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冬與魔皇大公~連載之二

 
天都,人界四大聖君,天尊所統轄的國度
八座聳天奇峰環繞著三道破雲衝霄的擎天巨柱,巨柱上,是一望無際的浩瀚雲海,唯見一道像由彩霞所凝成的巨大門扉,「天諭之門」懸浮在三道巨柱中緩緩旋動,每當旭日東昇,朝陽叩門時,才見雲海中,一座城堡於隱隱浮現,正是四大聖君中,天尊所在的「虛涯邈城」。
天都百姓皆倚八座聳天奇峰而居,山峰上下之間更有雲道石徑相通,霞光祥瑞環繞,許多珍禽異獸在八座奇峰山下,與天都百姓歷代相安而居。
今日,萬里晴空,一道東來的祥瑞雲彩直達虛涯邈城,「天諭之門」開啟,迎接東方來的嬌客,宮飛皇女。
虛涯邈城內,一道粉紫衣裙飄袂飛揚,高雲鬢綴著髮釵珠飾,來人充滿東方豔麗貴雅的儀態,站在白水晶化成的一葉小舟上,輕舟乘風行進在雲海中。
水晶輕舟來到一處陽光照耀的露天大殿,殿上飄冉著朵朵白雲,空無一人的大殿,唯見四道彷彿白雲和彩霞凝化成的頂天大柱,柱身綻出清雅光華,前方一座白色石台,映著一望無際的遼闊雲海,雲海上透出晨曦金光、藍色雲煙、玫紅彩霞,交織成一片穹蒼壯闊。
白色石台前,一張鋪著軟墊的長臥椅與小圓桌,桌上一瓶水晶瓶所盛裝的美酒佳釀,伴著精美點心與一隻琉璃長腳杯。
「皇女遠道而來,辛苦了。」四周飄冉的雲絮隨風抽為雲絲,化為清風流音。
晨曦光芒一斂,雲海中傳來了聲音,雖如空谷回音,卻極有力量的縈繞在耳。
「天尊還是這麼不喜閒雜人等留候虛涯邈城。」連個侍候的人都沒有。「倒是多年前一睹天尊聖顏,俊偉樣貌至今猶留心中,如今卻是雲海帷幕相隔,精神意識化音一敘嗎
宮飛皇女熟悉的坐上長椅,倒上一杯美酒,紅唇輕啟,四周頓生花香,淺淺品飲著者屬於西方獨有的佳釀。
「西方人界甫歷一場浩劫,四大聖君為此耗損聖印元氣極大,『天孕池』中蓄蘊聖氣,只能以此方式迎接皇女。」
為支撐妖魔界的魔主化體入人界所帶來的聖印衝擊,還有北方黑魍古魔的魔禍,身為掌「天」聖印的聖君,他得維持天息不亂,如此,地氣也才得以貫通,日、月也才能運行在軌道上,天、地、日、月,緊密共生,失一方,平衡將亂。
「皇女此行並非為著問候而來,可是帶著『玄穹神殿』的意見而來。」不帶起伏的聲調,直言相詢,天尊向來不喜多餘應對的飾詞。
「確實,敘舊不是我此行的目的,這次西方人界所經歷的浩劫,讓我東方世界的明光世子為此再臨險境,據說還對上了西方世界的妖魔君王,天尊該知,世子對我東方世界的重要性。」
「西方人界蒙世子多次援手,心中唯有感激,更深知,世子是東方世界最高的精神寄託,『玄穹神殿』不必多慮。」
在東方,『玄穹神殿』如神祇般存在,東方僧團代行其旨意,但地位上都屬於平起同肩,前者是神祇,後者是人界高人所組成,明光世子是東方僧團的創造者,在這兩者中,他都有著崇高的精神地位。
「東方世界一直盛傳,世子的身分淵源與西方人界有密不可分的關係,再加上見過世子真身的人,留存記憶者不多,從渾沌世界成形以來,明光世子的一切就是不能追尋的禁忌,但天尊定然清楚才是。」
四大聖君,唯有天尊留有歷代司天的聖君所傳承的記憶。
見過明光世子的人不少,但無一人形容得出他的樣貌,每一個見過的人,幾乎都對他的樣貌無法留下記憶,唯有世子決定,何人能記住他。
「皇女之問已逾矩,既為東方神祇之一,皇女該知輕重。」四周雲絲湧動的聲,繞耳已多了一分威沉。
「天尊向來不假辭色,如果逾矩能讓天尊的回應多些……人性起伏,就多逾矩幾回也不錯。」對他這樣的答案,宮飛皇女不訝異,甚至嫣然一笑,再問「在天尊眼中,人界是什麼樣的地方
「煉獄、仙境、坦途、懸崖。」
「四個境界,四層含意。天尊之言總是充滿寓意。」她放下酒杯。「但不知天尊的心所包容的世界有多大
「心量,無限,世界自當無邊。」
「果然是天尊的回應,多大的胸襟便是多大的世界。」宮飛皇女美麗深凝的眼瞳掠過一絲異彩。「天尊的眼與心,由來容得下世界,不曾著眼於半絲兒女情長,真是辜負本皇女呀。」
「雖掌天之聖印,本尊亦是人類,難與東方神祇的皇女同享天壽,只能有負皇女青睞。」
多年之前,東方世界的「玄穹神殿」曾有數名神祇蒞臨西方世界的「光城聖院」,盼光城聖院牽成,東方世界的宮飛皇女與西方四大聖君的天尊聯姻之議,最後為天尊所拒,理由便是;難以共白首。
「有我東方神界的靈藥,天尊之壽也能延綿無期,靈藥對一般人類或許無效,但天尊之身長久為天息所蘊養,早不同凡體,靈藥能對天尊起作用。」
「本尊若與皇女同享天壽,將亂我西方人界四大聖君的汰換運行。」歷代傳承,也是人界的歲月更迭,世界的運行軌跡向來有其道理。
聞言,宮女皇女只能一嘆。「多年之前我便清楚,世界的運行是天尊最看重的,那我就更想做一件事。」
宮飛皇女揚袖,虛空浮現一紙圖卷,卷內是翠綠石盒,卷內石盒開啟,透出綠意彩光。
「今次為天尊帶來明光世子所居『七重雲殿』上的鍛天雲彩,望能為虛涯邈城添上一分異彩。」
繽紛雲霞從石盒內奔騰而出,下一刻化成各色煙光迸散,隨即盒內再現萬丈昊光,只見一條金色龍形伴著璀璨浩芒,衝入雲海中,下一刻,龍吟嘯吼聲響徹整個大殿,金龍化成一道環繞整座虛涯邈城的枷鎖。
白色石台前的遼闊雲海也瞬間一變,各色霞彩斂去,大殿四周一暗,十多名白衣,金色腰環的宮廷侍衛臨空降下,成排橫擋於宮飛皇女眼前。
「就算宮飛皇女貴為東方神祇,若想對天尊不利,我等定然以死護主」侍衛之首嚴聲道。
「最高的東方聖氣對上天尊聖印,反倒像一把鎖,將這整座『虛涯邈城』困住了。」宮飛皇女面對這等陣仗毫不畏懼,甚至為自己再倒滿一杯酒品飲。
「這是皇女的選擇」大殿上,雲絲再次迴繞的聲依舊平靜地毫無起伏。「與西方妖魔勾結
「天尊如何認定我勾結西方妖魔
「鍛天雲彩中充滿遠古神魔的金色神性。」
「看來強浩的東方聖氣沒能蓋過這暗藏的金色神性。」宮飛皇女也直認不諱。「沒錯,正是西方世界的遠古神魔才有的金色神性。」
「此番作為是何目的
「天尊感到難過嗎?或者……心痛?
大殿上飄冉的雲朵,沒有任何回應。
「這個問題對天尊太難回答了是嗎因為歷代天尊根本無『心』,正因為沒有一顆跳動的心,也才能成就一個毫無感情清聖崇高的天尊,我想知道『天』被鍛鍊時,人界將是何種模樣
「皇女可想過,此舉自身也難脫『虛涯邈城』。」困在金色神性和東方聖氣所圍成的封印內,就算身為東方神祇的宮飛皇女也無法離開。
「那就看天尊打算如何處置我了。」長椅上的人,也不改其從容,美目看著虛空雲海。
 
★☆  ☆★
 
荒魁之原的西方沙地,有著佔地極大的樹林,緊臨著黃沙漫漫的沙漠,無數土丘屋林立,是畏界爬族之居。
賀格公爵魁昂的身形站在整個荒魁之原的地心中,平日無數畏界爬足貫穿其中,今日因來者威壓的氣息籠罩,爬足全嚇得哆嗦,躲在自己的窩巢內,一時間,西方沙地沒看到半個畏界族群。
「公爵,和妖魔界合作的通道已在人界開啟,只待『貫地錐』破了地氣,就能讓另一個被封的三界,在天受限、地無感時,以這有限的時機降臨人界。」賀格公爵的得力助手玄權將一個手掌大的紅色錐狀物,呈給主子。
把玩放到掌中的「貫地錐」,接下來的人界,將面臨劇大改變,甩過一頭如獅鬃的藍黑長卷髮,賀格公爵不改其平日貫有的悠懶閒散,犀利的看著天際。
「天地若失序,日月也難守。」他緩緩瞇起眼,凜然扯唇「這個充滿秩序的人界,本公爵膩了。」
掌上紅錐化成光氣融入他掌中,賀格公爵揚掌,四周頓起龐大風旋,無數浩氣匯貫掌心,隨即磅礡極氣打入地底,直衝地之國。

 ★☆  ☆★
 
地之國,無界之都。
濃密綠林是「無界之都」最大的特色,地之國的百姓崇尚山林,他們認定,回饋大地,大地必給更多恩澤,任何事,大地都會給予警示和庇護,樹木最能傳遞大地的訊息,因為樹根與土地緊緊相連,所以地之國內,美麗的樹屋極多。
除了樹屋之外便是山坡、土丘的洞屋,無數綿延如階梯的綠意草坡,坡上盛開美麗花草,坡下是一戶戶住家。
「盤古海林」是地之國的中心點,一處古老的原始森林,遼闊如海,它的存在比地之國還要古老,深幽海林圍繞著一座以樹木與美麗坡地而建的巍偉宮殿,正是地皇居所。
地之國的宮殿內另有一處王樹之林,林內有著人界最古老的十三棵巨樹,這十三棵樹枝葉綿密相纏,藤蔓垂地,巨大的樹根深入地心,其中一棵,被十二棵大樹圍繞的高聳大樹,幾乎穿雲入霄,肉眼難以望到盡頭,此樹樹身已空,寬廣偌大的樹洞內,向來是歷代地皇置身其中,感應大地脈動的「天樹」,其他十二棵則是輔佐地皇感應地流的王樹。
每隔一段時間,「虛涯邈城」就會有數道雲霞化為雷閃之態,落入十二棵大樹內,雷閃直貫地底,天息融貫地流,地流再轉化為氣傳給地皇,同樣的;大地若有任何情況,地皇也會以此方式回傳地氣給天尊,四大聖君中,天與地向來是緊密相連。
今日,蔚藍晴空卻傳來陣陣空雷悶響,不見任何雲海翻湧化雲雷,只聞雷音鳴叫。
無數垂掩的大樹之藤正將地氣化為淡色光絲,無數光絲傳入盤坐在天樹內灰白長髮的老者,老地皇一張老邁的面龐,卻透出威嚴的王者氣態,閉眼感應著大地氣流。
天樹前,三名同樣閉目盤坐,引導王樹氣流至天樹內的祭官,當天的雷鳴再起,傳遞的氣流忽然中斷。
「地皇」只見飄飛滿樹洞的光絲消失,天樹內的王者已睜開晶炯的眼,深皺著眉。
「天息……不對,有股氣對著地之國而來,截斷全部的地流
話才落,「盤古海林」各處,忽竄出數道強大氣流,直衝這片原始海林上空,再匯成一股龐大異氣,緩緩威壓降下,籠罩王樹之林,大小林木不安騷動,王樹淒號。
「這是怎麼回事
「保護地皇,後方的人嚴守通往王樹之林的路,發出訊號給宮殿的人,派援兵來。」外圍,守護王樹之林的侍衛長喝令道。
王樹之林佔地不小,離宮殿有段距離,這裡是地皇掌握大地脈動的地方,安靜而神聖,不能混淆太多雜踏林地的氣息,因此王樹之林周遭,除了地皇允許的相關人外,無人能進,連保護的侍衛都只能守在外圍,沒有地皇命令,任何情況都不能擅入王樹之林內。
就在眾人警戒的看著四周時,忽見異氣轉成紅光帶著白色浩芒,將整座王樹之林圍繞住,讓人走不出去。
「侍衛長,任何氣息都無法發出,連燒草的薰煙都出不了王樹之林。」負責發出訊號的手下急忙來稟告。
聞言眾人皆震驚,他們被困住了。
「這是……魔氣嗎」妖魔之氣不可能進入聖君國度才是。
「大家冷靜,不是魔氣」身後傳來的聲道。
「見過三位祭官。」侍衛們對從林內走出的三位祭官行禮。
「此氣可說接近『聖氣』卻還達不到聖氣。」祭官們安撫著。
「該說這股氣……接近『神』的氣息,卻是來意不善的異界之氣。」
唯有不屬妖魔氣息,又與聖君之氣相近的「神」之氣息,才能無聲無息的進入聖君國度。
「究竟是何人所為
三位祭官看著圍在四周的紅光卻又透出白色浩芒,內心焦急,因為置身天樹內的老地皇,被突來衝擊地之國脈動的浩氣給絆住,無法及時截斷上空忽臨的異界氣息,以致眾人被圍困王樹之林。
「這個氣――快退開――」其中一名祭官伸手在紅光前感應著,隨即回頭駭喊,四周圍困的紅光屏障剎那轉變。
眾人不及反應,便見一陣灼目之光迎面而來,連聲都不曾喊出,王樹之林外圍,樹木連同人類盡化為焦土
五名虛空而現來到王樹之林的覆面者,強行踏上已是焦土一片的王樹之林外圍。
「你們是……修羅界的人
剩下的二名祭官與殘存的侍衛們驚愕的面對來人,對方強烈的氣息震驚了他們。
有著接近至上界「神」的力量,卻又帶著魔性,荒魁之原的修羅界人不可能踏得出荒魁之原,力量也沒到這般層級,這五人力量如此之高,竟能破除聖君所下的封印屏障,不是一般的修羅界人,所以他們是直接從修羅界而來?!而且可能是修羅界皇族,才有這般能力。
只是人界怎麼可能會有修羅界的人?修羅界是化外虛界中的一界,一個完全獨立於東、西方之外的境界,沒有任何可通往人界的通道,如今竟來到西方人界!
妖魔界的貴族妖魔向來與修羅界交好,莫不成是妖魔界暗中操縱?!
二名祭官無法再出聲質問,隨著五名來者逼近,四周漫瀰出濃濃紅霧,紅霧淹沒王樹之林,眾人只感氣息一窒,人肉血軀頓時隨著紅霧淹身同化成落地的紅色血沙。
五名修羅界人在濛濛紅霧中走向林中天樹。
「今日,就送人界地皇一程。」其中一人列開嗜殺的笑。
「與荒魁之原主事者議定,人界聖君,可困、可傷,不可殺。」為首者冷聲回應。
「無趣。」其他四人啐著。
當紅色濃霧逐漸散,五人見到天樹時,頓時四肢僵定,動彈不得
「這是――
五人已陷入地氣漩渦中,不知何時已被繁密的樹藤纏縛上。
「看來,小覷了人界聖君,既然如此,就讓這老頭與王樹之林同葬
為首者和其他四名修羅界人從身上開始逸散出魔性的無形毒障,要毀王樹之林內的萬物,沒想到毒氣越放,縛身的藤蔓纏繞的更緊,陷在地氣中,他們無法回擊,只能任藤蔓層層纏身。
「人界聖君果然超出我等測度,但以現在的你也別想殺死我們。」當五人被藤蔓漸漸纏綑成蛹時,為首者冷笑宣告「老地皇,你困不了我們太久,等我們再出,就用地之國的百姓鮮血來回報你吧。」
一旁,繫著樹藤的五棵王樹漸漸枯萎,老地皇不惜犧牲五棵王樹所累積的聖氣,來定住這五個修羅界的半神魔人
天樹洞內的老地皇隨即吐出鮮紅,王樹之林內已佈滿濃濃的魔氣毒障,誰擅入都難逃一死,目前的他太虛弱,若走出天樹,將是身亡。
「吾心……」想要借地氣傳出訊息給下一任地皇繼位者,也是自己的孫女,吾心清軸,隨又想到四周地息已是濃厚的魔毒,老地皇緩緩閉上眼,內心已有決定。
吾心若感應到他的危機,借地氣強行轉入王樹之林內,反被魔毒所侵,她的體內有一半遠古神魔的金色神性,正與喋血之殞周旋中,同時,她接受地皇傳承的地氣轉移尚未完全結束,吾心還有屬於她的路要走。
他必須為人界保住下任地皇,四大聖君的結界不能失守,王樹之林被異界封印圍困,宮殿的人沒地皇命令不敢擅自靠近王樹之林,一時間定然無法發現,光城聖院的神祭司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與四大聖君互動意識,只希望光城聖院的神祭司能提早發現不對。
「吾心,乖孫女,爺爺只怕再也見不到妳成為地皇的那一天,但爺爺相信妳會是歷任地皇中,最為出色的王者。」
毅然絕然,老地皇決定用自己的命息轉為術能,做最後的結界支撐,讓吾心將全部的地皇之氣傳承完成,有他支撐一天,這五人都將定在王樹之林內。
地皇宮殿在遼廣的「盤古海林」層層圍繞中,沒人知道一隅的王樹之林已產生劇大變動。
 
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