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魔思/再臨的魔君~之一

  

霧紅與黑瘴迷光,交錯著邪魅詭譎,舉目所見盡是懸空的斷石、峭崖與迷林,還有不少看似頹圮、荒廢的城鎮,甚至僵石化的遠古奇獸飄懸,全是數千年來,被塵封的遺跡,皆被放逐在這處由至上界與妖魔界交疊,形成的另一個獨特時空──「虛滅邊地」。
 
「虛滅邊地」下方的無底深淵,是各界罪人的靈識散塵、形體解化後,混雜而出的「噩饜離氣」,一旦墜落其中,魂識、形體解離,成了「噩饜離氣」的食物,因此天、魔兩界對此共下封守封印,此處也是兩界禁地。
 
在這幾乎是毀滅和靜止共存的時空內,無數歷史遺跡飄蕩,其中一座山崖,滿是灰白殘林,陡峭崖壁無數的片岩突出,交錯險惡的尖柱怪石,其中一片極為突出的平石,石上有一道清濛白光掩身的身形,似是單膝跪坐,面容都在清光中而難以看清,四周更繞著一圈白色聖光,在一片淒迷沉幽中,這份白顯得突兀!
 
未幾,下方的「噩饜離氣」翻湧,推擠著氣流,每隔一段時間,「噩饜離氣」便會爆發般的躁動,讓這處幾乎靜止的邊界時空有了浮動與震盪,虛空飄浮太久的遺跡便因脆化而散落,讓下方離氣吞噬。
 
在離氣震晃下,石上的清濛白光受到影響,似見清光產生錯影,漸漸從清光內伸展出幻化似的羽翼,流洩出淡淡銀光,隨又在震搖停止後恢復原狀。
 
此時,遠方一處盤踞天際的藍黑毫光忽開始變化,隨即竟成一道翱翔的黑色大翼,展翅而來!
 
「妖魔?!」清光中的人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魔息!
 
當一道悍拔英挺的身形來到平石前的虛空,下方騰湧的「噩饜離氣」竟瞬間平靜,連瀰漫四周的紅黑離光也退散開,當對方踏出步伐時,離光竟化成階梯,像在恭迎來者,延伸至平石。
 
來人一身華貴的深色服飾,黑色長髮,暗紅的額飾與頸環皆嵌攀著相當特別的圖騰,一身不怒而威的雄渾霸氣,面龐邪俊到充滿懾人的異魅,睥睨石上的人。
 
「至上界的人?為何闖進兩界禁地?」
 
石上的人不說話,甚至對來者開始凝聚敵意,因為周遭的白色聖光開始擴大,明顯抗阻來人。
 
「黑之污穢,再前進,唯殺不容!」冷冷的聲從光中逸出。
 
「污穢!」回應這聲充滿輕蔑,是魔威震盪整座脆化的山崖殘林,無數殘石崩落!「敢對我魔皇大公放肆的,唯無知者。」
 
「魔皇大公……妖魔君王!」光中的人低喃。
 
「未全的天使靈光,卻有不下於聖天使的聖氣,你是誰?」
 
話甫落,無數如繁星碎影的黑白芒光,罩住眼前的清光身影,在妖魔君王雙目精芒一迸中,石上的人,一身掩護清光霎時崩碎,銀色的長髮頓然揚舞,絕寰靈俊的容顏,紫藍色的眸子怒凜,掠瞳的英炯既灼人又懾人!
 
眼前的銀色天使,背後的雙翼,不同於一般潔白的天使羽翼,更不像聖天使,莊嚴的十二道大翼,而是由銀輝與陽光所凝化出的如夢幻羽,銀浩燦亮得幾乎不似真實。
 
「銀輝、幻羽,帶有晴空掠影的紫藍瞳眸……」妖魔君王一瞬怔恍了。
 
失去清光聖氣的掩護,更可見石上的銀色天使,被一根指長的尖岩刺穿腳盤,另一肩膀也被從岩壁延伸出的柱尖石刺穿,「虛滅邊地」對至上界的天使靈軀相當不利,以致他只能暫時單膝跪坐,在不停耗損自身靈氣撐持下,唇角已沁血絲。
 
妖魔君王的黑瞳忽緩緩轉成金色雙瞳,黑色魔君外形更轉化為璀璨金髮的大天使形貌,陽光澤被般的明耀,朝石上的銀天使走去。
 
「傳言有個天界之輝,是『天穹界父』的一滴血和一滴淚,在聖靈守護下孕化,至上界以聖光重重保護,雙翼更是神聖的幻羽。」魔界君王蹲身與他平視。「好一個連魔界之主都迷惑的天界之輝,銀天使,聖殤。」
 
「黑色魔性、金色神性,遠古神魔……」面對那雙鎖視的金色眼眸,銀輝長髮下的美麗唇瓣只是緩緩地道。
 
「此地常久沉浸離氣中,若不及時治療,傷口將潰爛難癒。」此時,帶著淺淺光流的血絲再次淌落銀天使唇邊,金髮魔王伸出長指撫拭過他唇邊微沁的血紅。「本君替你療傷吧!」
 
銀天使,聖殤,雙眸精光一凜,一股迫人聖氣再次從他身上發出,怒對眼前的人。「自甘墮魔者──放手!」
 
妖魔君王沉聲而笑,殘弱的聖氣逼不退他,甚至改握住眼前人的下顎,黑色大翼振揚開包圍住銀天使,退去那雙溫柔金瞳,變成狂狠的墨色雙瞳。
 
「你認為『魔』是污穢的,是嗎?那本君就染黑神聖的天界之輝吧!」

 
 
★★★   ★★★    ★★★    ★★★  ★★★
 
「思念的波動。」
 
淡淡的在空氣中,凡人難以察覺,但擁有「半神魔人」血統的「大海之主」舞天飛琉已感覺到那份不尋常的脈動。
 
悠臥長椅上的舞天飛琉,一頭充滿豐沛生命力的蒼藍長髮下,是一身隨興俊雅的少年裝束,半神魔人的血統,某種程度和至上界的聖天使一樣,性別未定,必須到成年或特殊原因才會定下性別。
 
來到陸地後,「大海之主」就一直以少年的性別行事,此刻,他支著顱側看著眼前佇立落地窗前的銀髮少年。
 
「這股波動充滿思念,帶著古老的魔息,嘖嘖,發出這股波動不是一般妖魔呀!」和「無聲之滅」蒼將的氣息感很像,卻是更為深沉的魔息。「你……惹上誰了?」
 
「聖使身分難免招事,不足為『大海之主』所聞。」冬之聖使,翔,環胸側倚在窗前,看著窗外一片花燦豔景,淡然道。
 
「反正無事,我有興趣聽聽這不足為我所聞的事。」舞天飛琉放下手中的書,表現一談的興趣。
 
「『大海之主』想知道,翔這兩天會書文一份上呈。」
 
「書文一份上呈呀!」舞天飛琉挑眉。「真是好個聖使,規矩的言行、端正不茍的作風,原來閒聊對你而言像做報告,還是你對說話有障礙?」
 
面對舞天飛琉的調侃,窗前的人沒有回應,對這圍繞的思念波動,神情是一貫的淡漠。
 
「話說這種事發生在你們姊弟身上,倒是不引人訝異。」舞天飛琉悠述他所認識的這對姊弟。「蘭飛引動月帝的癡狂,連遠古神魔『無聲之滅』都對她細心照顧。但,要我看來,你,『冬之聖使』可比她更招人,無論氣息、渾身散出的靈光,該說,你和這人世間格格不入。」
 
銀色長髮、靈逸俊美的容姿、寡言孤傲的神采,從一初見,舞天飛琉就對他深感興趣。
 
 
「你和學院長倒有點像,空靈得像泡沫幻影,就像生長在孤崖上的淒絕,危險又撩人,因為你能引動妖魔的憐意,但是孤高冷傲的神態,又勾動魔心的噬狂。」和學院長淵源不差的舞天飛琉打量著冬,說道。
 
「『大海之主』說笑了。」
 
想起日前,莎婷的傳令,冬眉目沉斂 
●●●

「擔任魔界貴客的護衛?」

「是、是呀!」雖是聖院命令,但對冬傳達這種事,莎婷也掙扎很久,因為她清楚冬有多厭惡妖魔,現在居然要他保護妖魔。

「身為光城聖使,我只知擒殺妖魔,這個任務我難勝任。」

不意外他的回應,莎婷輕咳一下,道:「這是上父親自下的命令,我只是先轉達,過兩天,大司聖會來對你下正式命令。」

大司聖就怕他耍性格,所以叫她先行打點安撫,畢竟以冬對妖魔的態度,要他接令得費功夫。

「何種身分的妖魔貴客?」冬皺眉,竟由上父下令,大司聖執行,還要光城聖使親自護衛?

只見莎婷的眼神稍稍飄移了一下,讓冬更加疑惑。

「這、這個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是位身分不凡的……妖魔貴族,他來人界的一切安危,聖院有責任。」

對冬傳令,要嚴正不苟;因為四位光城聖使中,冬是不亂開玩笑的人,他有疑惑或者不認同的事,就是活生生的鐵板一塊,哪怕學院長和上父出馬都不見得有用。

「北方變局太大,『黑魍古魔』和『鏡魅』希達已脫出聖院掌握,身在北方的蘭飛、天樑,還有其他同伴都危險重重,此時妖魔界的助力是絕對需要的。」

「多久?」

「呃,你是大司聖籠絡『大海之主』的交易品,想離開,得看……大司聖和『大海之主』交涉的動作。」以為他問的是還要留在這裡多久。

冬憎惡妖魔,也討厭被縛困在誰的身邊,但此次他竟毫無反抗地接受大司聖和「大海之主」的交易,應該和舞天飛琉救過飛飛有關吧?冬很維護其姊蘭飛!

「要我保護那位妖魔貴族,時限是多久?」離開與否在於他接不接任務而已,大司聖盤算得很精。

「還不清楚,得看聖院進一步的消息。」

●●●
 
「看來,悠閒的午后時光過了。」就在冬陷於沉思時,舞天飛琉忽道。
 
落地大窗外,幾名衣著鮮明的嬌媚女子,四處穿梭在花園似在找人,但此處有『大海之主』的結界,所以誰都看不到也進不來。
 
「你、我都有被賦予的責任和力量,很多時候雙拳握到指尖刺肉,痛感也只是提醒你,自己肩上所背負的身不由己,身為『大海之主』的我,被『冬之印』選擇的你,我們都無法辜負這上身的責任與名號。」舞天飛琉起身,解開房中封印,卻意味深長地說著。
 
「你,『冬之聖使』對妖魔向來無情,迴避妖魔更不會是你的選擇,既然面對或迴避對你而言很清楚,那就請你不要『無視』,這是挑動魔心之怒,也是羞辱這股思念。」
 
「『大海之主』的話,『冬之聖使』記住了,但,翔自有原則。」
 
言下之意已明;以光城聖使的身分尊敬「大海之主」的話,但身為「翔」,他不會改變自己的作為。
 
「是嗎?」對他的回應,舞天飛琉只是淺然一笑,走出房門前,回頭再道:「我該告訴你,魔的思念,是有力量的,一旦思念不再是無形,這股力量已層層纏在你身上。還有妖魔的思念能找上你,只證明你,『冬之聖使』確實有負於此魔,否則魔思的縛念不會與你的魂識相應而來。」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