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3最後一回連載~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朗朗晴空下,綠茵的岩石上,是斷續倒抽的抑忍聲。
「很痛嗎?」蘭飛替莫英東受傷的手掌上藥問。
「痛。」頭撇一邊的莫英東,不時傳來咬牙的抽息,沒受傷的另一掌握緊了拳。
「你很憤怒吧!」
「怒。」
「你裹好傷後,不會想伺機還手吧!」那可對她現在的處境不利,要不要把他的手趁機打得更嚴重一點,讓他抬不起來算了。
「不會。」莫英東轉回頭,朝她風度道一笑,切切磨牙道:「只會在我小小的心胸上一一記下這些,等見到可以懲治妳的人,再一次出手──痛呀──」
才上好藥要纏上紗布的掌忽然被重拍了一下,痛得莫英東五官扭曲,跳起來大喊。
「男子漢氣量大一點好不好,不要以為月帝可以懲治我,就想拿月帝威脅我,小心這一路上本聖使真把你做掉!」
不要吃定他身懷聖君封印,她就不敢出手,想她詐死欺瞞聖院都做過了,心一橫,幹一件殺人滅口的事,再效法夏常說的;屍體拖到荒魁之原埋一埋,罪名誣給那邊的半神魔人。
賀格公爵亦正亦邪的個性,對半神魔人幹下的事,只要不危及荒魁之原內的平衡,他向來不出手干預。
「我說的懲治是光城聖院,在妳之上的大司聖還是學院長。」英朗的面龐朝她揚眉。「從頭到尾可沒說月帝呀!」
「是嗎?你沒說嗎?我感覺你要說了。」發現自己心急嘴快,蘭飛嘴硬到底。「總之,從現在起敢威脅本聖使,小心你的命!」
「原來在這世上妳唯一害怕的懲治只有月帝呀,沒想到光城聖院那些懲治規矩和上司們的懲罰,都比不過月帝呀!」
「聽清楚,我對月帝不是害怕,而是他的地位和能力,讓我有被迫屈人之威的無奈!」蘭飛橫睨他。「本聖使不擔心光城聖院的懲治,是因為身為四季之首的我,向來是光城聖使中優良的好榜樣,懲罰很難上我的身,懂不懂呀!」混蛋小子。
「那是說,改天我可以告訴月帝,未來的銀月古都之后認為自己是被淫威逼迫的,根本就不愛他?」
「你的手想作廢吧!」
正包紮他傷口的紗布用力一扯,重縛他的手掌,滿意聽到慘號聲!
「妳的惡行,我一定會上稟光城聖院,讓學院長做主的!」莫英東看著包好的掌,動一下手指,確定傷勢沒大礙。
「那要你能上得了光城聖院見到學院長才行。」
「看妳的神態,對我還有懷疑?」
「不是好像,是對你的懷疑更多。」一個人能同時擁有日帝和天尊的一道力量,就算不是妖魔,究竟是何身份?跟在她身邊有何目的?這才更令她介意。「真該趁機把你打趴!」
「那為何半途停手了?」
「魔使者畢竟是魔,專愛說六分真三分假的話,本聖使沒到不辨是非!」
「不是發現我的身份和魔物無關,又怕月帝的界影術,知道大事不好才停手嗎?」
 
「我不知道妳到底把我想成何路魔物,但是有這兩道力量,已可證明我的來歷不是妳所想的妖魔。」
淡紫雙瞳沉凜迎視,對峙的敵意不減,只見莫英東浮綻祈光紋印的掌背,緩緩裂出深深的傷口,滲出黑血,接著淌下鮮紅的血絲,這是『無聲之滅』的黑髮力量和他身上的聖君力量起了相衝的作用!
「解開春之印,還喚出聖君下了封印的物品轉化力量,妳這一次的力量動得不小,魂神之軀在月帝身邊,月的力量會保護妳,讓妳的靈力不至於中斷,退回幼稚化還是虛軟無力,但是──」
「怎麼樣?」乎應他犀利起的視線,蘭飛也目光一銳的凜起。
「妳把反制月帝界影術的飾品都轉化成對付我的力量,界影術可能再度上鎖上妳的身,妳跟月帝玩這一手,今晚的月光應該相當令人期待。」他提醒。
蘭飛內心驚喘,既然莫英東不是魔物,她不能下手,現在得面對見到月帝的後果,這下……
「話說回來,我有日帝和天尊的封印在身,所以……」
「你想說什麼,快說!」
「我替妳恢復反制界影術的力量,直到雲境迦國之前,我們同行,我的傷順便──」
「成交!」不待他話說完,蘭飛馬上從腰上暗袋抽出傷藥和紗布,「先恢復反制界影術的力量,你的傷和條件都不成問題。」
 
「看來月帝雖是妳命中剋星,卻是我的貴人呢。」如果不是有月帝的存在,這個條件只怕難談成。
畢竟四季司聖向來獨來獨往,從以前就聽聞尤以四季之首最討厭麻煩和牽絆在身,他的身份既被起疑,以春的個性,就算知道他不是魔物,應該也不會再接受他的隨行。
「本聖使都想對你滅口了,你是魔,還是什麼偉大身份也都不在乎了,月帝……更是我早晚得面對的問題,停手純粹是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。」
現在的她一心只想執行好上父親自交待的任務,上父和學院長對整個光城聖院是絕對尊榮的存在,由他們親自所下的任務,排除萬難她都會達成,此時不宜多生風波。
為他療傷也讓她進一步評估他的身份,如果莫英東真是魔,這隻手掌不會傷的這麼重,以聖氣加持的掌,被嚴重的魔氣侵襲,皮開肉綻的傷勢沒十天半個月恢復不來。
反之,他若真是能力強大的妖魔,淌下的會是深墨的紅綠血絲,體內的魔氣遇上無聲之滅下了力量的髮辮圖騰,魔氣相結合排除聖氣,他的傷會立即癒合。
「這一路上,都沒機會好好瞭解你。」蘭飛開門見山。「我這人不喜歡跟不熟的人上路,所以我們來聊聊吧!」趁機摸摸他的底。
一直認定他是司律庭派出的,再不,也是日帝專使,祈光紋印令她大意,但現在他謎一樣的身份,既要再結伴而行,她不能不瞭解情況。
「不會吧,我們倆一路上,有情有義的共險犯難,不熟也熟了。」
「熟也分程度、等級,本聖使和天尊、日帝也很熟,但我敢跳到日帝身上耍賴,可不敢跳到天尊身上耍賴。」
天尊根本和東方僧團那種老僧入定的性格有得媲美,清聖崇高的不沾塵俗般,在他眼前,敢說半句虛言,被那雙沉定清睿的眼一看,自己就會被罪惡感給淹沒,慚愧半死。
某一種程度上,謁見天尊最好先自省清淨心靈,像席斯那種興風做浪的小人,對面見天尊視為畏途,這世上唯一沒有被他謠言荼毒的地方,大概只有天尊的國家。
「原來──」莫英東終於瞭解,以沒受傷的手撥撥自己額前的褐髮。「妳想跳到我身上耍賴,早點說嘛,誰要我得我乾爹的真傳,從小就是萬人迷,對女性有難以招架的殺傷力,我可以理解妳內心的矛頓,雖然妳將成為銀月古都之后,但為了滿足妳春之聖使的需求,來吧!我什麼都可以犧牲。」
握住她的下顎,一雙燦朗的眼轉為深情無限的凝視,正想綻出迷人的朝氣笑容,唇角才牽起馬上轉為痛扭的皺獰,他受傷的掌被蘭飛重握住,甚至血滲出白紗布也不放手!
「你認為本聖使的需求是什麼?」一雙不開玩笑的淡紫晶瞳,嚴正道:「別說我是四季之首,本聖使既是將成的銀月古都之后,就是月帝的人,開這種玩笑就是冒瀆聖君,敢侮辱月帝,我真的會出手,知道嗎?」
「非……非常清楚,可以放手了。」血染半邊白紗布,下手真重。「哎,月帝如果聽到妳些話應該會很高興,他高興妳也不用對他小心翼翼,怕得要死!」
「夠了,你是哪一國的人?」不想與他談論月帝的話題,她直接問。
「算是亞奈多國吧。」
「亞奈多國!」夏的國家。「為什麼說算是?」
「父親、母親、乾爹、乾娘,還幾個照顧我的長輩,每個國家我都住過,但十歲後,亞奈多國才是我成長長住的地方。」
「聽起來你過得很坎坷呀!」蘭飛一撇唇,毫不同情。「這種死小孩性格,一定從小就爹不疼、娘不愛,專門拖來打一頓發洩用的人肉打板!」
「我一出生雙親先後死去,母親更是個從沒見過的人,何來人肉打板。」莫英東聳聳肩。
蘭飛皺眉。「你一出生父母就分手了?」
「是死了,母親為了生我難產而死,三歲時父親也死了,對父親有一點印象,卻也有限,從小本人和唯一的姐姐相依為命,很多人還有其他長輩輪流照顧我們姊弟長大。」
「你家……一定很有錢,而且還家大業大,對不對?」
「妳怎麼知道?」嘖,還真是小看她了,原來她有一眼洞穿對方來歷的高才呀!
「沒錢,會有那多好心長輩照顧你們姐弟。」嗟,蘭飛一擊掌,再次解析道:「我知道了,是不是姐弟倆被一堆該死的親戚從小凌虐,長大後差點再被謀財害命,如果真是這樣發展我也不訝異,正常嘛。」有時候她覺得人性比妖魔還惡劣,難怪大海之主舞天飛琉喜歡魔勝過人。
「如果真是這樣,也難怪你有這種欠扁的囂張個性。」在一堆沒愛心的環境下被養大,難免扭曲。
「那倒沒有,周遭長輩對我們姐弟倆相當疼愛,用盡一切心力照顧、呵護我們姐弟,讓我們的成長從不感覺到缺了什麼,尤其我的姐姐天資不凡,成年後接掌我父親的事業。」
「那能不能直接告訴我,你在我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?」
莫英東搖頭。
「好吧,我可以不問你為何會有天尊的紫穹界光,但是你和日帝的關係總該告訴我吧!」蘭飛再問。
莫英東又是搖頭。
「我希望你搞清楚一件事,一個人因少了半邊,連耐性脾氣也都剩一半──」
只見她長指按上眉心,周遭氣流再次傳來浮動,顯然要再次解開封印!
「這次什麼情面都不用講,直接把你打半死──卸了你的能力,再賣給做苦力的──把你那身囂張給磨掉──」她怒喊的白髮揚飛,顯要開始持咒。
「行行行,我說,我只能告訴妳,我父母之死和北方的『鏡煙』有關。」莫英東勉強擠話道。「這是我此行目的之一。」
「鏡煙!」蘭飛微愕放下手。「傳說中的『彼岸花』。」
「妳知道是什麼?」
「這是一則流傳在北方的傳說。」她環胸道:「傳說上古時期,春之神將生機帶至北方,看到了飽受魔穢肆虐,瘡痍滿地的生靈,慈悲的春之神恢復北方大地生機的後,也留下了一項生命之禮,彼岸花『鏡煙』。據說此花卉可以死而復生,但年歲太久,北方經歷幾次大地的變動,已無人再找到過。」
「所以,身為春之聖使的妳,一定最能感應春之神留在北方的氣息。」
看著他幽凝一嘆的神態,是真?是假?蘭飛也沉思了。
 
日落時分,他們落腳在一座供人借宿為生的山間小宅。
月已高懸,萬籟寂靜中,房中的莫英解下白紗布,白日被傷的皮開肉綻的掌,入夜的傷口,翻著赤肉鮮紅看來更顯觸目驚人!
他斂凝著雙眸,另一掌輕覆唸著咒言,隨即掌背因傷而不全的祈光紋印斂去,深墨的綠色濃液混雜著紅色血絲從傷口淌落,黑色霧光的流氣不停散出,片刻後,綻裂翻開的傷口已癒合,祈光紋印也再次完整浮現。
「欺騙妳是不得已的選擇,春之聖使,蘭飛。」月光下的眼瞳成熟而複雜。
褐色短髮、眼眸和神態也似隱隱變色,他的四週竄湧著黑藍詭光,在他抬首望向月夜高空時,一切又恢復原狀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