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4~三

日已過午,北北地境最偏遠的連峰雪崖上,一道黯然的身形獨坐高峰覆雪的突岩。
 
蘭飛繫著深藍厚斗篷,單膝屈起,風中飛揚著栗色長髮,眉心隱隱似透出一抹櫻花印子,卻不甚明顯,寶石般的光澤時掠而過。
 
淡紫的雙瞳,無神得恍似失去了焦點般,恍凝前方一片冰原,原本一張清靈,朝氣透人的容顏,此刻憔悴而黯然。
 
髮色呈現封印解開後的模樣,櫻花印若隱若現,肌膚維持著未解封印前的膚色,體內流竄的氣息,散亂了她一身的靈氣,猶帶著氣息主人的怒火與……激情,深深地悸動著她!
 
月帝以夢境再透過「魂神之軀」,將屬於他的氣灌入她體內,就算尚未佔有她真實的身軀,聖君的氣烙印在她體內流竄!
 
在她身後大樹的枯枝上,一顆圓滾滾像蛋又有一張小狗臉的「日出之形」,縮著雙翅略帶一點心虛,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片刻後,再小心翼翼地飛到她身旁不遠處,見她沒反應,圓圓的身軀再挪近一點點,發現蘭飛還陷在自己茫然的獨思中,牠再移過去,猛地,大掌捉住牠!
 
「吱嗚──」
 
還來不及多哀兩聲的「日出之形」,眨眼被拋向虛空成一個小黑點,蘭飛伸回手,想起和月帝在夢中的一切,沉鬱心中的難受,再次揪擰起!

éééé

在月帝的月夢術內,形同他親口所下的結界,一旦入了月帝的結界,任何術法幾乎都失去功能!
 
「告訴朕,妳真的這麼討厭我、恨我,才會不停的違背、避開朕──」
 
垂紗內,半身赤裸的蘭飛,迎視上方的王者,那雙充滿指責與憤怒的冰厲藍瞳,威逼的俯瞰!
 
「朕細細呵護妳的一切,卻是換得妳一再的戲耍、欺騙!」
 
她想搖頭、想說話,卻在他狂怒逼人的模樣下,紫瞳僵凝,一時間,萬般情緒湧上,最後蘭飛別開頭,大掌扣住她的下顎,扳回她。
 
「將朕的警告置若罔聞、將朕的心情隨意踐踏,春之聖使,好好記住今夜───這烙在妳體內的懲罰!」月帝雙目獰光一迸,再次粗暴的覆身吻住她。
 
在月帝的結界與箝制的力量下,蘭飛難以反抗,只能閉緊眼,當她騙取月帝的力量反算計他時,就知道遲早要面對他的盛怒,如今,任何羞恥與難堪,她都只能接受!
 
心雖這麼告訴自己,但是當唇上的力量更加狠吮,身下的衣物被撕扯開,一膝頂開她的雙腿,迫她敞露更隱私的幽處時,她的身軀震顫一下!
 
「不、不要……」蘭飛驀然睜開的眼,對上他眼中的危險,隨即恐懼地反抗起。「我不要,住手──」
 
「為何不要!」月帝厲叱,抓開她企圖遮掩的手腕,要她赤裸裸地展現一切!「妳曾不惜對朕下藥,只為了要回自己的靈力,現在朕給妳
 
面對任何妖魔,蘭飛都不曾卻步,但今夜的月帝讓她從心膽戰,她不要月帝用這種帶恨的眼光,不要他對她的一切充滿報復,那雙過去縱然對她生氣,也始終帶著呵護的眼,如今渴求吞噬般燃著殘酷與慾望的獸芒!
 
「月帝……求你,不要……」感覺到灼熱的慾望堅硬的抵上,蘭飛戰慄地在他覆來的唇瓣上低語。
 
「春之聖使,妳真是讓朕又愛又切齒,將朕折磨得 好苦!」
 
回應她的低語,月帝唇角狠勾起,大掌箝住她的腰,蘭飛紫眸瞠睜,隨著撕裂的衝擊貫穿,在他肆虐的律動下,痛苦激喊!
 
綺燦如夢的星辰大海,月暉灑落的月砂,在沒有時間的夢境中,映照著床榻上交纏的身軀,一具如月光凝化般的美麗軀體,卻充滿王者的霸氣強悍,狂亂地一再佔有身下的人!

éééé
 
夜空中,無數爍亮的星子劃過藍黑天際,落入星辰大海內,瞬間點亮海夜,星浪湧送醉人的星海濤音。
 
被月帝抱在懷內的蘭飛,紫瞳空茫地映著星海夜空,大海蕩漾著燦爛銀河。
 
這是一場夢,她甚至還在夢中,但,肉體的疼痛,身軀感到虛弱而破碎,卻又真實得讓她無法告訴自己,這只是一場夢!
 
一種情緒在體內繃緊,當蘭飛斂下眉時,才知道淚滑下她的臉頰,將面頰埋在臂彎主人的頸窩中,不願以此時的模樣面對他。
 
感覺到懷中人的異樣,月帝只是收緊環抱的雙臂。
 
「放……開我。」蘭飛深吸著聲道。
 
「這一輩子都不可能!」
 
「你……已經……做了你想做的事,解開月夢術讓我回去。」
 
「朕想做的……對妳只怕永遠不夠!」
 
「你還想怎麼做──」蘭飛在他懷中掙扎起,惱怒大喊:「我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,如今,我的身心更任你剝盡,這殘存的尊嚴,請月帝陛下你高抬貴手留給我!」
 
「妳認為是朕傷害了妳嗎?」月帝握住她的雙肩,逼她看著自己。「在銀月古都,風妖的事,妳沒和朕作任何商量便擅自對朕下藥,接著消失無蹤;再見妳,是一具封在紫晶層下的半軀,知道差一點永遠失去妳,妳可曾想過朕的心情、朕的感受!」
 
一抹沉怒和痛苦交織的眸芒浮現在月帝眼中,瞬間攫住蘭飛!
 
「妳一再的躲避,朕只能用盡方法尋找妳的足跡,害怕妳可能再度遭遇任何危險。如果,朕求妳,求求妳別再避開我,不要再瞞著我做任何事,更別再將朕拒於妳的生命之外……飛飛……」
 
「月帝……」
 
當她抬手撫上他沉重的面龐時,四周星夜與月砂像昇華般,景象開始朦朧,夢境散去!

éééé
 
「天御……」是她傷害了月帝,又逼瘋了月帝!
 
此時,遠方一顆怒沖沖地飛回來的蛋,見到她環抱自己,埋在膝上的模樣,不禁又內疚地飛到她肩上,「日出之形」低叫地想安慰她,馬上再被大掌一把握住!
「吱嗚──」
 
蘭飛站起,握緊掌中的「東西」,靈力灌於掌中,用力甩臂兩圈,然後再狠狠地拋飛出去,這次「日出之形」幾乎是沒入地平線的一端!
 
「以後我絕不會再輕忽一顆蛋所帶來的危險!」陰險的小狗蛋暗算她,害她受困在月帝淫威下,任他摧殘一天一夜,她知錯是一回事,被人算計的仇,又是另一回事。
 
「『摩波圓般獸』東方祥獸,是嗎?是該找個時間引薦給夏,小火球對解決蛋最有辦法了。」
 
蘭飛站起身,掠過髮,粉白光芒掠髮,斂整一身散亂靈氣,眉心櫻花印隱去,白髮也回復到沒有任何封印跡象的模樣,轉身離開這冰崖高峰。
 
直到夕陽西下,蘭飛遊遍了附近各個冰雪景色,平定心情後,才轉回落腳的小村落。
 
看著遠方,殘陽綻燦,她抬手遮擋那瞬燦的霞光,今天的霞光真是刺眼到讓人皺眉。
 
此時終於從冰原一端千辛萬苦飛回來的「日出之形」,氣呼呼地鼓著雙翅,牠一定要找那個白髮臭丫頭算帳,竟敢把神聖的祥獸連續拋擲,未來在光城聖院別想有好日子過,絕對請司律庭特別關照她的一切行為!
 
就在接近村落要朝小屋飛去時,「咚」的一聲,牠好像撞上了什麼,頭暈目眩地掉下!
 
「日出之形」振著翅再爬起來,前方好像有一道透明牆,牠湊上前,發現有另一個自己在對面?!鏡子!這裏怎麼會有鏡子?
 
牠飛來飛去摸索,發現這鏡子超乎牠想像的大,而且隱透一股詭異的氣息!
 
就在「日出之形」歪頭好奇觀察怪鏡時,在天邊的霞光殘照中,牠發現鏡內照出一條下山往村子去的路,竟見一道白髮、深藍斗篷的背影走在其中!
 
白髮丫頭進入鏡中世界!「日出之形」慌得拍翅飛高又飛低,因為牠看到鏡中的高峰有另一個身形緩緩浮現──一個青黑長髮,長著紅褐雙角的妖魔!
 
是鏡魅!從「沼綠古城」脫身的遠古妖魔!連堤懷爵爺和大司聖只怕都對付不來的大妖魔!
 
「吱──」牠拚命以身體彈撞鏡子,卻進不去魔鏡中的世界!
 
看著鏡內一路遠去的蘭飛,「日出之形」焦急地在這一端嗚嗚叫,不曾發現另一道圓形黑洞的詭影浮現身後,當牠發現時,詭影瞬間吞沒牠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