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1月的月3連載

「翔大人?!」
見到冬之聖使,翔,眾人驚喜中帶著不敢置信,四季司聖個個身負重任,多是獨自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,除了『光城聖院』的召喚外,便是特殊的任務或事情,否則少有二人以上同時出現的可能。
「你……是人類……」黑霧中的操控者對來人的氣息,發出微妙的詫異。
銀髮揚舞下的俊雅面龐,是貫有的淡漠,眼前籠罩的黑暗,有如妖魔漆黑的羽翼,正覆蓋天地肆虐殘殺,映入翔那雙冰晶鑄雕的淡紫眼瞳中,黑白之於他,由來兩極雙分,緩緩皺起嫌惡的雙眉!
「妖魔,闇之污穢──」
冰冷的聲、冰冷的調,淡淡吐寒,聲甫落,強烈氣流倏迸開,覆凝於地上的冰霜頓如掀起的高浪,疾衝黑霧!
「這個氣息──」
龐大的黑霧對上迎面而至的強大氣流,撞擊的撕裂悶聲之後,是一陣雷轟乍響,衝開濃罩黑霧,眾人只見眼前爆開的雪灑瀑煙,滂沱雪霧流瀉一地霜濛,眼前的黑霧竟是不見蹤影!
繼夏的燃喚火燄後,冬此時的淨化眠雪,將林中黑暗斂散七成,黑線細絲幾為白色清濛所覆。
「嘖!」一旁繁澔星卻沒好氣的冷嗤,那頭火燄的紅髮倏然張飛,周身火燄熾燃,蒸融周遭濛白,容不得雪掩紅燄。
「呃,澔星大人……」這個時候就不要再互別傲氣了。
光城聖院內人盡皆知,四季司聖中,夏和冬從天性、能力到個性,一個囂張狂烈,一個高傲孤冷,幾乎互看對方沒一樣合眼。
「喔 ~ 隊長你有什麼問題嗎?」
「沒有,屬下是想問那個魔意識……怎麼不見了?」見到夏橫眼瞪來的眼,領頭隊長聰明改問,最重要是那團可怕的黑霧,應該沒那麼好解決。
平時的夏,一身貴族的氣態,卻是壞痞子性格,被他盯上絕對是另一種不下於面臨妖魔的可怕!
只見繁澔星挑挑眉沒回應的拍拍身旁大白虎。
「哎呀 ~ 白虎,幸好你只有幾圈黑毛,否則你家主子對『黑』這麼重度潔癖,管你是不是聖獸,早晚宰了你,來個『燒烤虎肉』。」
這話聽在其他人耳中,全都不自覺一抿唇,個個欲言又止,卻又知道識相的閉嘴較好。
人盡皆知,會幹下吃聖獸這種事的,絕對只有以瘋狂囂張出名的澔星大人,其惡名遠播的程度可說響遍靈界,尤其他的座下聖獸,雙頭鳥的『藍翅巨雁』,屬於兇猛的飛禽一族,卻每次出任務後都跑回靈界哭訴,因為其主經常非禮牠們全身皮肉後,再告知烹調方法,令牠們的心靈創傷與日俱增。
光城聖院創始以來,從沒遇過這麼垂涎自己座下聖獸的光城聖使!
翔淡然的邁步走來,面對繁澔星不曾有任何的招呼與停步。
繁澔星反倒興味上眼,撫顎先發出燦爛的好笑容。
「我說……小飛弟,好段時間不見,長大不少呀,尤其你這模樣真是越來越朝天姿絕色邁進,撩人心頭呀!」只見那雙淺紫犀瞳冷冷斜掠,隨即走向被封橘紅雲絲內的貪狼。
就是這樣、就是這樣,問候都只用眼角『撇殺』,繁澔星朝一旁的人彈彈手指。
「瞧,本聖使可是發出同伴溫暖、熱情的呼喚了,有人不領情!」他攤手,表示他已展現大氣量。
「澔星大人,您就不能正正經經的打聲招呼嗎?」非得用那種調戲的方式和調調說話。
「喔喔 ~ 你看不出本聖使正經到一個不行嗎?」飛飛的弟弟簡稱小飛弟,還讚美他模樣生得好,這麼和氣、這麼風度,也有問題嗎?
只見冬端詳貪狼片刻,伸手放到他額上,一股冰涼充滿淨化的氣,灌入貪狼體內,貪狼僵凝的瞳孔似透精茫,隨即昏眩,倒入冬伸出的手臂中。
白虎忽朝翔身後發出吼嘯聲。
「看來,死玩意終於又捨得出現了。」面對再出現眼前的黑霧,繁澔星心中已有底。
「一剎那……接近聖天使的氣息……」幽詭的聲再次熟悉傳來,十多步外,黑霧再次匯聚。「你是誰……你不可能只是人類……」
身後再次現身的陰闇魔氣,翔依然不轉身,只是斂視靠在肩上的貪狼,似在沉思。
一聲蕩林的邪嘯,周遭再次翻湧黑色氣流,從被白雪覆蓋的地下裊裊竄出!
此時的冬半側過首,與夏那雙隱含烈燄的雙目,剎那間的交視,一冰、一火的天性,向來有著競爭卻又無需言語的意會默契。
悚人黑霧又是煙瀰起,樹稍也再次垂下黑絲細線,甚至連原本可照進一方天地的陽光也逐漸斂去,青藍詭煙緩緩從天樑的口中吐逸,寒悚的幽沉再臨……
夏昂首冷勾唇角,冬背對的身形也不曾有所改變,唯見火燄紅髮與銀色長髮在幽黑漸罩中,更顯鮮明耀亮。
在結界保護內的眾人都膽顫心驚的看著四周,畢竟這個妖魔的能力他們是親睹過的!
驟然的雷霆青光陣陣而下時,聚起的黑霧已翻湧成數十道的黑漩渦,四面八方馳射而來,一個漩渦便已不知可吞滅多少生靈,今見無數的黑漩渦捲至,貪狼的部下們全震住!
翔眉眸瞳精光一迸,數道銀色流光如刀鋒劃空──
「雪絳──韶華展鋒──」
幾忽是同一時間,當無數大不小不一的柱狀冰雪降下時,夏的火熾紅燄也應勢而出──
「蓮燄──紅光撩破──」
燄火環光從地上如風撩傾原,一波波蕩掃林地,天上的冰寒與地上的烈火產生憾鳴的迴旋颶風!
空氣,像被擠壓到無間隙般,繃緊到令人窒息,黑霧中被操控的天樑忽發出尖銳嘶咆,魁梧的身軀開始顫動!
颶風狂蕩下,眾人見不到任何形體的變化,但是暴雪的鳴動與火燄的熾燃,伴隨著妖異的邪吼與天樑的銳嚎,不停的衝入耳中,彷彿有力量在裂解虛空無形的物體!
當颶風驟停的剎那,身在結界內的眾人尚不及瞭解情況,只見繁澔星紅髮下的烈目,與翔銀髮下的冷瞳同時一凜──
空中的冰柱與地上赤燄接上,像是雷霆的剎變,交擊的白紅爍茫、燦動的光影,雪、燄同華,共展震懾的威力,無數道光昊、紅燄貫穿黑霧──
「嗚嗚──啊──」
天樑痛苦激吼,雪色絲線和火紅亮絲交會,取代天樑被黑霧操控攀纏的四肢,雪絲凝凍黑線,紅光隨之燃燼,當天樑的身軀脫離黑霧時,繁澔星身形眨眼來到身旁,健臂接住同伴!
林中陰霾驅散,早已高昇的日出炙陽,照遍林中。
「現在的人界竟然這麼有趣,讓本魔真是恨不得能快一點脫離桎梏,哈哈哈──」
遠方傳來的狂笑聲,漸漸消失於天際中。
林中的眾人終於真正感受到,屬於大自然的陽光與淡淡徐來的微風。
「還未具形體的『魔意識』,無法接觸烈陽,現在日陽已高昇,這玩意的魔力早就難已再繼。」繁澔星冷笑扯唇。
正因此,這個四處為禍的魔物,只能在傍晚出現,因屬『意識』尚無形體,故能夜行數千里,黎明便消失,來去無蹤無影!
如果不是今天的相遇,只怕光城聖院駐點北方的力量,一時間也難以捉摸是何種妖魔為禍。
「魔向來樂於玩弄人類,這鬼玩意應該也離人界太久,喜歡用鬥玩獵物,吸收生靈腦識來瞭解人界,遇上對手就以對話來觀察情況,嗯嗯~」
但一旁眾人都只是啞口的看著,滔滔不絕講述的繁澔星,冷漠寡言不動神色的翔,講的人不在乎對方睬不睬,聽的人也沒有任何回應的互動,只是檢視臂內同伴的傷,再看著昏倒的天樑,眉目又是沉思。
 
對這場烈燄和冰雪的聯袂出手,眾人全驚嘆,夏、冬極端難合,聯手卻又從不需以言談進行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