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4~之二


「『闇深』一族不屬『三界鑰約』內受制的妖魔,代表任由本庭處置!」面對令人戰慄的黑魍古魔,天相不改其一臉無表情的酷模樣,一副公事公辦的宣告。

「呵呵呵,就讓我看看,小小神將如何撼動古老的原生妖魔!」對這忽來的轉變,瑁剡只是輕蔑地笑,冷視掌中白線!

「本庭就讓你知道,和人界落差千年的老魔物,該怎麼作廢!」天相另一手拍過腿邊側袋,一根長木棒飛到他手中,木針指向另一道白昊如晝的大柱!

烈日般的強浩,從柱內射出,纏上木棒針,隨著天相轉手運勢勾上白線,聖氣灌入古魔瑁剡的掌心!


「借日陽聖氣,白線──滌你暴戾魔燄──」


白浩線光從瑁剡頭頂與腳底射出,彷彿瞬間貫穿他的身軀,當天相直接將木棒針射入白昊大柱上時,白色火燄頓時從古魔體內暴衝而出!

以聖氣為燄,源源不絕的白昊聖火,焚滌瑁剡魔氣!

「轉裁庭」內各呈不同色彩的頂天大柱,皆代表自然界的各種浩氣,其中幾根大柱更是四大聖君親自賦予力量,白昊如晝的大柱,便由日帝下了日陽聖氣!

「看來,你比那個被本魔役使過的神將能力更高,呵呵呵──哈哈哈──千年後的人界果然讓人興奮!」哪怕淨魔之燄焚灼全身,瑁剡卻像不為所動般,青金眼瞳下的妖紅流紋,隨著他寒邪的陰笑,看起來更加猙獰、妖異!

「只可惜,能力再強,終究是低賤的人類,遇上本魔都只有死,你所能引用的聖氣也只有如此了!」隨著他狂傲的霸語,淨魔火燄中的他,形貌竟開始碎裂!

天相眉眼一肅,淨魔火燄會裂解妖魔形體,但眼前的景象卻是淨魔的白色火燄開始轉為黑色火燄,一股沉壓的魔息也再次瀰漫!

此時,天相身後的「地縛鎮柱」像受到這濃濃的魔氛邪魅牽引,竟開始異變,剝裂般的氣盪聲從柱內傳出!

「『地縛鎮柱』裂開了──」「轉裁庭」上,眾人驚喊!

深黑的頂天巨柱,竟開始出現裂痕,紅黑詭光從裂縫中綻射出,一路隨著裂石聲傳至最頂端,隨即馬鳴似的嘶聲大吼,「闇魍獸」不知何時已掙脫被銀棒針釘住的雙足!

「『闇魍獸』脫身了──小心──」

只見巨大的馬蹄重重地一頓,龐大的身軀,朝「地縛鎮柱」躍空而去,馬首一陣甩動撞上柱頂,隨即咬出一柄型態詭異的武器,它正散發著淒迷的紅黑幽光!

「是『碎魂』──快奪回『碎魂』──」

「闇魍獸」一落地,馬上被「轉裁庭」的眾人包圍住!

天相無暇分心,只是專注眼前的黑魍古魔!

「這一次本魔會親自扭斷你的頭,擰碎你的心臟,讓『光城聖院』再收一次星宮神將的『將魂戒』,呵呵呵!」

「再」收一次星宮神將的「將魂戒」?!他的話讓天相雙目一皺。

只見眼前的黑魍古魔,被聖燄滌化的意識魔形一碎,馬上再次從已呈黑色的火燄中匯形,且更加實體化的像在告知天相,他自持的力量,微弱得難撼動他分毫。

「本魔的意識隨時可再凝聚,今夜,『轉裁庭』注定滅亡!」古魔囂狂地道,隨著他再復的形體,黑色火燄已消失,他逼近天相。

「那就以魔煉魔如何?」猛地,一道瑩綠線光從天相袖腕內射出,纏上黑魍古魔的頸項!


「鎖魔絲──毀你成形意識──」


「鎖魔絲?!」甫感覺到纏上頸的絲線帶有威懾的氣息,且是一股久違的熟悉感!「這是……遠古神魔的氣息──」

瑩綠魔絲一翻轉,驚人魔威驀地爆發,黑魍古魔淒銳的嘶嚎聲幾乎貫破眾人耳膜,只見眼前被鎖魔絲圈套住的古魔,甫成形的軀體,從胸口以下再次崩碎,卻像腐蝕般片片融解、碎落!


「闇魍獸」見狀要衝來,卻被「轉裁庭」眾護衛們團團圍住,咬著「碎魂」的魔獸,無法吐出毒瘴,只能以重蹄撼踏,長馬尾怒掃眾人!

「以意識塑形的短暫軀體,擋不住遠古神魔的力量!」天相冷冷地道。

「妖魔竟和卑微的人類聯手──」古魔瑁剡挺著崩蝕的軀體,此刻無數密麻手指般大的黑蛇,一叢一叢的從他崩落的軀體內吐信,令人寒顫!「遠古神魔──本魔會要你們這群非魔非神的賤物──付出屠我『闇深』一族的代價──」
隨著他的淒聲狂咆,魔氣四散,瑁剡青白的冰雕面容也開始剝落,那雙猙獰的眼,在密麻的黑蛇群後恨光瞠射!

「『碎魂』──」黑魍古魔以殘存的力量,叱喚「闇魍獸」嘴中的武器,「闇魍獸」重蹄狠踹,大馬尾悍掃圍攻者,龐大的馬身已躍至主人身邊!

就在此時,地上忽現波波撩蕩的水光,隨即湍湍的水泉清音,伴隨著四周忽現的山林綠意,一時間,「轉裁庭」昊白如晝,日陽耀射,不同於方才天相引白色大柱所發出的聖氣,此刻威壓臨下的,是更浩瀚的日陽聖氣。

此時,一身晴空藍衣,頂著金色日冠的王者虛空而現,一頭銀燦髮絲,眉心中嵌鑲著金虹日輪,日輪左右各有兩道飛白流紋,此刻金虹日輪燦射火紅烈芒,日輪下綴著三點淺輝也燦亮起!

「純正的日陽浩氣──你是……日的聖君?!」感受到這股遠古時期,和至上界的日陽神對峙時,曾感受過的氣息,黑魍古魔一震!


「祈光聖印,八光化輪──退魔──」


日帝,軒蒼向颺,眉心日輪紅光轉動,虛空浮現一道極大的,以八種日燦曦光所成的環光圖騰,隨著日帝眉目一凜,八光化成鋒銳長劍,一劍刺穿黑魍古魔的顱首!

天相也收緊圈制的魔絲,再催「無聲之滅」施力於鎖魔絲上的魔氣!

在魔氣與聖氣,雙威同襲,經意識導引,「北北地境」邊緣,冰山陵線後的冰層下,一具被封印千年之久的魔軀,竟也同時受創!

一陣淒嚎再次響徹「轉裁庭」,古魔意識所化的殘軀爆裂,散碎成黑霧沙塵,「闇魍獸」在塵碎中消失,眾人未及逮住。當虛空日輪斂去時,「轉裁庭」再次恢復夜色中的寧靜。

「『碎魂』被此魔奪走,今夜功虧一簣。」想到「碎魂」將造成的死傷,天相憂慮地沉嘆。

「不盡然,此魔中了『無聲之滅』的神魔氣息,再中本帝的祈光聖印,聖、魔雙威經他意識直襲原身,十天內,此魔的意識難再化形出現,請『光城聖院』傾全力在這十天內找出封印之地,否則,此魔十天後再出現,無論是否實體,都將更難招架。」

天相領令後,內心更牽掛一事;黑魍古魔知道「將魂戒」,且言下之意,曾殺了星宮神將拿到「將魂戒」?!

看來要請大司聖命令各地的神將回報行蹤,想到可能真有同伴身亡,天相的眉目凜肅起。

月色將盡時,日帝已回到「昇曦之都」的「臨境殿」內,王者再次單膝盤坐於雲石王座上,另一足踩著王座下的清燦水光,支著顱側,緩緩閉上眼眸,沉思著今夜與「無聲之滅」最後的互動。


「和『轉裁庭』合作是為著引出黑魍古魔?」

「人界之難,我不在乎,但任何威脅到君上的存在,我皆不容!」「無聲之滅」冷冷地道。

「哪怕用聖君、神將為餌?」日帝此刻已明瞭她主動找上他的目的,雖是警示他們輕敵,更是想借聖院或聖君,進一步引出黑魍古魔。

「無聲之滅」看著他,美麗的紅唇揚起。

「對聖院、對聖君而言,妖魔是邪惡、要防備的對象;同樣的,對妖魔而言,人類,不過是可輕賤的玩具。」雙方互有目的,為著目標合作,她不排斥。

「蘭紫佑和蘭飛在妳心中,也是這樣的地位?」

「我不需對你解釋任何事,人界規範對我不具任何約束力,妖魔界亦任我來去,我『無聲之滅』要行之事,敢擋我者,哪怕是人界上父,敗我再說。」

她傲然地步過他身邊,夜風低迴中,那揚起的金色髮絲已再成漆墨黑髮,她從金色神性再次回復成黑色魔性,回以挑釁般的淺勾唇角。

「不想被當餌,拿出能力吧,軒蒼向颺!」
瞬間,他才知道,夜的氣息能醉人,那夜魅中回首的低眸與紅唇,在如緞的黑髮中,美得令人心懾。


「無聲之滅,蒼將!」
日帝緩緩地睜眸,看著手腕上的黑色弦月,這是她握住他的手腕時,所烙上的「夜魅之印」,想來是報復之前,他借「闇魍獸」出手警告的回禮。

「遠古神魔,帶有神性力量的妖魔,果真難纏!」日帝不禁一喟,搖頭嘆笑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