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癡情枉種~楔子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
 
東方一座臨海的村鎮,時序將入冬,西下的夕陽染紅大海後,夜幕迅即掩來。當海面一片藍黑時,小鎮上燈火大放,人聲歡樂笑嚷。
今夜是小鎮歡慶一年豐收的祭典,鎮前的大空地,從白日就開始祭拜儀式,慶典過後將準備過冬,對小鎮百姓而言,這個豐收慶典比年節大日還隆重,儀式、煙火、各家獻出與鎮民同享的漁穫和酒,連著三天三夜的慶典,連地方官都參與。
村鎮後山,是鎮上幾戶較富裕的大戶,其中一處山峰上,一座臨海最近的大宅,相較為鎮上的熱鬧,屋內安靜得只剩燈火晃影。
「小倪,」渾厚的男子聲傳來。「妳在哪,快出來。」
廳外,藏在迴廊長柱後的女子,小心而戒備地看著前方廳內,一道高挺、修長的身形,正四處尋喚著她。
現在,她該怎麼辦?跟他好好解釋,這一切真的不是他以為的那樣子,純粹是韓水的一個玩笑,重點是……現在還在講這些,他會相信嗎?
「小倪?」
男子一襲深藍衣袍,披著淺白外氅,儒雅出塵的外貌與不凡氣態,像畫者筆下才能描繪出的絕世雅公子,眉眸中透出武者的內斂英氣,沉眉時別有一股威嚴。
如非養傷讓他足不出戶,以這樣的外貌形態,在這臨海的純樸小鎮,早就暴露行蹤。
他的功力目前已恢復一半,如果她用出隱藏的實力,敗他,應該有機會!
對他出手這個想法,讓她嚥了嚥一股從喉頭漫起的莫名恐慌,因為想到他功力一旦全部恢復,憶起今日之事,有危險的,就是她!
但是,他中的是「三門邪教」中,「門毒」所下的「瞬失」,一種據傳能操控意識的毒物,只是此毒尚未成功,因此中過「瞬失」之毒的人,恢復的代價是記憶缺憾!
等他恢復全部的功力和記憶,中毒時所發生的事,都會從他腦海中消失,他不會記住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任何事,韓水那臭小子是這麼告訴她的,所以……她可以放心出手!
當對方的身形走出廳堂,改往另一端長廊尋去時,長柱後的她趕緊朝屋內另一道小門掠去。
屋子外設下陣法和喬裝成村民守護的武者,屋內的下人除了兩名輪守的廚娘和僕人,也幾乎都去鎮上看熱鬧,為了不引人懷疑,他們儘量入境隨俗,和鎮上的百姓維持互動。
今晚,除了屋後兩名下人,沒召喚是不會前來的,而韓水有事離開小鎮,這屋子裏,幾乎只剩她和廳內尋喚的人。
小門外,是竹籬圍起來的小園子,在這臨海又逢初冬的季節,小園內沒什麼值得一賞的花卉植物,雖是如此,這座小園子依舊整理得相當別致。
初冬夾著海風,令她一陣哆嗦,接著天際忽炸開震耳的響聲,她抬首,夜空漫罩一片繽紛燦爛!
「煙火開始了……」接二連三的奇燦令她佇足怔望,直至身後那鎖定的視線讓她驚覺時,來人已緩步接近。
「妳喜歡今晚的夜空嗎?以後我可以命人天天讓夜空這麼燦爛。」
「一人獨賞、獨樂的夜空,才是我最喜歡的。」
「難道我不能讓妳改變心意?」
「能。」遇強則弱,是她的原則,順勢而為更是她不多招惹是非的處事之道。「我立即到鎮上加入大夥兒一起觀賞夜空同樂。」
太好了、太好了,可以大方走出大門,不用在這座屋子裏,坐、立都難安!只是,才想舉步,就發現身後有一股絆住她的氣流,讓她難以邁開步伐!
「今夜,我只想要妳的陪伴,妳能不能也為我改變心意?」
「能不能……拒絕?」
「不能!」來人的聲強硬。
「城主,請聽屬下一言,我真的不是……」她乾脆轉身就要以單膝跪下,行主僕之禮,卻被來人握住手腕,一根長指按上她的唇。
「今夜我不想再聽任何疏離和否認的謊話。」在她唇上的指,改為輕刷她的臉頰,凝視的眸光又是那抹深幽的柔情。「妳應該清楚,今夜妳不可能再迴避我。」
「城主,韓水說的才是徹頭徹尾的謊話,我和你……真的不是你認為的那樣,你也絕不可能會……對我有任何的……感情!」
這幾日隨著他身體恢復,益發明顯的言行,在在告訴她──他不會再坐視她蓄意拉開的距離。
「就算有,也絕不是那種……感情。總之,不可能,也不會是──」話沒說完,她的手已被抓住,按到一堵結實的胸膛上,他的心口。
「如果你我之間,絕不可能有男女之情的存在,那麼,妳告訴我,為什麼看著妳,我就無法控制自己內心所湧起的感覺,妳告訴我,這份悸動是什麼?這份看著妳,體內就會燃燒起的熱又是什麼?」
大掌按住她的柔荑緊貼在自己的胸口,渾厚的心音輕震她的手,她緊張的潤著唇。
「雖然中了『瞬失』之毒,我的記憶目前有失,但是,韓堂主不也說過,就是這樣的情況下,心是不會騙人的,我的心告訴我,妳對我是特別的。」
「當然特別,我都跟你說過,那些感覺,都是因為你特別恨我!」但他就是不相信。
「如果真如妳所說,那麼,沒中毒前,我一定在欺騙自己了!」
「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我說的,只相信韓水的胡說八道!」太可惡了!無論記憶在不在,他就是沒信任過她嗎?
「也許……」他又是撫著她的臉頰下顎,神情是她根本不曾想像過的溫柔。「現在的我不想再欺騙自己,相信韓堂主的話,就能讓我靠近妳、得到妳……」
「呃……」沒想到是這樣的回應,那深鎖的眼神讓她怔住,直到那俯來的面龐,溫熱的氣息甫觸到她的唇瓣,她嚇得猛然推開他,連退好幾步!
此時,天空再現煙燦巨響,美麗的璀璨耀映雙方神情,面對他,戒備和恐慌再次回到她眼中。
「小倪,」他卻露出沉穩的微笑,朝她伸手。「此時此刻,我只想和妳一同觀賞這夜空,好嗎?」
又是那溫和的語態,柔情的眼神,她的猶豫在他又是微笑的催促時,終於伸手讓他握住,他輕拉近她。
「在煙火結束前,我只想和妳共享這個夜空。」
「煙火結束後呢?」她置於身後的另一掌已開始凝氣,心中有所決定。
「小倪,嗯……」他忽雙目一皺,神態痛楚似的摀著胸口。
「你怎麼了?是毒傷又發作了?還是內傷──城主……」她關切的聲才落,忽感身形一軟,幾個大穴已被點住,隨即倒入環來的臂彎內。
「煙火之後,是我要定妳,袁小倪。」他解下外氅裹住那動彈不得的嬌軀,將她橫抱起。
袁小倪看著他,恐慌更盛,瞳眸更顫;更多的是不敢置信,她竟被他制住了?!連掙扎都沒機會!
「狡猾的小倪,妳想先對我出手,是嗎?但是,只要看著妳那雙眼,就懂妳的詭計。」他在她耳畔低語。「對妳的一言一行熟悉到這種程度,這就是為什麼我只相信韓堂主說的話。」
此刻,燦爛如夢的夜,她卻像個襁褓幼兒般,被他用外氅裹住,橫摟在懷。
怎麼辦?她該怎麼辦?天呀!無論以前或現在的他,不變的是那剛愎自用的專斷,對自我認定的事,執拗到毫無通融!
她真要為一場玩笑,付出這種代價嗎?煙火結束之前,她再想不出辦法,今夜……她完了!
「小倪,今夜我要妳履行為人妻者該盡的責任。」
天呀!誰來讓他相信,她,袁小倪,真的不是──他,「斜陽古城」城主任燦玥的妻子!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