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8月再開的月3連載~

 

    
    『濱暮』是雲境迦國鄰近的一座小城鎮,此地日夜氣溫兩極,白晝溫暖,入夜卻有北方的寒冷氣候,土地上所種出的果物皆不同於溫暖的東南大地,來往的人都是一身長形衣衫。
一身旅者裝扮戴著斗帽的的白髮少女,悠坐一處荒廢神殿外的石欄柵上,淡紫雙瞳興看這處小鎮風情,思緒沉浸在日前一入『荒蜃蕪地』,和魔使者的互動中。
 
「看起來,這段時間,春之聖使有了非常『精采』的遭遇呀!」
沒有空間,充滿各種霧濛色彩的『荒蜃蕪地』內,舉目所見皆是過眼的浮光掠影,隱隱山邊綠影,淡淡陽光躍燦,甚至像在各種矇矓色彩中,抽出單一色彩,潑灑在四周暈染無限的空間,入眼卻始終是矇矓幽影,掠晃即過。
在這諸色耀影中,一道挺拔的身形,像融在霧濛色彩中,又像獨立而出,似見清晰高俊的身影隨又隱斂淡去,見到出現眼前的魔使者蘭飛右手馬上放上左肩躬身行儀,這是光城聖使面對人界三賢的敬意,但對方奚落的聲已再至。
「魄體不全、靈力的氣斷續不濟,更令人哀悼的是,一個將成為銀月古都之后的人,竟然會身中月帝的界影術,這是另一種夫妻失和嗎?」修挺俊影,環胸的再次打量她後,戲謔道:
「如此慘狀卻連聖獸都不隨身,嘖嘖,是自信還是荒謬過頭成無知,話說回來,本魔使看過歷代以來的四季之首,還真沒見過哪個像妳一樣,中招中這麼多,還中自家人的招,四季之首,路途多險,自己保重。」
「謝過魔使者的關心,這一年來是坎坷,鍛鍊身心了點,一切蘭飛應付得來。」有求於人,人界三賢更是光城聖院歷使上互動密切的人,不宜冒犯,所以唇角再怎麼抽動,氣再怎麼上湧,牙磨一磨也就嚥了。
「這麼說妳春之聖使這一年本領鍛練的非常不平凡了?本魔使想代光城聖院一試四季之首,不知春之聖使是否賞臉?」
「蘭飛豈敢勞動魔使者,據聞魔使者一百年前被『界賢者』以巧智取勝一場賭約後,就因怒火攻心而退隱至『荒蜃蕪地』上百年,得用百年來療養被『打動』的魔心,小聖使蘭飛一輩子也只能望魔使者之項背,敬魔使者之威名,不敢越其崇高。」
恭恭敬敬,客客氣氣,拐個彎,將『無知的荒謬』給奉回,對蘭飛而言與人賭一場,輸了就龜縮上百年,沒用的蠢包莫過此。
「此時此刻,惹怒本魔使對妳的任務沒有好處。」矇朧的身影環胸,悠懶的聲轉為下馬威。
「魔使者知道蘭飛為何來?」
光影中的人冷然一笑。「七光虹箭的封印力量衰弱,遠古的魔氣高漲,黑魍古魔的魔意識已脫身出軀體肆虐,同為魔,本魔使豈會不知。」
「未知使者可否願意協助此事?」
「闇深一族為我魔族最原生的古老妖魔,本魔使的立場是不可能告訴妳的。」他是魔界立足人界的代表,兩界若有事,專責居中傳遞協調,可不代表他會協助光城聖院捍衛人界。
「可否請魔使者告知『界賢者』的下落?」
「一年前『界賢者』來此停留了幾天,隨即說要到『北彎石林』瞭解什麼天穹孕化的氣,之後怎麼聯繫都難以得到訊息。」
「北彎石林?!」北方大地中更北邊的原始冰原,人煙罕至,可算不毛之地,這幾年聖院中會去的人,大概只有冬。
界賢者所牽掛的天穹孕化的氣,必是上父所說的,能煉化妖魔的天穹罣氣。
「看來,雲境迦國之後得更深入北方。」蘭飛思忖道。
「此行若見到界賢者,轉答他,別忘了對本魔使的承諾。」魔使者的聲有著怨氣。「這個承諾本魔等得心焦。」
「若是要事,魔使者何不直接找上界賢者。」由魔使者直接找人,或許會更快找到界賢者。
「嗯哼。」高俊的身影傳來不自然的虛咳。「本魔使不喜歡帶著『荒蜃蕪地』四處跑。」
「是嗎?」明明人界三賢就以魔使者最喜歡帶著居所跑各地,喜好變了嗎?「使者何不暫離『荒蜃蕪地』尋人。」對居所下隱藏的防守封印便可。
幽濛的身影再次傳出清了清喉嚨的聲。「一年前本魔使和界賢者有個小遊戲,本魔使禮讓了界賢者,答應他十年內不出『荒蜃蕪地』。」
「呃,百年前賭輸後,一年前又輸了?」蘭飛一悟脫口,隨即見到前方的身影不悅背過身,這下換她虛咳一聲,識相要離開。「蘭飛謝過魔使者今天之助,『日出之形』是否歸還魔使者?」
「能成為本魔使的所有物,第一要點,得有山腳下那些百毒蛇群的可愛。」魔使者冷冷的聲傳來。
「這麼說,日出之形不屬『荒蜃蕪地!」上父要她尋日出之形,以利尋到『荒蜃蕪地』現今所在,她還以為此物是魔使者所有。
「妳撿了兩個麻煩在身邊,自己小心為妙。」魔使者再次回過身道。
「兩個麻煩?!」除了莫英東還有誰?
「妳想歸還的玩意兒,顧好點,未來才不會替自己找麻煩。」
日出之形?!難道真實模樣不是可愛的狗蛋模樣,還會長得更可怕?還是有更勁爆的模樣沒現出?
想起自己和『蛋』的坎坷孽緣,蘭飛忽然覺得窩在袋子裡睡覺的小玩意兒,變得沉重扎人,很想在這丟包給魔使者,讓這狗蛋玩意兒當作餵毒蛇的餌!
「四季之首,妳撿來的人,聖氣之中帶有魔氣,這份魔氣還是直逼魔皇大公,魔界中最原始的氣息,只是以目前看來,聖氣張魔氣斂,尚難斷言對方真正身份。」
「莫英東嗎?」聞此言蘭飛愕詫。「使者看得出,他……是實體之軀嗎?」記得自己被蒼用魂神二分法保住性命時,也是被灌以妖魔之氣暫保性命。
「他是,但軀體有些不明確。」魔使者忽意有所指道:「對人界、對光城聖院,黑魍古魔是為惡多端的闇深魔物,但對我魔族而言,闇深一族是原生的古老妖魔,地位相當崇高,在妖魔界一些殘存的古老妖魔族群心中,甚至高過魔皇大公。」
「使者言下之意是……」
「聖氣是可用強大的魔氣偽裝瞞於一時,尤其遠古神魔個個都曾是至上界的聖天使,要偽出聖氣甚至四大聖君的封印瞞一時耳目,並非辦不到。」
蘭飛震驚中只聽魔使者再道:
「目前妖魔界內的遠古神魔,只有魔皇大公和『折衝之破』,其他的遠古神魔早都不在妖魔界,連原本被禁於妖魔界中的『喋血之殞』也脫逃失蹤,他們任一人若和黑魍古魔合作,都不是妳、我的能力可馬上洞悉的。」
 
「要偽出聖氣甚至四大聖君的封印瞞一時耳目,並非辦不到……」蘭飛喃言思索魔使者的話。
日帝授予的祈光紋印不像假,但與此人的相遇巧合到令她生疑,莫英東有魔氣…….
 
……他們任一人若和黑魍古魔合作,都不是妳、我的能力可馬上洞悉的。
 
淡紫雙瞳緩緩沉瞇起,隨又頭大的支著額頭,一個乳白色比雞蛋大一倍的飛影,穿梭在她的白髮中,又戲玩的順著她的白長髮滑下,小飛蛋發出細細的低呼聲,顯然玩得大樂。
「別再這麼精力旺盛的飛來飛去。」蘭飛伸出手接住飛到手上的日出之形。「真搞不懂,你怎麼就是非黏著我不可!」
說的帶幾分哀怨,卻也認命的看這狗蛋玩意在她掌心上跳了跳,隨即沿著她的手臂跳到她肩上,又窩回她的白髮中偎蹭,像是對那絲緞白髮喜愛已極。
「來,乖乖的,別在我耳邊吵!」
蘭飛撩起長髮,淡光劃過,一絡白髮削落手中,讓這小狗蛋抱著跳飛回到她腰間的掛袋,縮回一顆蛋,安睡在縷縷白髮中。
「這顆小飛蛋沒顧好,未來會替自己找麻煩?」看袋內那縮成一團的圓蛋,不吵鬧的話,是挺圓潤可愛。「魔使者的意思到底是什麼?這種小狗蛋的模樣……會長得更可怕嗎?」
是頭會拉得很長,身體漲得很大,眼睛從烏溜大眼變猙獰血眼?
「哈啾──」她揉揉泛酸的鼻子。「從昨晚鼻子就一直犯癢,最後還渾身竄寒,不會是要生病了吧!」
明知自己已經借力使力,擺脫月帝下在身上的界影鎖定,身體卻彷彿還是能透過月光,感覺到那震怒的波動,真不知是自己多心,還是昨夜月帝真在震怒!
想到此,她忍不住再一陣哆嗦,無論有形無形,是不是真人,光想到月帝那張美過世間任何女子的絕寰面容,眉目一沉時的威嚴,她就會先倒抽一口氣,哎,月帝真是她生命中的剋星!
看著手腕上的手鍊,還有頸上鍊墜,是月帝以他的金色長髮下了月的守護力量,還有『無聲之滅』的黑髮封力,無論莫英東那屬於日帝的祈光紋印為真或假,此物上頭有聖君和遠古神魔的力量,以她單人之力,確實洞悉不來,但若借此物……
「喂,妳的表情很嚴肅呀,昨晚樣子就不對,不會真病了吧!」英朗秀目的褐髮少年出現在她幽凝的視線內,關切問:「現在感覺怎麼樣?」
「有個問題百思不解。」撇去這一路上的鬥嘴、鬥氣,這張陽光英朗的面龐令人有著好感,蘭飛笑了笑。「擾得心情難以平靜。」
「喝喝這盛產的果實酒,搞不好能激發思緒,想到方法。」莫英東遞給她剛到小鎮內買來的甜美佳釀。「什麼問題這麼困擾妳?」從見過魔使者,出了『荒蜃蕪地』後,她就挺安靜的。
蘭飛接過木雕造型獨特的酒瓶,聞到那甜美的酒香。
「我在想……要將一個偽於聖氣之下的妖魔打出原形,不能硬碰,只能……」
蘭飛忽垂首,長指支著眉顎,覆下的斗帽掩去她大半面容,唯一可見的紅唇疾動著,彷彿無聲的自語。
「怎麼了?」忽然安靜的模樣,莫英東趨前要聽清楚她的話,又擔心她是否真病了,正想伸手探她的額,卻發現四周的風揚的異常,金色強光驀綻出──
揚飛出斗帽外的白髮不知何時已成栗髮,手上肌膚漂上金穗!
「妳──」
那緩緩抬首的容顏,英姿昂凜,眉心櫻花印浮綻,耀動金色光澤。
「你真是日帝的專使?還是妖物的偽裝──」蘭飛沉聲一叱。「以春之聖使之名,喚醒日月之威──」
以她之能或許難以洞悉遠古神魔這等強大魔物的偽裝,但借有聖君和一位神魔所下的,擁有強大威力的物品,出其不意,咒力封身、聖光穿體,還怕逼不出對方真實!
 
至上界的春之神──給我拔濯、轉化的力量──
 
在蘭飛頸上和手腕上,有月帝和無聲之滅力量的藍白鍊墜和淡金手鍊,瞬間化成虛無。
「慢著!」莫英東深知不好,才要伸手阻擋,原本覆在鍊墜和手鍊上的圖騰已浮在他有著『祈光紋印』的手掌上,像緊緊纏繞住光印,黑色圖騰一路往上浮現整個手臂!
「無聲之滅的封咒竟能壓住『祈光紋印』顯在你的手上!」蘭飛厲喝!「四季之首豈容妖物愚弄──」
「快住手──妳──」莫英東不及喊完,胸口已綻出金藍強浩,月帝化在鍊墜上的力量已透過圖騰進入他的體內,纏鎖他的心跳!
就在蘭飛要再次摧動春之印時,一道紫光竟從莫英東眉心綻出,隨即四周幅射出浩大的紫茫,在他腳邊劃出雷閃似的紅光,強大的護守浩氣,任誰都靠近不得!
「祈光──紫穹──同迸退除──」
莫英東掌背上的祈光紋印和眉心中的紫光同化於手掌,退去黑色圖騰和體內纏鎖的聖光!
「天尊的紫穹境光!日帝的祈光紋印!」蘭飛震愕,沉問:「你到底是誰?」
就算是遠古神魔偽裝,也絕仿不來兩位聖君的力量?!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