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4~之四

走進小村內,蘭飛發現今晚異常的寂靜,夜幕才落,正是晚餐時分,家家戶戶燈火通亮,應有另一番夜晚生活的喧嚷。可現在雖然家家戶戶的燈火依然通亮,卻無平日的擾嚷聲息,像有一股看不見的陰霾沉壓四周,更沒見到雪地上有「雪嵐嚎」在村內各處奔繞的蹤影。
 
「雪嵐嚎」是「北彎石林」才有的雪山凝獸,身軀像熊般高大,頭像虎和狼的綜合,看似兇狠猙獰,卻是相當溫馴的親近人。白天化成盤繞高山深處的濃霧,入夜會陸續來到小村內,吃每家每戶特意留在門戶前的食物,也幫村人巡邏守護。
 
據說「雪嵐嚎」比人類還早就在「北彎石林」,從何而來無人知曉,只知「北彎石林」的氣相當純淨,妖魔不愛進出,能在此棲身,定然非邪惡,因此幾世紀以來,「北彎石林」的村人早已習慣入夜必有牠們的身形守護。
 
「雪嵐嚎」不近魔穢雜氣,如今村內竟未見行蹤?!
 
夜空,月色朦朧,淒清月影,讓這片銀白世界,似浮動著一絲異樣,就在蘭飛沉目時,在前方轉角的雪地上竟見一抹幽白青影,又隱隱似實體浮現,緩行在雪地上。
 
就在蘭飛沉目時,一抹紅光瞬掠,她訝然抬首,夜空驚現橘紅血月,詭邪的月色下,似有一片無形大鏡矗立,映照出另一模樣的小村子?!
 
只見眼前映照出的村落,都是白晝的生活景象,大人與小孩在村落中進行著日常生活行動,幾乎是全村的人都在眼前這幅「白晝生活街道中」!
 
「嘖,古老的原生妖魔,能做的,就是不停的故弄玄虛?」蘭飛緩扯唇畔道。
 
從一靠近小村落,一股微刺的悸動從眉心不停浮上,這種異樣就和「沼綠古城」一樣,上父賜予的「淨琉光」會對古老的原生妖魔產生反應!
 
「迷人的獵物獵殺起來,果然令人特別興奮!」淒迷的雪夜中,一陣低沉的笑聲傳來,撩盪四周不明的詭異氛圍!
 
「誰是獵人,這個答案不如讓本聖使來告訴你!」
 
蘭飛身形不動的沉睨周遭,回應她的,是更加森寒的氣息陡降,夜色變調成渾濁的迷離,此時,忽見血月下的峭崖,高大的妖魔身形浮現!
 
「鏡魅」希達,青黑的長髮下,一張相當妖美的面容,一雙與唇色同樣的紫紅雙瞳,透著對獵物貪噬的獰光與……興味!
 
「哪怕經過千年,人類的天真,依舊取悅著魔。」
 
此時周遭忽現十多個人幽立雪地,男男女女皆有,蘭飛看得出這些人都是村中人,個個神態僵冷,雙目泛白,不見眼瞳!
 
蘭飛蹙眉,眼前這些神態空洞的村人,和「沼綠古城」那些被吞噬靈識,連肉體都成行屍走肉而成一抹幽影的城人似有不同。眼前這些人,是「鏡魅」用鏡影化出的空殼嗎?!
 
「就不知受人界推崇的『光城聖使』能取悅魔到什麼程度。」
 
隨著希達話落,雪地上的村人,空白的眼忽現青色瞳芒,一團團的紅色氣霧從他們口中透出,接著猛然躍起朝蘭飛撲來!
 
「櫻紛──化刃!」
 
蘭飛揚手,霎時,無數櫻瓣虛空漩湧於她的掌心上,隨著她一聲喝令,紛飛的櫻瓣凝匯成一把長刀!
 
鋒銳一上手,眨眼之瞬,刀光迴身錯影,接連疾光殺向撲上的人,數名中刀者的化影也瞬間定住!
 
隨即,痛喊的淒嚎幾乎貫穿蘭飛耳膜,只見另一面映照出村民的鏡子,數名村人神情痛苦的倒下哀嚎,都是她所傷的化影!
 
「這……」蘭飛一怔!
 
「原來所謂保護人界的『光城聖使』,才是屠殺人類的凶手!」希達嘲諷的冷語。「一旦形貌入『魔懾鏡』,鏡影形成就與實軀相通,魂識更受我所掌握,一舉一動皆聽我令!」
 
看來,這座小村內的人,早已全被誘入鏡內,她只要傷任何村人化影,另一面鏡內,真實的村民就受傷!
 
「妳可以儘量殺,一夜過後,只怕是世人所尊重的『光城聖使』屠盡這座小村落所有的人!」
 
當四周的人再撲上,蘭飛迅即退身,既難以再出手只能避開,但攻擊的態勢卻越見兇猛!
 
「無法出手嗎?那就讓魔替『光城聖使』解決難題吧!」嘲弄的聲迴盪。
 
只見周遭村人化影忽個個舉起雙手,呈現毫無防備的模樣,接著脖子浮現一圈紫紅氣霧,當氣霧透頸,村人化影竟消失!
 
蘭飛一驚,因為另一面鏡子內,村人的軀體也同時間斷首,鮮血噴濺出的同時,屍首分家的軀體竟猛然爆碎開,一股股的鮮血伴隨著一具具斷首的身軀,碎屍灑落一地!
 
鏡內的村民卻對滿地駭人的鮮紅血肉無所覺般,踩著成河血肉來回在街道上,進行日常生活!
 
「人類鮮血落地的聲帶著顫吟,這種哀鳴,真是悅耳。」希達沉醉似地道。
 
當紫紅氣霧又開始在其他村人的化影身上出現時,蘭飛怒然一喝!
 
「住手!」數道粉色光流隨著蘭飛再出的櫻蹤術法,飛向被氣霧纏頸的村人,「櫻之瓣,清光化流──」
 
淨化村人頸上魔氣的同時,蘭飛蓄勁的另一掌怒然打向「鏡魅」所立的峭崖!
 
「憤怒嗎?」面對狂瀾浩氣,遠古魔者自若擋下。「光城聖使的職責是捍衛人界,如果被自己想保護的人類不停追殺,還能堅守立場?」
 
隨著希達的話落,無數紅光爍影再竄四周虛空,似見一面面鏡子豎立成長廊,雖又消失,接著只見更多村人的化影浮現,甚至一人幻化五、六道身影,眨眼間,無數的人潮從四面八方各處林立,密密麻麻地包圍住蘭飛!
 
「鏡子可以複製一切事物,甚至鏡中鏡,以一複化多數,面對這些數百上千的重複化影,讓我想想,崇高的聖使最後會殺了這些人,保自己的命,還是感人地犧牲自己,保全這些愚蠢的人類?哈哈哈──
 
當青色瞳芒從他們空白的眼中迸出,紅色氣霧也隨著從口中逸出,四面八方的狠厲圍殺已對著蘭飛而來!
 
蝶櫻流幻──降春引瀑──
 
蘭飛再起掌,虛空頓時爆湧如櫻的粉色迷蝶,隨著她一足重踏雪地,激濺地上霜雪高躍,數以萬計燦旋的粉蝶穿梭霜雪,隨之竟與霜雪同化,變成數丈高的冰牆,將蘭飛護在其中。
 
冰牆暫時擋住四周的追殺,卻擋不住推湧的人潮連續捶擊,須臾,冰牆已現裂痕!
 
此時,難以窺見的冰牆內,竟見縷縷白色昊光透出!
 
「嗯,至上界,春之神的氣息。」希達雙目一凜。
 
當開啟封印的聲響徹夜空中,四面冰牆亦隨著昂然的聲崩碎
 
奉天地之名,穹蒼聚氣──
 
叱揚的聲傾盪四周,碎揚開的冰牆隨著迴風,捲掃一片雪寒蒼霧,迷濛了視野!
 
日月,開我封印──
 
壯浩聖氣像驚爆的氣流,威勁悍掃四周邪氛,化影人潮也隨之消失。當蒼茫霧影斂去時,只見夜空下,一道明亮的身影,像反襯這詭迷的淒夜般,栗色長髮帶著生氣般揚舞,金穗的肌膚,寶石般的櫻花印浮綻眉心,傲然而立!
 
「果然是美麗迷人的好獵物,得不到堤懷,妳倒是個不錯的選擇。」希達紫紅妖瞳瞇起。
 
「哼,我該告訴你,光城聖使最終任務──除魔──」只見蘭飛拔身飛起,朝「鏡魅」希達所處的崖峰高處而去!「櫻之瓣──點鋒化銳──」
 
數道粉色毫光,隨著蘭飛馳騁的身形,在她昂喝中,毫光吐豔成箭矢光速,攻向「鏡魅」!
 
希達不閃不避,紅褐雙角下的邪美面龐,冷冷揚笑,當數道雷厲威勁擊向峭崖,夜空血月和希達的身影都忽然消失,才感異樣的蘭飛驀然回身,只見四面與她同高的血紅大鏡,前後左右映照出她的影像,隨即四口血鏡轉為張著血盆大口的魔獸,朝她猙獰咆吼!
 
蘭飛欲再出手,卻發現她的身軀動彈不得,意識到方才的血鏡攝取了她的鏡影時,紫紅氣霧已纏繞上她的頸子!
 
「上等靈氣,美麗的姿色肉體,本該好好享用再殺,只可惜,本魔此時最想的是──撕裂光城聖使!」
 
在蘭飛瞠目中,霧氣已穿頸,鮮紅血霧濺灑!
 
「看來,能承上界封印的光城聖使,果然有幾分能耐!」再次出現崖上的希達忽道。
 
當眼前一身朝氣的身形應聲裂解,卻不見任何幽影氣息散出,而是一件碎成片片的毛線織物!
 
「這下,可真要好好感謝天相親手所織的衣物了。」鏡外,一處覆雪的高岩上,解開封印的俏顏,雙眉冷揚。「之前在大海沒用到,今天可用上了。」
 
蘭飛俯瞰著下方情況,攻擊「鏡魅」的,是以浩氣織成的衣物,再注入春之印的氣息所成的化身。
 
落難海上時,天相借「轉裁庭」內擁有各種自然浩氣的大柱為織線所成的衣物,託紫微帶給她,就是讓她遇險時可用;因為唯有自然浩氣所化成的替身,能瞞過妖魔。
 
此時,碎裂的衣物竟成各色浩氣光絲,在希達周身穿織成網,虛空再現白金燦色光點,飄至網上!
 
「風湛聖天使的『淨琉光』?!」希達愕然!
 
光暈落網,一張浩氣織成的網像被點化般,頓時聖浩光輝大綻,成一張煉邪網,罩住「鏡魅」希達!
 
此時夜空傳來震盪的崩響,困住村人和她所處的兩面大鏡崩碎,村人全倒在村內的街道上。
 
看來,此地氣息太純淨,不利妖魔的魔威施展,不同於「沼綠古城」,在此,「鏡魅」無法在短時間內吞噬掉村人的靈識。就在蘭飛思忖時,一旁再次傳來彈撞與憤叫的聲,她一嘆。
 
「用法術困住你是不得已,當時讓你再彈叫下去,讓『鏡魅』發現異樣,事情就棘手了!」
 
一旁,「日出之形」在術法所成的牢籠內,氣呼呼地彈撞!
 
「乖一點,幫你解開術法,還有,別在這時候對我耍靈獸的派頭,否則──」話未完,身後幽沉的聲音響起!
 
「卑微人類承得上界一絲氣息,也妄想能撼動古老妖魔──可笑!」
 
蘭飛甫回頭,強大的魔威迎面而來,猝不及防地一擊,手中的「日出之形」如斷線風箏般飛出,蘭飛的身軀由高處墜落,重重摔入雪原!
 
「『鏡魅』希達狡猾難測,鏡中遊戲是他獵殺的前奏,能力僅次於『黑魍古魔』,某種程度來說,比『黑魍古魔』還難纏,讓他脫身,這北方大地免不了一場屠戮惡夢!」「界賢者」堤懷,脫俗的眉目凝著一絲沉重。
「為應付北方的變局,在『天穹罣氣』順利取得前,光城聖院的三名神祭司,聯合天尊、地皇共同煉成『誅魔印光』,能暫時困住這些古老魔物,此印光已交由兩名身分尊貴者,往北方而來!」
 
「三名神祭司和四大聖君中的天尊、地皇所共同煉化的『誅魔印光』,竟只能暫時困住這些魔物?」蘭飛訝異。
 
「古魔和『鏡魅』可好比魔界神祇,若遇上,以智取驅敵為要,千萬不要對戰過久,否則是置己於險境。」
 
「小、小日出!」從雪地上強撐起的蘭飛,腦海迴盪的盡是「界賢者」的告誡,體內的靈力更像被打亂般,她咬牙忍著劇痛奔竄全身,卻看不到「日出之形」的行蹤!
 
原想借「北彎石林」的純淨氣息,再用上父的「淨琉光」,可暫時逼離「鏡魅」,沒想到她太低估了古老魔物的力量,但為免村人遭毒手,她也只能挺身冒險。
 
「『春之神』都得對我顧忌三分,就讓妳認清,一個仰賴上界鼻息的人界聖使,在真正的妖魔眼前,是如何的可笑!」眨眼間便來到雪地上的「鏡魅」,邁步逼向重傷的蘭飛。
 
「櫻之影──嵐鋒散形──」
 
蘭飛強忍傷勢,再運術法,當粉櫻燦影轉成濃烈霧氣,迷惑來者所見,無形氣霧,一碰魔氣,頓化帶著雷閃的風刃一阻來者!
 
「青泉──」蘭飛朝天振喝,就在夜空昊光翻湧時,卻見另一道龐大的魔息盤旋天際。
 
在蘭飛一愕,忽地,一記重擊透胸,鮮血奪喉,她被擊飛數丈,更讓她震驚的是──青泉杖竟落不下地面?!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