佔有銀天使,將他囚禁在以金色神性元靈所化的天地內,日復一日的以淫慾和魔王精氣貫穿他的身軀,魔君想以此改變他的無性別之軀,銀天使從痛苦掙扎,到沉默接受,最後竟主動開口與他立下約定。
「我以銀天使之名對大公立下此誓,在勝負未分曉前,定不離大公身畔。」
銀天使的改變讓妖魔君王再次相信,聖殤在擬化界對天穹界父否認一切的行為,只是因為惶恐。
在至上界被層層保護的銀天使,不曾面對妖魔、更不知何謂感情,如今,願意接受烙身的魔王印記,更願意立下誓言,信守這份約定。
魔皇大公給了銀天使在妖魔界的自由,甚至帶著他遊遍妖魔界,這段時間,無論走到哪,魔君的身旁始終有銀色光輝相伴,來自至上界的銀天使讓妖魔君王深深著迷,也傳遍妖魔界與至上界。
始終無言不動的聖殤,直至妖魔君王執起他的手,道「狼斗星之夜,本君雖在萬年冰潭下,但可化影相伴,讓你不感到寂寞。」
「妖魔君王的癡傻,真是令聖殤大開眼界。」聖殤甩開魔皇大公的手,緩緩退離他。「大公內心清楚,今夜我要逃離妖魔界,卻寧願裝作沒發生,還想要聖殤回到你身邊,這不該是令人恐懼的妖魔君王會做的事,魔的真心、魔的感情,我真的無法理解。」
「聖殤你過來,本君可以什麼都不計較。」彷彿就怕他這樣的回應,妖魔君王再次伸出手,眼神深沉,聲調卻已不同方才的溫和,有著警告。
回應他的,是銀色流光劃空,再成數道銀柱銳芒,團團圍住魔皇大公。
「你再一次欺騙了本君嗎
「我不過是將魔擅長的詭計、謊言、虛偽,用在魔君身上。」聖殤迎視他。
為什麼本君以真心對你,你卻一再相欺,你自詡天使該有的真實無虛偽何在?」眼前的魔君,金色神性開始褪去,面龐逐漸險惡起,凜聲質問。
「一個自甘墮魔者有何資格談真實無虛偽,遠古神魔的金色神性簡直是對至上界的嘲諷,魔就是魔黑就是黑,醜陋的黑絕不可能變為白,因為魔的本性就是污穢
妖魔君王的面龐深深扭曲,一聲厲叱「一個連自己諾言都無法尊守的人,又有何資格以聖潔光輝的天使自居
金色與黑色魔光交織出妖詭奇光,眼前的魔君在光影中,化出遠古神魔高魁雄健的身軀,這是至上界和妖魔界都難以比擬的,粗獷精悍,一身堅硬肌肉彷彿為戰鬥而生的鋼骨盔甲。
眼前魁梧高壯的神魔之軀,銀天使心驚,在狼斗星下,他竟解放自身的魔元,只見魔皇大公健臂一揮,四周的銀柱銳芒頓時崩碎。
此時,高空的狼斗星忽威芒大放,相剋相噬的星芒穿透魔皇大公高漲的魔元,頓時眼前這金色神性和黑色魔性同化的妖魔君王,身軀肌肉呈現糾扯扭擰,全身筋脈詭異浮出,他忽地重重吐出鮮紅,手臂與身軀因星茫穿透,點點血紅從突出的筋脈中爆灑開,魔君魁梧的身軀一震,單膝跪地。
「你……」聖殤劃出隔絕銀光,成一道屏障在魔君上空,暫阻狼斗星威浩。
聖殤不解自己為何要這麼做?他不該關心妖魔君王,他該儘快離開才是。
此時,邊界的離光和妖魔魅鏡因狼斗星大放,威力跟著削弱,無垠星河清晰可見,聖殤轉身衝入離光內,進入妖魔魅鏡,憑著眉心聖氣很快感應到無垠星河的守護天使回應,就在他要進入星河時,身後雙翼忽感劇痛
「銀天使――你豈堪匹配『聖潔』,這對代表至上界的光輝雙翼――本君替你卸了吧!」魔元重傷的妖魔君王,竟已追上他,大掌抓住他的幻羽雙翼,那對一黑一金的雙眼,猙獰駭人
當雙翼被活生生撕扯下時,聖殤淒號,銀色羽絮散飛兩界交疊的邊境,無數的銀色流光迸散,他已跌入無垠星河中,受境界契約所縛,此刻魔元重創的妖魔君王無法闖入屬於至上界的地境。
「銀天使――你的身軀已跟本君立下契約,你的靈魂烙著魔王的印記,連上界尊皇和天穹界父都救不了你――
魔王的憾吼重重的敲在他心坎上,斷翼的錐心之痛,痛入靈魂深處……
 
★☆ ★☆
 
光城聖院有四座矗立不同方位的宮殿,其中一座雪色宮宇「銀殿」獨佇後山一方奇峰中,它是四季司聖,冬之聖使的居所,殿內一片皓白與蒼綠。
入夜後,一道環胸而立的雅逸身形,冬之聖使翔,飛揚的銀髮下,是一雙深沉不動的眼,紫色眼瞳映著滿天星夜,前世逐漸鮮明,卻難融入他的內心,該說從深北極地與魔皇大公對峙後,他的內心複雜多於震撼,心中另一種意識逐漸復甦,冬已不知該不該安於接受這樣的發展。
 
……你的身軀已跟本君立下契約,你的靈魂烙著魔王的印記……
 
「魔的真心、魔的感情,沉重的令人……不敢承受。
斷翼的天使,不再有任何榮耀……
「今生的我,絕不會再重踏前世的覆轍。」這是翔心中唯一的確定。
 
★☆ ★☆
荒沙晶殿。
自從妖魔君王以化體入人界,再回荒沙晶殿後,魔王的狂怒已連日動盪妖魔界
魔君之怒攪亂了滿天雲光與氣流,妖魔界各個宮廷殿宇內的貴族妖魔們,全驚恐跪地,等待魔王息怒
折衝之破佇立水晶長階最上端,面對原該一片煙白水霧、燦藍冰幕交疊出的虛境,此刻盡現龍捲風爆與驚人雪雹,毀滅幾乎要從空間內破封而出,魔王之怒爆發,已數日不曾停歇,整個妖魔界色彩如黑洞漩渦,再下去,妖魔界將毀泰半
「君上,請息雷霆折衝之破已多日守在荒沙晶殿外,一心只想為君上分憂。
「至上界、人界,敢聯手偷我魔皇大公的血緣――」一黑、一金的眸瞳,妖魔君王森沉的厲聲,凝出噬血狂意。「人界上父、天穹界父,雙月、雙日,九星共耀時,等著迎接來自妖魔之王的憤怒吧!」
「狩破願為再起的三界之戰當開路先鋒,只求魔君保重。」
「銀天使――聖殤――你敢讓本君的血緣流落異界――本君要把你碎屍萬段――」從遠古以來就令他愛恨交織的名字,魔王痛苦又切齒的咆吼!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