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臨江仙~第一章

 

第一章

 

 

 

入夜後的「水上神殿」籠罩在濃濃重霧中,雖位於紫晉軒朝的皇城深處,卻因為帶著崇聖與神話的傳承色彩,而成為皇宮最神秘的禁地。

 

歷代君王皆相信,水上神殿內住著傳說中的臨淵仙者,神殿居高臨下的地勢,不但可鎮紫晉軒朝的龍氣命脈,讓龍氣長留軒朝,也可守護紫晉軒朝的皇室與百姓,永保軒朝基業。

若沒機緣,連皇帝和皇子都不便進入神殿,違者,將為軒朝帶來災劫,因此從軒朝建立以來,水上神殿被敬為不可侵犯的聖地!


*************


 

今夜,弦月朦朧斜照,夜霧中,一行人護著一大一小兩頂轎子,行進在皇城後山,大轎有著不凡的氣派,轎頂特意罩著一層繡金邊的紫布;小轎則相對樸素,以藍布罩著,整個行隊儀仗皆非一般朝官,隊伍最前方,有五個身穿各色衣物的人,提著燈火在前領路。

「太子殿下,已入『水上神殿』的地界,沒神殿主人的行令,很難走過這片樹林。」來到幽黑的森林前,小轎內傳出的男子聲,平穩而謹慎。

「讓白衣、青衣的武衛領前,藍衣居中,紅衣、青衣兩名武衛押後,滅掉燈火,借月色微光引路,再沿途撒下有蘭相施法的七色花瓣,一柱香時間,盡快通過此林。」這是暫時鎮剋此林的障眼術法,百年之林,靈識已俱,只尊神殿之主的氣為奉行。

「太子殿下,夜霧濃重,林中暗險,若只靠月光,只怕……」一旁負責安全的侍衛統領有所顧忌。

「據蘭相所言,傳水上神殿後山有結界,但周圍也有不少以地形設下的陣法,一不小心將迷失陣法中。」氣派轎內,太子親自下令。「一入地界,眾人都依蒙公子所言行事,不得有異。」

當七色花瓣揚灑上空時,眾人小心的循著前方領路者的步伐,第一次踏進傳說中的「水上神殿」地界,看著月光照進,鋪著一地淺淺銀輝,原本戒慎恐懼的不安,在進入林中後,任何浮躁的感覺,都奇異的靜下。

眾人陸續走出靜籟無語的森林時,眼前視野豁然一開,左右兩旁各有四道聳天大柱,中間一條紅色小草延展出的走道,草上露珠晶瑩,映襯月光,晶潤如紅珠寶石,小紅草一路鋪延至正前方的湖畔。

靜夜下,湖上煙霧淡裊,水面上,一座典雅精巧的宮殿建築,憑水而立殿後是無數幽林環繞,殿前有道燦若白玉的石階延伸入湖中,整座水上神殿一片暗寂幽靜,不見任何人跡燈火。

「太子殿下,神柱之內不便多人進入,為表對四方神祇的敬重,請您一同下轎,皇族龍氣對今夜之行助益極大。」小轎內的聲再次傳出。

「今夜成事為要。」不待一旁的侍衛統領出聲,轎內的太子已命人落轎,步出轎中。

另一頂小轎,轎內男子在左右侍者扶持下,坐上由兩名壯漢抬著特製的軟榻靠椅,上頭的男子面貌甚是清俊儒雅,眉目卻透出幾分蒼白病容,唯有那雙眼,精炯睿智,軟垂的雙腳像是不良於行。

在太子的吩咐下,侍衛統領帶著四名隨身侍衛保護主子,其他人留於原處,一行人走上這片紅草道上,進入聳天大石柱中。

「依若秋所言,仙者已快八年不在水上神殿內,但這地方看來,只是安靜不見人影,實在不像荒廢八年。」太子看著四周道。

此地雖屬皇城深處,卻完全有別皇城的富麗堂皇,只見離塵、離俗的幽靜,還比一般名山更具靈秀逸氣,難以相信皇城內有這樣的景致仙地。

「此處有仙者的氣在守護,一般魍魎雜氣難入,數百年來,此地的山靈也是守護仙者居處的力量之一。」

「這世上真有仙者?連神力也是真?!」如果不是聽蘭若秋和關長天所言,太子不敢相信,傳言中的仙者,真的還存於水上神殿內。

從他知道仙者傳說以來,便傾向務實的推斷;數百年前傳言的仙者,只是當時的修道高人,協助過軒朝先祖,後被崇拜的人或者軒朝礙於當時的環境,臆造編列一段傳說,建立這座水上神殿,只為答謝高人,因此供其居所,享受安定富饒的生活。

他更相信神殿內住的,是那位號稱「臨淵仙者」的傳人,如他們「紫晉軒朝」傳承的帝位,一代傳一代,而水上神殿傳承的就是信仰和玄算能力。

「太子對仙者之說似乎存有疑慮?」坐在椅上由人抬著的儒雅男子問。

「本太子非常相信玄學和五行術法,就像武學一樣,這是其中一門學問,卻很難相信真有所謂的仙人在人世,畢竟這就和從小拜祭的神佛一般,活在心中的信仰,忽蹦在眼前,並不真實。」對這些,太子向來自有其看法。

「要說這世上有仙風道骨的得道高人,圓寂後將成仙,本太子或許較為信上幾分,如當今受人敬仰的圓華上人。」

在太子心中,白髮蒼蒼的老道圓華上人,要比神話傳言的「仙者」,更讓他認同。

「當今世上,圓華上人雖是被譽為最接近登仙的道人,但這終究是百姓對圓華大師的敬仰而奉此稱謂;但是仙者……該說是已屬昇仙之人,只差未入神籍。」

「看來鈺師也非常相信仙者的存在,難道鈺師見過仙者?」雖然在軒朝記錄的歷史上,有見過仙者的案例,包括關、蘭兩家的先人。但傳說的事物,歷經多年,有幾分可信呢!

至今,仙者太濃的傳說信仰、甚至歷代皆供奉的水上神殿,已令下一任繼承大位的太子開始沉思,這對軒朝的未來真是福嗎?至少,他想改變這樣過度仰賴一個傳說來掌控國家命運的荒謬傳承。

「鈺師並未真正見過仙者,但曾經在測算軒朝運勢時,感受過仙者的氣,那絕不是一般塵世人會有的氣。」

「蒙家玄學,頗負盛名,這一代的蒙家長子更是奇才出眾,既然你都如此表示,可見『仙者』是真的存在至今。」真有在人世活了如此之久的「仙人」?

「比起蘭相之能鈺師難承奇才之名,蒙家只是在排陣上有專研。」蒙鈺師神色忽罩上一層幽悵。「再說洩天機、瀆天命、操五行、亂天道,皆要付出代價,此報已讓我蒙家歷代,女子皆難活過出嫁,男子出生多帶疾病或殘疾,幾經波折,所存血脈也已凋零。」

「若秋也將面臨此代價?」太子皺眉,蘭若秋、關長天未來可是他要倚重的左右手,同時,此二人能力之高,也借他們互相制衡彼此。

「蘭相與蒙家不同,他有先天的根基,再加上師承仙者;而蒙家則是早期先人沉迷陣術邪法,因此以血源和邪魅做了交易,又做些操弄術法,取人性命,折福損德的事,自是禍延後代。」

在漫談中,已走過紅草道,來到湖邊的石階前,眾人拾階而上,只見一排長木道架在水面上,一旁立著一根長木,掛著紅燈籠,看起來像個小小的渡口,停靠著一葉扁舟。

「千萬別碰扁舟。」見侍衛統領命令手下踏上扁舟檢視,蒙鈺師制止。「無緣者,踏上扁舟將沉入水中。」

「你是說,這葉扁舟只載有緣人?」

「該說這葉扁舟只載仙者親自下令的有緣人。」蒙鈺師回應太子的疑問。「沒有仙者的親令,誰都過不了這水池入神殿的。」

「這樣該如何封住水上神殿?」

「太子可看到神殿上方的牌匾?」蒙鈺師指向神殿正上方。

月色、水光朦朧中,只見神殿正上方,有一方牌匾,牌匾上非題著文字,而是像一種盤踞著雲流的圖形,又像長形花瓣,在夜晚綻放七色微華。

「牌匾上的圖形,白日是纏繞在一起的七種華光,像延展開的花朵,帶著綺麗的色彩,日陽一落,花卉又成含苞藏在微光中一般。」

「難道這塊牌匾關係水上神殿靈氣?」太子似乎瞭解了。

「太子果然高智。」

蒙鈺師拿出一方古樸長木,像個尺牌,看得出年代甚久,深褐色中帶著斑駁暗點。

「這是……

「鎮嶽七仞!」蒙鈺師撫著尺牌道:「據說這曾是仙者所有,但在四百年前,仙者將它交給當時一座古佛寺,之後在戰亂時流失,日前蘭相透過平王爺得到。」

「此物有何功能?」

只見蒙鈺師再拿出一個小瓷瓶,把內容物倒在掌心,立刻在月色下覆著鮮紅。

「這是蘭相以自己的血施法,能操控鎮嶽七仞。」

大掌內的血抹過木牌尺,一揚手,深褐長木橫於當空,當蒙鈺師緊接著在虛空劃出第一道火痕時,上空的木牌尺開始翻轉!

第二道火痕再劃出時,木尺牌以一化七,再以七化十四,陸續化出更多道,每一道化出透明的木色尺木,由上而下,再從神殿地面以畫方成矩的方式,堆疊砌牆,大片牆面將整個水上神殿圍住!

眾人只見過一些祈福儀式,或者走江湖的道士耍些噴火花招,拿著木劍揮舞,第一次真正見到術法的施展,不禁驚奇看著。

虛空的火痕竟接續劃出──白、青、黃、赤、黑,代表五行的火燄,一生不曾看過白色與黑色火燄的眾人,已到瞠目結舌!

當鎮嶽七仞所化出的透明木色城牆,從上到下,由左至右,整個緊密圍住水上神殿時,虛空的五行火燄也忽在眼前消失!

接著,鎮嶽七仞所化的牆面四周,燃起各色火燄,瞬間四周亮如白晝,當白色火燄竄飛上夜空,天際一道金虹雷閃像接應般,白火與金虹雷光相迸,再從天邊直落轟下,沒入透明木牌牆內的水上神殿,四周火燄霎時全部消失!

從白晝耀亮到一片黑暗,極大的視覺落差,大家未及驚呼,便見小渡口上的紅燈籠亮起,照出湖上一片光景,眾人屏住的氣息終於都吐出般,連候在聳天石柱外的隊伍,詫異聲也此起彼落,因為周遭瞬間已呈現出荒廢許久的景象!

草林和紅草道皆已枯萎,那份乍見的靈秀逸氣已失,唯有被封圍在透明木牌尺內的水上神殿,依然幽靜神秘。

「仙者在此地的守護力量已失。」蒙鈺師指上一簇小火燄,確定了什麼後,一彈指,火燄滅去,小渡口上的紅燈籠也滅去。

「如此便能封住水上神殿?」太子還未從方才的術法秀中回神,連聲都透著驚歎。

「水上神殿淵源深長,浩氣如老樹盤根,入地又深又長,短時間內要立即封住有其難度,必須先損耗靈氣,鎮嶽七仞有此功能,十多天後,水上神殿將慢慢頹圮崩裂。」

「神殿會崩掉?!」太子一陣錯愕!

「神殿和仙者已有靈氣的依存,要折仙者鋒芒,必先封其傳說;失去靈氣的水上神殿,就如失去主樑大柱的支撐。」崩毀是必然的。

「蘭相早前已親自在神殿內下了陣法,此陣引天雷為心,陰間鐵木鎮嶽七仞封地氣,五行火斷絕外界的氣,周遭山、林、水、地,各類靈氣都難再入,仙者再高聖如仙,總也過不了天、藏不了地,請太子安心吧。」

「蒙家長子蒙鈺師之能,本太子已親睹,豈會不信,鈺師果真奇才。」如非蘭若秋親邀,以蒙鈺師這等幾近隱世之才,向來不涉朝廷事。

「鈺師未敢居功,以蘭相之能,封住水上神殿,時間上會更快,不用到半個月,只可惜他要尋找仙者根基起源,只好請太子屈就鈺師這次等之能。」

「何須客氣,蘭相和小平王皆是本太子倚賴,鈺師若有意,那麼未來的紫晉軒朝傳說,是屬於本太子手底下人所開創。」

「鈺師一介平凡,適應不來官場,如太子需要,可遣人至『白鹿草蘆』,鈺師定竭己之力,扶太子大位。」

蒙鈺師抱拳,表達雖無意為官,卻願隱於身後相助。

●●●

●●●

當一個熱潤的感覺在面頰和鼻頭上蹭來蹭去,沉睡中的麗顏不禁皺了皺,睜開眼,一雙烏亮的小黑眼瞅著她。

「小……香肉。」孟楚茵看到搖著尾巴在她頰邊磨蹭的小黑狗,她坐起身擦擦被小黑狗舔得發癢的鼻子。「哇,你口水真多!」

「這裏……

她四處張望,發現自己在一個霧綠、淺白的垂紗內,絲綢錦緞的床褥,深木色的床柱,精雕著圖案,這一路上,都有地方官安排好的大宅。

但此處不像暫宿的宅子,更不像京中的擺設,卻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孟楚茵蹙眉的看著離自己最近的床柱,那上頭的圖案中嵌著三色水晶,還壓著紫邊黃線,她認出會有這個特徵的地方!

「難道……」孟楚茵拉開床紗,只見外邊寬廣華麗的屋室,器物構造處處顯露出不同於京中的獨特風情與華麗。

孟楚茵不敢相信,掀被跳下床,赤足才碰到冰涼的地,馬上冷得她咳起。

「咳咳……看來這次傷得不輕,若沒及時服下『鬱玦紫』只怕後果嚴重……」從在湄城養傷到上路,也有十來天了,傷勢不但大有起色,連肩傷也漸有癒合的跡象,不再裂開滲血,看來「鬱玦紫」果真有其神效。

她小心掀開隔出外廳與內室的綠白垂紗,確定外廳沒任何侍女後,奔到一扇造型獨特的大窗前,推開窗上特製的半月形凹格,窗一開,寒風拂來,雖冷到哆嗦,卻也聞到風中帶著草原芬芳的氣息。

乍入眼簾的是壯闊的綠野山林,遠山罩著青黃綴紫的濃豔秋色。

「果真是『西南畿賦』的平王府?!」

三十年前,先皇將「西南畿賦」,也是關家的起源地,賜給了當時協助平定邊關戰亂有功的太王爺。不同於京城的毓秀景色,此處天然壯闊,山青水長,豐美如世外桃源,百姓更是純樸,整個民風對天地神靈相當崇敬。

遠遠的天邊,在藍天綠水之間,綿亙著彷彿天際稜線的「古彎漠嶺」,跨過漠嶺是更深入西北的大草原,是牧民所居。

這裏雖比京中寒冷,但自然的氣息從以前就令她感到舒適,此地的氣相當純淨,與臨淵江相近。

可是,不是要回京城嗎?為什麼會改到「西南畿賦」來?

她只記得從湄城離開時,「鬱玦紫」的效力和傷勢的影響,馬車內,只要那雙健臂擁來,面頰偎上熟悉的溫暖,她幾乎立刻睡著,再醒來多半是夜幕低垂時刻,她已在安排好的宅子內。

「從小本王就告訴妳,入秋後,不准站在大開的窗前吹冷風,到現在還是不聽話!」

隨著威嚴的聲,身後碰上一堵結實的熱氣,健壯的雙臂已從她左右伸來,掩蓋上窗子。

孟楚茵愕然仰首,迎上一雙俊目俯鎖的眸瞳。

「長、長天!」

他的出現令她慌亂的轉過身,孟楚茵嚥著開始發乾的喉嚨。

「我……醒來沒看到你,又覺得這裏……眼熟,開窗是……想找你。」見他蹙攏的雙眉依舊嚴厲,忍住心中的慌亂,她咬唇低聲道:「以前,我病了時,你總會在我……身邊的。」

他果然厲態一斂,大掌輕撫上她的面頰,渾厚的聲帶著從以前她生病時便會有的安哄。

「『西南畿賦』的幾個耆老,在老王爺那一帶就與關家淵源深厚,知道本王到了特別上門求見。」

「『西南畿賦』的耆老……是太王妃來必定會接見的幾位老太爺……」才想問為何改到「西南畿賦」,身軀卻被關長天橫抱起。「我、我可以自己走……

「冷到發抖的腳?」

在他瞇眼的睨視中,孟楚茵意識到裙下的一雙赤足,不禁縮了縮腳。在他眼前,她似乎總像個無法照顧好自己的小孩。

他忽俯下面龐,貼上了她的額與鼻頭。

「臉都被風吹冷了,本王不來,妳打算站多久。」

「我……」她很想耍脾氣回他──就是站到你來,怎麼樣!

以前的孟楚茵,最怕他生氣不理她,他的眼神、他的話總是左右著她;如今的她不是那個沒有能力、沒有思想的女孩!

但無論她在心中立下多大的勇氣,告訴自己不是四年前的孟楚茵,在那雙沉睨的雙目下,她竟是縮回自己想說的話!

「全都退下。」抱著她往內室走去的關長天,對三名進入寢室內候著的侍女命令。「把狗放到外廳。」

坐在床上眨著眼朝孟楚茵搖尾巴的「小香肉」馬上被一起帶出內室

「讓我下來……我想下來。」雖然一路上都與他獨處,在傷勢和藥力下,她幾乎昏睡為多,因此見到侍女退出,她不禁有些慌。

關長天看她一眼,並沒有放手,坐到床邊,將她橫放在膝上,拉過被子蓋上她的赤足。

「頭還暈嗎?」讓她靠在肩臂內,大掌關切的探撫她的額和秀麗的臉蛋。「本王要妳的身體,每一處都是溫暖的。

「我、我沒事……」對他呵護的照顧,她垂眸,不想面對只要和他獨處,心中就會漸漸昇起的恐慌。

「妳的臉色不對。」長指輕握住她纖柔的下顎抬起,凝鎖她眉中那抹異色。

 

  

 

「停止──停止再用這種無辜、虛偽的面容看我──」

 

 

 

「茵兒?」

只見她忽然緊閉雙目,身軀顫抖。


 

「本王陪妳玩了五年的親情、愛情遊戲,哪一點不如妳意,妳要這樣背叛我──」


 

四年前他的話,句句如刃,早將她的心穿刺得千瘡百孔,對他,她的情隨著她的夢早已碎了……

現在只要佯裝回以前的自己,小心的與他周……只要佯裝順從他……只是她萬萬沒想到,四年後再面對他,竟是如此困難!

當年在瀑汨河痛苦掙扎、灌進口鼻的是寒凍入骨的江水,隨著喉嚨中毒的黑血再從口鼻溢湧出,叫不出聲的悲憤、惶恐……最後是痛苦的哀慟,這一幕幕形成莫大的恐懼,只要與他獨處,喘不上氣的窒息,難以抑制的像從體內無邊無際湧來,冰冷、黑暗總是先襲上她!

「我、我好冷……」就在他要搭她手腕檢視脈搏時,清燦的眼緩緩睜開,淚,如珠斷線的淌落!

她馬上被圈入結實的胸懷內,面頰埋在那粗獷的頸窩中,從以前被那雙臂膀緊擁在懷,他魁偉昂挺的身軀,都像將她嬌小的身軀整個包入懷中般,他的面龐貼在她髮上,靜靜的抱著她。

貼在那粗壯的頸項邊,熨貼著他頸邊的脈動,濃濃的男性氣息與溫暖,彼此傳遞著那微微跳動的心音,呼吸的低息輕輕迴盪,只要埋入這份氣息和溫暖,就能安定她的心。

沒想到,帶給她痛苦的人,到如今,依然帶給她同樣的撫慰力量,這是為什麼?不!絕不能讓他再這麼影響自己,她輕輕推開他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