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癡情枉種~第一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
 
一個嬌小的身形躲在草叢內,大眼看著前方一道負手立於湖邊的身形,在月色下拉出長長幽影,更顯身形主人的修長。
但吸引住草叢內這雙圓亮小眼的是,這個人看起來和爹掛在書房內,那幅叫作「雲濤劍仙」的圖上仙人一樣。雖然圖中的仙人周遭像繞著雲海,但這個站在湖邊的人,衣服飄袂得好像連人都要飛起來一樣,也很像快要到天上的雲海去。
草叢內的小女孩發呆看著,對方轉過面龐,她更覺得這個要飛起來的人,比那張仙人圖好看,因為圖上的仙人,根本看不清楚臉,但這人看得好清楚!
只是眼前的人模樣看起來有點皺眉,鼻子好挺、眼睛好像有光芒,哇,連眼珠子都映出自己縮成一團的模樣……呃!
「小丫頭,在這做什麼?」一名十八、九歲的少年揚袖一揮,揮開掩蓋的草叢,一雙烏溜小眼對上俯視的深沉雙瞳。
草叢內,七、八歲的小傢伙想更往內縮,卻被草叢內縱橫交錯的細枝擋住,一雙小手有些無措的抓著自己的小衣襬,抿著小嘴,沒敢再抬頭。
「迷路了?」看到小女孩渾身沾著泥巴,但衣物的質料卻不差,這一帶大多是山戶,離山下有好一段路,最近的城鎮也要幾天的路程,小丫頭的穿著看來不是本地人。
此時草叢內的小傢伙又抬起頭來,看向他的眼神依然好奇卻有幾分怯意,少年朝她伸出一臂,意思很清楚,要拉她出草叢。
小傢伙一見他伸來的掌,毫不遲疑的,小手馬上拉住他的掌,小小的唇和眼終於露出欣喜的笑;顯然,野地迷路讓她恐慌,終於遇到對她伸出援手的人,小丫頭緊緊抓著。
此時湖邊傳來異響,少年眉眸一皺,雙臂直接舉抱起眼前小女孩。
「那……」
小女孩又轉向方才窩的草叢,一隻負傷、虛弱的小松鼠。
「現在不能帶走牠。」
「小皮……」小丫頭心急一喊。
「閉上眼,抱緊。」少年將她的頭按到肩上低聲道。
聞言,小小的雙臂只好環緊他的頸項,閉上眼,埋在他肩頸內,只覺這個大哥哥和哥哥的氣味好像,都是讓人感到安心的溫暖。
當夜風隨著這位大哥哥的頭髮拂動在她臉上時,耳邊呼嘯的風聲,還夾雜著好像兵器的迴鳴,她記得大哥哥身上沒有兵器,但她卻聽到像兵器又像水猛然滂落濺灑的聲音!
臉頰傳來涼涼的水意,連閉眼的睫毛上都有微微的水澤感,好奇下,小臉從他肩上抬頭,偷偷睜開眼,眼前的景象讓她屏息低呼!
抱著她的少年,像站在湖上高空,仔細一瞧,才知道他站在湖邊大樹延伸到湖心的枝幹上,枝幹很細,隨風搖曳,但少年不受影響似的昂然迎風而立。
湖中已跌落好幾個慌亂拍水掙扎的黑衣人,湖岸上又再出現十多個黑衣人撲飛過來,少年揚手,風聲颯颯掠耳,下方湖水漾出波紋,隨著少年振袖一揮,氣流迴旋撩帶起湖面好幾道大圓弧的水屏,擋下湖岸邊十多個拿刀的黑衣人,被水環氣流震落湖中!
「不聽話的小丫頭,小心等會兒夜風偷走妳漂亮的眼睛。」低語的聲在她頭上警告,隨即將她的頭更按進他的頸窩內,要她乖乖閉上眼。
才一閉眼,風的迴嘯瞬增,強烈的旋風夾雜著滂沱水聲,她抱緊這位大哥哥的頸項,這次不敢再抬頭,因為掃蕩四周的風聲她很熟悉,大哥哥正抱著她以極快的輕功飛馳!
這幾天才被娘親帶到這兒,娘說她還不能上山進入「斜陽古城」,因此一直跟在娘身邊的福姥姥先陪她借住在附近的農舍。等娘等了好幾天,她無聊的偷跑出來,沒想到卻迷路了,今晚過後,見到娘,她不敢再不乖了。
「可以睜開眼了。」
聽到少年的聲,埋在頸窩內的小螓首緩緩抬起看著四周,前方又是一座湖,但景色好像和剛才的湖景不一樣。
「這是山的另一邊,這處的湖較小,但安全性較高。」四周都是高林掩蔽。「害怕嗎?」
「大哥哥……你和爹還有哥哥一樣,都會帶我飛……他們會飛很多漂亮的地方。」小女孩微弱的聲有點不穩,低喃著:「但是你飛得……好快!」
爹和哥哥也會抱著她用輕功飛馳,但是,是為了讓她看四周景色,帶她飛著玩。
「這是與人對敵,豈能不快,妳還好嗎?」臉色發白,嘴唇發抖。
「我……我還好,可是……肚子裏好像在打架……」
少年還沒意會出這句「打架」,就聽到肩上的小傢伙一聲發噁,在他肩上狂吐出。
「好多了嗎?」少年屈膝坐湖畔邊,以一片樹葉,舀起清澈的湖水,小心的餵給臂彎內的小女孩喝。
小湖邊已生起火堆,映出四周景色和少年關切的面龐。
「對、對不起,大哥哥,弄髒你的衣服……」看著少年擱在一邊的外衣,正是被她弄髒的。「我、我再躺一會兒,就會幫你洗的……」
「小孩子乖乖睡覺就好,別想這些。」
「那個……醒、醒來以後,可不可以帶我回原來的地方,我……」她想回去找小皮。「到時候大哥哥……告訴我下山的路,我、我會自己走回去。」
少年讓她枕在腿上,他以自己身上再褪下的上衣蓋著她,只再丟一句:「閉眼,睡覺。」
小丫頭無奈閉上眼,滿心想著和她一同在樹林內落難的小松鼠,這個大哥哥雖然是個好人,但是有點兇和霸道。
她擔心小皮,迷路時她就揀到這隻負傷的小松鼠,剛開始小松鼠還會在她手上跳,很活潑,但太陽下山後,牠就越來越虛弱了。
此時,大掌輕撫上她的頭,陷入沉睡中的小丫頭,隱隱聽到那有些安哄的聲道:「妳醒來就會看到牠了。」
******
******
再次睜開的小眼,發現陽光照了滿室,她睡在美麗又柔軟的被褥上,床邊半繫的垂紗,前方有一扇敞開的窗,淡淡的自然花香隨著清風徐來。
擺設典雅又漂亮的房間,還有素雅的清香,她在哪裏?
「竟然抱著小孩子和人打架,只吐你一身算客氣了。」外室傳來女子溫柔又略帶無奈的聲。
「發現她時,『門魔』那群殺手追來,不得已才出手。」他已收斂,沒當著小女孩面前下殺手鐧,只擊退那群人。
「東鋸島上的『三門邪教』,魔、毒、奇三門,橫行東南外海,近年倒是頻頻出現在陸上各地。」女子的聲思忖。「『三門邪教』的人手段詭異,讓江湖各門各派都忌諱。」
「大概和這幾年『雲濤劍仙』的寶物出現江湖,吸引各門各派的人爭奪有關!」少年扯唇。「但是『門魔』的殺手會一路追殺我,應該是我日前破壞了他們在西北的一樁生意。」
「他們知道你是『斜陽古城』的二少爺嗎?」女子的聲來到內室。
「經過昨夜,應該也清楚了。」湖面上那一招「撩波瀉影」,已是對「門魔」殺手宣告身分。
「看在你帶來討喜的見面禮,就不計較你一大清早擾人清夢了。」女子笑著,拉開床邊半掩的垂紗。
床上的小女孩,睡醒後的紅潤雙頰,睜著烏溜溜的大眼,看著來到床邊的女子和少年。
「你真是帶來了一個可愛的小傢伙。」看到小女孩可人的模樣,女子高興的坐到床邊。
下一刻,小女孩已被抱到馨軟的胸懷內,輕柔拍撫她的背。
「餓了嗎?姊姊帶妳去吃東西,先來換身乾淨的衣服。」
「蘭蘭?」見她全心關注小丫頭,少年皺眉一喚。
「任二少爺不會與一個小姑娘吃味吧!」女子回首嫣然一笑調侃。「相信以任二少爺的器量,應還能包容這小小的等待獨處吧!」
那美麗的笑容燦爛而溫暖,總是能融化人,少年的面容也跟著一柔,蘭蘭向來喜歡小孩子。
「小丫頭。」少年將手上一個用布裹著的小東西交給她。
「小皮!」看到那布內露出的圓亮雙眼,身上還纏著一圈白色的布,是和她一同在樹林內落難的小松鼠。
小女孩激動的捧著,不敢相信大哥哥竟去帶回小皮。
面對小丫頭感動得差點雙眼淚汪汪,少年忽轉過身。
「我先去吃點東西,妳好好替她整理一下。」
「這個大哥哥是個溫柔的人,就是嘴硬。」看他走出的背影,女子搖頭的對小女孩道。
******
******
仲夏的斜陽峰,陽光耀眼到像要把綠葉穿透般,隨著午后掠過山泉的微風,穿過枝枒拂來淡淡涼意。
山峰上的「斜陽古城」依山而建,巍偉壯闊,湍湍山泉蜿蜒流過整座古城,納入山峰、古樹再引泉成湖的園景,城內別有一番洞天奇景。
「接受我爹開出的條件,就已說明了妳心中的選擇。」
一座峰山上的小亭內,背對任燦玥的谷蕙蘭,雙肩微顫,沒有說話。
「這是默認嗎?」面對不語、不回頭的身形,任燦玥的聲開始激動。「為了妳,我願意放下一切,毫不遲疑,但妳卻選擇了大哥,是嗎?」
谷蕙蘭低聲道:「和大少爺成婚是城主親自開口,只要是城主開口,谷家……向來不會有意見。」谷家和「斜陽古城」是主從關係,沒有拒絕的立場。
「如果說,我可以改變這件事呢!」任燦玥道。「我才是要繼承『斜陽古城』的人,哪怕叛離古城,我也要讓爹改變這個結果,只要妳開口!」
她又是沉默的無語,更不願轉身,任燦玥一怒!
「蘭蘭──」
「對、對不起!」谷蕙蘭一聲哽咽,就要奔離小亭,任燦玥攫住她的手腕。
他無法忍受她以這樣的方式要走出他的生命!「我要妳看著我,清楚的告訴我,妳的選擇!」
終於回頭的螓首,美麗的雙瞳,盛滿悲痛,透出懇求;懇求他不要再相逼,也懇求他……成全。
「我……我沒有你的勇氣,也請你……放棄吧!」珠淚顆顆滾落,紅唇顫著。
「放棄?!」任燦玥叱道:「放棄妳?放棄這件事?難道妳心中愛的……是大哥!」
「二少爺。」亭外傳來一個恭喚的聲。
谷蕙蘭用力甩脫他的箝制,和正要走進亭內的人擦身而過,任燦玥衝動要再伸手,走進亭內的聲阻止了他。
「谷姑娘順從而傳統,個性卻是外柔內剛,二少爺不該在此時感情用事。」一個看似比任燦玥年長幾歲,氣態斯文內斂的少年,平靜地道。
「此時不須你言常陵的廢話!」任燦玥對這個童年玩伴的出現沒好氣。
「真正的忠告,常是盛怒時聽不進的廢話,二少爺對谷姑娘不該感情用事!」言常陵不管眼前人的怒目,再次道:「谷姑娘已決定要嫁給大少爺,此事為城主親自定下。」
谷蕙蘭和兩位少爺從小情感好,尤其和二少爺最為親近,整個古城上下皆認定二少爺遲早會迎娶谷家千金,沒想到日前老城主竟要大少爺迎娶谷蕙蘭,城內上下一片震驚。
「爹是被那女人矇了理智,才會作下這種決定!」任燦玥忽瞇凜雙眼,看著下方的湖上曲橋,一個美婦,身旁牽著一個八、九歲的小女孩。
「袁灩娘和她最近來到古城的女兒。」言常陵隨著他目光看去。「聽說你曾救過這小姑娘?」
任燦玥沒回應,深沉的眼轉為寒凝。
「這個小姑娘很有意思,明明活潑好動,話卻很少,一天說不到幾句話,但成天笑臉迎人,很受下人們的喜愛。」
「她的一句話能左右父親的心意,她的一個建議能讓『斜陽古城』翻了天!」任燦玥雙目緊鎖著那牽著小女孩的美婦。
「老城主沉著冷靜,胸襟器量獨特超然,不是能隨意左右的人。」
「獨處高峰最是知音難尋,更何況能入父親眼中的紅粉知音。」冷冷的口吻,透出一股不屑的冷譏。
「就算老城主真對她有迷戀之情而特別照顧,袁灩娘入莊來,對莊內的貢獻,有目共睹。」言常陵就事論事地道。「連七門樓主都接受她。」
「父親因她而身受重傷,功體損及大半,終生難復,因此要我提早繼承『古城』,兩相較之,她是貢獻嗎?」
******
******
西南的「朝嵐古洲」內,一座最高的斜陽峰,正是「斜陽古城」座落處,斜陽峰地勢獨特,從下觀之,山峰巍峨矗立,高聳入天的野林古木環抱,朝有白雲霧繞,夕有霓霞綴彩,這座充滿傳說與神秘的古城,山下和山腰全是陣法、機關所圍繞,險要的地形更是令外人難以窺探。
「朝嵐古洲」內超過一半的產業盡為「斜陽古城」所有,古城之下共有七門樓主,皆住在斜陽峰下一座佔地廣大的古莊內,再加上散於各地的分堂,在江湖上,「斜陽古城」勢力龐大,更以劍術、陣法聞名。
「有聽說嗎?大少爺到現在都找不到行蹤,城主不但氣到內傷加重,還被二少爺接下來的行為震怒到一病不起!」
一群下人圍著幾個負責前方打掃、送茶水的老媽子和婢女,驚慌的問這幾天發生的大事,還有什麼最新消息!
平時古城紀律甚嚴,禁止下人這般談論主子的大小事,但大夥兒這麼不安,實是連著幾天的演變,古城上下充滿一股風雨欲來的詭譎!
七天前,古城張燈結綵的辦喜事,但是拜完堂後的新婚夜,大少爺竟然失蹤,整座古城上下惶恐的找了一夜,就怕是與「斜陽古城」敵對的門派趁大婚混進為害。直到第二清晨才知道大少爺竟和一個青樓女子私奔了,老城主當場氣昏!
「二少爺也真是,雖然知道他深愛谷姑娘,但也不該在這當頭,幹出這種事呀!」
老一輩的下人都用力點點頭,對古城而言,家醜一件接一件,還赤裸裸展露在來參加婚宴的各路江湖人眼前,實在難堪!
「才隔一天,弟弟就要娶兄嫂,還說正好貴客佳賓都在,直接再舉行儀式,這種醜事讓城主和夫人大怒。但二少爺強硬主導,城主重傷的身體根本阻止不了,連谷姑娘激烈反抗,都讓二少爺強迫行了婚禮!」
就算古城上下,包括七門樓主都非常不認同,但內心也清楚,城主倒下、大少爺跑了,二少爺本就是要繼任城主的人,就算發生了這種事,也撼動不了他準城主的地位!
眾人心知肚明,二少爺任燦玥,武功、劍術和陣法已盡得老城主真傳,甚至更青出於藍,城內年輕一輩都屬於二少爺掌握,老一輩的根本壓不住這些已成形的年輕勢力,在城主無法再視事的情況下,古城的實權都被他掌握在手中,無人能反抗。
「聽說谷姑娘被二少爺軟禁,連谷樓主想看女兒也沒辦法。」
谷蕙蘭之父是古城七門樓主之一,對事情演變至此,女兒被迫連嫁二夫,對方又是未來的主子,他的立場是最尷尬又為女兒難受的人。
「可憐的蘭小姐,大少爺的事已是打擊,隔一天又被逼嫁給了二少爺,簡直……二少爺把女人的名節看成什麼了!」
幾個看著谷蕙蘭長大的老下人都搖頭歎息。
「別再說『蘭小姐』還是『谷姑娘』,二少爺已下令古城上下要喚二少夫人,未來要喚城主夫人,言常陵成為協助他的大總管,其他老位置的人也都被調開。」城內,一些屬於老城主心腹的人,已被支開。
「常陵這小子,斯文穩重,對老一輩的人也很尊敬,只希望他能好好協助二少爺,別讓二少爺把事情越做越偏呀!」
「二少爺原本也是個內斂的人,為人行事沒這麼激動呀!」
「應該是谷姑娘的打擊吧!從小老夫人就只寵愛大少爺冷落二少爺,可是城主卻特別疼愛二少爺,把一切都給二少爺繼承,卻偏偏把二少爺最在乎的意中人指定給大少爺,二少爺當然覺得不能接受!」
古城內的人都知道,多年來,城主和夫人的感情一直不好,這幾年袁灩娘的出現,讓雙方的關係變得更緊張。
「城主也真是的,每個人都看得出來,二少爺對蘭小姐的喜歡已到了願意割捨一切的程度,為什麼還要這麼做?」
「斜陽古城」上下,每個人對任燦玥這段時間的行為雖感悖逆常情,心中卻多少有幾分同情的理解。
「妳,過來一下,這交給妳。」經過一群圍聚在一起議論紛紛的下人,有人拿著東西,喚出前方一群玩耍中的小孩,將一個托盤交給她。「麻煩妳拿給少夫人,少夫人喜歡妳,看到妳應該會有胃口吃下東西。」
袁小倪看著眼前的人,又看著托盤上,是一碗白瓷蓋盅,還飄著熱騰騰的食物香氣。
「去吧,小心拿好,少夫人在嵩石下的梅園內,勸她多少吃一點,身體才會好。」
「蘭姊姊就在前面的梅園內……」知道後,袁小倪忙點頭,她也好想見蘭姊姊。「小皮也想見蘭姊姊對不對?」
她問著攀在肩上的小松鼠,小心捧著食物,走過一道獨特的石雕門,看到前方綠野樹林時,叱喝與長矛橫阻在前,古城的守護武者擋下她的去路。
「我、我是要送食物給蘭……給二、二少夫人。」袁小倪嚇一跳,不解什麼時候這裏的守護武者這麼嚴密。
負責護守的武者檢查她端著的盤子,此時一陣低柔的聲傳來。
「讓她過來吧!」
「蘭姊姊。」看到幽坐前方大樹下的人,四周婢女和護守的古城武者加起來有十多個人,讓袁小倪有點忐忑的不敢上前。
「你們退下,讓我和她聊聊。」
周遭婢女猶豫著,因為二少爺的命令是寸步不離。
「短短的時間,在小孩面前,我還不至於做出傻事。」谷蕙蘭的聲既自嘲又沉重。
眾人退下去後,袁小倪手中的盤子被婢女接過去。
「小倪……」谷蕙蘭朝她擠出笑容。
「蘭姊姊……」小手被谷蕙蘭拉過去,才過不到幾天,眼前的人已比記憶中的臉還要瘦,雙眼還紅腫著。「妳怎麼了?妳在哭嗎?」
谷蕙蘭將她抱上膝,溫柔的撫著她的髮。
「是因為大少爺嗎?還是誰欺負妳了,找燦玥哥哥幫妳出氣,蘭姊姊現在可是燦玥哥哥的妻子呢!」袁小倪隨又拍拍自己的嘴。「不是、不是,娘說再過一個月要喊蘭姊姊,城主夫人,因為燦玥哥哥……呃,不,是二少爺要成為古城城主了。」
沒想到谷蕙蘭難受的閉起眼,接著像再也盛不住痛苦般,成串珠淚滑落。
「蘭姊姊──」袁小倪慌了,忙抬手擦著她臉上的淚。「我、我不說話,妳不要哭!」她不能理解發生什麼事,但她知道自己一定說錯話了。
「看見小倪,蘭姊姊就不難過了。」谷蕙蘭捧起她可愛嫣嫩的臉蛋。「小倪的眼和笑容是蘭姊姊最喜歡的。」
純真的臉龐、烏亮的雙眼、總是對人笑著,無瑕得讓人舒服。
「還有小皮,還是這麼乖巧的待在妳肩上。」谷蕙蘭輕撫著她肩上的小松鼠,柔聲低語:「遇見小倪的時候,一切都那麼美好……現在都變了,明明才在不久前一切都很好,現在……是環境改造了人心,還是環境壓抑了人心,他……更是變得……讓我既陌生又熟悉……」谷蕙蘭忽自嘲笑起。
「或許,沒有任何人改變,是我自己活在不願面對的世界裏面……因為我內心明明比誰都清楚正發生著什麼……只是我不想面對……」更多的淚隨著哽咽的聲淌落。
「小倪!」谷蕙蘭忽抱緊她,面容埋到她小小的肩上。
「蘭姊姊……」感覺到抱住她的人渾身顫抖,袁小倪慌亂的小手臂,只能效法的也拍著她的背
「蘭姊姊沒辦法走自己的路,我這一生都在為家人付出,其實我可以改變,但是……我沒有勇氣,因為我害怕面對改變的過程,更害怕最後的結果不如我想像,我已沒有未來,但小倪不一樣……」
谷蕙蘭再次捧起這張純真的小臉,一雙無邪的小眼,對她的話,只能懵懂的望著。「妳的眼有一般人少見的光芒,小倪,妳勇敢又堅強,妳替蘭姊姊走出古城,活出這個未來吧!」
●●●
古城山峰後一座竹籬圍起來的小木屋,清幽雅致,夏末的午后常見細雨霏霏,一張可愛的小臉趴在窗前,望著漫飄的雨。
「小倪,今天待在房內別亂跑,等會兒有妳最愛的甜湯喝,城內昨天出事了,今天乖乖的,別給人添麻煩。」一個老廚娘受託在今天照顧她,疼愛的拍拍袁小倪的頭道。
「可是,我要去找蘭……是二少夫人。」將小皮放到桌上後,袁小倪拿了點果物餵牠。
「找二少夫人……」老廚娘的臉感傷嘆息。「小倪,二少夫人她……」
話未說完,外邊傳來福姥姥驚恐的聲,像要擋住什麼,但來人嚴聲一喝硬走入小屋內!
「二少爺──小小姐什麼都不懂,讓老身去叫小姐來,讓小姐跟您說──請您別嚇到小小姐──」福姥姥展臂擋著氣勢強悍的任燦玥。
福姥姥是袁灩娘的奶娘,對袁小倪這個小小姐像個老奶奶一樣疼愛呵護,此刻她清楚任燦玥來意不善!
「讓開──」毫不留情的,任燦玥怒然出手,一掌擊開這老邁的身軀!
「福姥姥!」被廚娘護在身側的的袁小倪,看到被打飛撞上牆的姥姥,驚喊的跑過去,卻撞上以身軀擋住的任燦玥!
小小身軀馬上被任燦玥抓起,轉身帶走,福姥姥和廚娘嚇得追出,門外卻已無任何蹤影!
●●●
斜陽峰的西側偏峰上,原始野林環抱著一座形狀特別的湖,湖面呈兩道雙圓聯繫著之中一道岩石路,居高臨下,像一只切面葫蘆,相當獨特,原喚「雙月湖」,也叫它「蘆湖」,上一任城主直接定名為「雙月蘆湖」。
「燦、燦玥哥哥,你……你要帶我去哪裏?」被任燦玥環抱在臂彎內的袁小倪,忐忑問著任燦玥。他的側顏和眼角,是她不曾見過的冰冷。
疾走的身形,震晃得連攀在她肩上的小皮都改爬到她掛在身側的小袋內。
「妳喜歡蘭姊姊嗎?」任燦玥終於開口的聲,異常的啞沉,卻還是沒轉頭看她,只是朝湖邊走去。
「燦玥哥哥和蘭姊姊,我都喜歡。」不知為何,她怎麼覺得眼前的燦玥哥哥好像在哭,明明看來一點表情都沒有。
「蘭蘭很喜歡妳,從妳來到古城,她每天就一定要帶妳四處玩玩走走。」任燦玥神態悠渺,像陷入回憶。「這個小湖她常拉著我一起帶妳來。」
從袁小倪來到「斜陽古城」後,附近一帶的山峰常有他們三人的足跡。
「蘭姊姊說她不會武功,只有燦玥哥哥的輕功……可以帶我們上來這。」小手不解的撫上他深鎖的一眉,這天真的舉動,令他雙目瞬凝怔忡,隨即一凜。「燦玥哥哥可以再回去帶蘭姊姊來這呀!」
她想一定是蘭姊姊沒來,才讓他這麼不開心,只要有蘭姊姊在,燦玥哥哥的心情就特別好。
「我很想帶她來,但是……」任燦玥終於看向她,雙目寒慄。「她已經被妳害死了!」
眼前小臉震住,像一時無法理解他的話。
任燦玥將她放到一處高聳的岩石,與她眉眼平視,厲聲問:「是誰讓妳把食物拿給蘭蘭的?是誰讓妳把那碗被下毒的粥拿給蘭蘭吃?」
「毒?蘭姊姊死……死了?!是我害死蘭姊姊!」袁小倪被他的話驚嚇住,更被他猙獰起的面容給駭住!
「說,是誰要妳把那碗粥給蘭蘭──」他叱吼,怒扣住那小小的雙肩質問。
童稚的小臉不知所措,被搖晃的小身軀只有劇烈的顫抖,忽然一道小黑影從她腰間衝出咬住任燦玥一掌!
「小皮……」
「這是我替妳救回來的小傢伙,陪著妳到『斜陽古城』的同伴,對嗎?」任燦玥一掌抓住咬在手臂上的小松鼠,恨意是再也控制不住的翻騰,掐緊掌中的小動物。「告訴我,是誰要妳把食物拿給蘭蘭?」
袁小倪恐懼到腦袋一片空白,眼中只見到那越來越收緊的掌,活活扼住小皮,小皮掙扎的嘶叫。
「我、我……」
「二少爺!」言常陵穩沉的聲傳來。「她已經嚇壞了,回答不了你任何事!」
「那她可以直接去陪蘭蘭了!」
任燦玥鬆開掌,小松鼠的屍體在袁小倪呆恍掉的眼前掉下,大掌改為扼掐住那纖細的小頸項。
「我要將蘭蘭葬在『雙月蘆湖』,這兒的山湖,靈秀雅致是最適合她的。」無論家族長輩如何說,他並不打算將谷蕙蘭安葬在那死氣沉沉的族墓。「但是,只有她一人會寂寞……生前,她這麼喜歡妳的陪伴,妳去陪她吧!」
被活活扼住頸子的袁小倪,當雙腳離開岩石時,小腳難受的踢著,痛苦無助的想扳開那掐在頸上的掌,就像方才被扼在這隻大掌中的小松鼠一樣,喉嚨發出嘶啞的低鳴。
她看到之前雖然不怎麼喜歡笑,卻給人溫暖的大哥哥,此刻看她垂死的模樣,竟綻出笑容,那笑容令人悚懼,緩緩收緊的指掌像在享受她的死亡!
「二少爺此刻不能殺她。」片刻後,言常陵再次開口。「城主雖陷於傷病中,無法親自管事,但袁灩娘和幾門樓主皆有交情,她以二分劍氣袪毒療傷的獨特能力,是古城所需的,目前殺了她的女兒,對二少爺不利。」
「難道將繼承城主的我連處置一個古城內的人都沒資格?」
「一反傳統強娶兄嫂,尚可說是為情迷亂,七門樓主雖感違背禮俗還可包容,但殘殺婦孺,對您未來要繼任古城的城主之位將大受影響,就算您有絕頂武功,也得不到七門樓主真正的效忠。」
面對言常陵所言,任燦玥冷眸一沉。
「二夫人死於『三門邪教』中『門毒』的毒,表示古城內有內賊,二少爺若想報復『三門邪教』,就要坐實城主之位,七門樓主真心的效忠是最重要的;否則,空有城主之位而無實際效力的屬下,您心中的目標將難達成,要為這一刻的怒火而遺憾終生?」
平靜的聲解析著,任燦玥大掌鬆開,袁小倪跌落地上,她嗆咳著,幾乎吸不過氣,隨即顫抖的捧起地上小皮的屍體,抬頭惶恐的看著任燦玥。
俯視的眼很可怕,第一次,她知道人的眼神可以像冬天的冰雪一樣,發出凍人的寒冷,哪怕小小年紀,她也知道,那雙看著她的眼,透出比憎恨還要強烈的絕意,令人膽戰。
「別再拿那雙眼看我,否則我會挖出它。」面對那抱著小寵物屍體,童稚的面容對他充滿驚恐;曾經那雙純真的雙眼,對他滿是信任的依賴,這樣的轉變令任燦玥感到煩躁。
「小倪──」
遠方,袁灩娘尋喚的聲著急傳來。
「……娘……」被重掐過的喉嚨一時喚不出聲,袁小倪害怕的看他一眼後,慌忙地連忙站起朝母親奔去。
趕來的袁灩娘檢視女兒後,緊緊地抱住。
「出去!」任燦玥獰視眼前這對母女,喝叱:「袁灩娘,帶著妳女兒滾出古城,滾──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