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4~~五

  
「人類,連生存都令人厭惡!」輕蔑的聲,對眼前想再撐起身的人,冷睨而笑。

蘭飛才站起,劇痛卻由胸臆與體內各處翻湧上,紊亂的氣分別從四肢伴隨著數道血紅破體濺灑,終是踉蹌地單膝跪下!

「苟延殘喘,拚命求生的模樣,果然最適合人類,看在妳今晚取悅了本魔的分上,就將妳的屍首送給『光城聖院』吧!」

隨著希達再揚掌,噬殺的獰芒迸出,摧毀的一掌朝蘭飛而去;危急一瞬,數頭「雪嵐嚎」忽在蘭飛四周現身,將她團團圍住,獸吼震碎襲
來的魔威,同時朝希達獰咆!


「嗯,帶有『至上界』微弱氣息的凝類獸。」古老的氣息,希達隱隱感覺到那份熟悉。

「你們……」蘭飛看著以保護之態圍在她周遭的「雪嵐嚎」,牠們有的靠上來舔著她臉頰和唇邊的血,有的舔著她灑在地上的血!

嚥下她鮮血後的「雪嵐嚎」,獸身竟透出「春之印」的清聖之氣,橫長的獸眼更現昊芒,對上希達!

「呵,看來,遠古時期,『春之神』……遺留在北方的不只『鏡煙』。」蘭飛忽低笑地撐身站起。

莫怪「雪嵐嚎」只在氣息純淨的「北彎石林」棲身,牠們親近人類,不近魔穢雜氣,這是當年「春之神」留下的守護淨化聖氣,千年來隨著環境演化成凝類獸;也因此,身負「春之印」的她所灑落的血,引來凝類獸保護。

「幾隻凝類獸改變不了妳的下場!」

「那就改變你的吧!」精光驀然一迸,蘭飛氣凝一指,在另一臂劃出深深血痕,鮮血隨著她的揚聲,飛灑虛空──

「以我春之聖使之名──人界春浩盡歸我身──春之印──」

振叱的聲,眉心的櫻花封印,綻出紫紅強昊,四周的「雪嵐嚎」頓成煙嵐,全被吸納入櫻花印內,隨即她足踏之地,一朵巨大的紅櫻花強盛綻開!

「血櫻滌空──青泉──」

霎時間,飄於虛空的鮮血轉化成片片豔紅櫻瓣,瞬間,紅櫻如萬蝶旋舞衝往魔息盤繞的天際,當黑芒與紅光翻湧夜空時,一道震耳的雷霆聲響後,青泉杖轟然矗立!

「春息化雙氣──伏魔雙箭──青泉化長弓──」

兩道與人同高的紫白箭矢,在蘭飛引「春之印」浩氣中成形,隨著她起手揚勢,青泉杖立地化成一把巨大長弓,當眉心櫻花印再綻聖浩,蘭飛將自身血氣轉化成靈氣直灌紫白雙箭,雙箭頓如驚雷高飛衝破夜色長空──

「想用自身的血一搏嗎?成全妳的愚蠢!」
當夜空中的強浩雙箭迴空俯衝而來,下方蘭飛引動青泉長弓開弦,希達雙掌則逸散出縷縷黑煙,隨著他撇唇的邪笑,黑煙已成盤旋掌心的絕厲魔氣,隨著雙箭架到弓弦上,他掌中的絕厲魔氣搶先直朝蘭飛而去!

「嗯──」

卻見紫白雙箭忽像幻影般消失,架在青泉長弓弦上的,是一道紅光長箭,同時身後,破空聖氣逼來,希達回身,驚見紫白雙箭已至──
猝不及防下,希達聚力逼出自身魔威,打算崩碎直逼而來的紫白雙箭,卻只是摧折一箭,另一箭穿肩而過!

同時──蘭飛揚弓開弦以血氣化成的長箭,同樣破了一道凜絕魔氣,另一道直衝己身!

一聲痛愕,蘭飛連退數步,希達卻文風不動,甫一對視,兩人同時再出手,「鏡魅」滔天的魔邪直貫一掌,蘭飛以青泉杖再提浩氣相迎,雙威交擊,大地像有瞬間一沉的錯覺,轟隆隆的聲響迴盪,竟是周圍雪丘山林崩傾,隨即再聞一聲氣勁爆發,一片白耀伴隨著黑色風旋,數道靈氣從暴風中散出!

未幾,大地再歸於平靜,眼前只見「雪狼嚎」的殘軀散於雪地各處,月夜下,蘭飛與希達皆消失了蹤影!
殘亂的雪地上,驚人的鮮紅與奔踏的足印,說明了這場對上古老妖魔的爭戰猶在持續!

穿梭在「北彎石林」各種冰柱、雪巖下的蘭飛,栗髮轉白,金穗的膚色也漸漸回復未解封印前的模樣,她的力量衰弱得無法再承受封印的開啟,因此眉心的櫻花印斂去,灑落的鮮紅似是無意宣洩了奔逃的行蹤,但一雙堅定的紫色眸子,清楚地知道她要將希達引往何方!

被魔氣直襲入體的傷勢爆發,連道血紅溢湧出口,魔息與體內存在的封印聖氣拉扯,讓她原就不全的身軀如被狠狠撕裂般的劇痛,以血轉換靈氣,她付出雙倍代價,身軀一陣陣撕扯的痙攣,更道出她一身靈氣幾乎流失至竭!

「啊……」再次痛苦的痙攣襲來,就在她強忍地咬牙時,心口忽湧熱
意,且瞬間擴大盤旋,正欲恢復她被魔氣重創後的靈氣!


「月、月帝……」

強大的魔氣侵襲,導致她原就不全的半軀靈力產生巨大的衝擊,握有她「魂神之軀」的月帝定然感應到了,從心口湧出的力量看來,月帝心焦如焚!

受創的身軀渴求靈氣,深深地汲取這隔空渡來,越來越強大的清浩聖氣,心中的溫暖與漸漸盈身的靈氣,這一路她的抗拒和逃離讓月帝震怒,他卻始終包容地保護著她……

「天御……」如果,今夜她將死在這深北極地……

力竭後的脆弱讓此時的蘭飛,內心愀然一緊,渴望見到那喃喚出口的人,心懸的相思不再隱藏,卻是念頭才起,便幾乎感應到月帝將至的氣息!

「不、不行!」蘭飛驀然驚醒般,硬生生地斷了自己要再喚出口的思念!

她扯下頸項鍊墜和手鍊,在她催動咒語下,掌上的飾物化成一道黑白光印,蘭飛將它封入自己心口,隔斷傳送的力量,否則再如此下去,鐵定引來月帝!

這是以月帝的髮所化,當時莫英東下了日帝的「祈光紋印」,她再以「無聲之滅」的髮辮融入其中,此刻她微弱的靈力讓此物力量大減,但短時間內尚能混淆她的行蹤!

對「鏡魅」希達而言,聖君的靈氣是更好的獵取對象,她不能讓身為四大聖君的月帝,來到這深北極地,絕不能讓月帝出事……

蘭飛拖著沉重的傷軀,來到「北彎石林」出名的「噬人湖」,白髮飛揚下的眸瞳沉凝,這座湖有玄異的力量,跌入之人莫不因湖中力量死亡,身軀腐朽解化!

「看來妳選好自己的終點了!」

迫人的魔威隨著奪命的聲來到,周遭氣氛陡降,連極地的刺人寒風都停止,天際黑光盤繞、血月再現,正是「鏡魅」要再以「鏡影攝魂」的開端!

「不如你先上路,讓本聖使嚐嚐殺古老妖魔的痛快是什麼滋味!」蘭飛傲然相迎。

「不全靈體,還能與本魔纏鬥至此,殺妳當真可惜了。」看著那雙依然勁利的眼神,不露半分退卻,令希達邪美的面容閃動另一股貪噬詭芒。「光城聖使如果個個都像妳這麼美麗強悍,可讓本魔對『四季司聖』心動了。」

「此時此刻,這種欣賞只會讓人惡寒,尤其來自妖魔。」

「古魔將從『七光虹箭』的封印中脫身,讓『四季司聖』成為魔的玩物,要比殺了你們有樂趣!」希達邪眼與扯勾的唇,已透出淫魅之笑。

「果然讓人惡寒!」

蘭飛掌中殘存的靈氣,緩緩續勁,眼角估量著身後僅一步的「噬人湖」,以她目前的情況,只有一次的機會,若失手,唯有……同歸於盡,身為光城聖使,寧死也絕不成為魔的洩慾玩物!

就在蘭飛雙瞳緩緩瞇起,伺機而動的關鍵一刻,湖岸邊忽起異端變化,地上似有一股看不到的狂瀾氣勁橫掃而來,隨即地表竟呈現蒸騰般模樣,雪下地面碎裂翻飛,隨即冰霜白雪竟化為沙漠流沙,四周地形驀然丕變?!

「地氣?!」蘭飛愕然。

對這突來的地面變化,希達未及反應,只見化成流沙的雪地,忽開始像瀑河激流,飛快奔流!

「這是──」才感這股浩氣帶有獨特的清聖時,地表再湧漩盪氣光,周遭甚至呈現山崩走石的幻影意象,既而開始扭曲的模糊!「看來現今的人界不可小覷,有趣的人類果然不少!」

一時不察,竟已置身結界中,希達沉聲一哼,神色看似未起波濤,卻猛地舉掌,充滿洩恨的魔威,一掌重落地湧的浩蕩氣漩,與地內衝出的兩股巨力交會,驚爆一股未料的龐大力量,狂瀾勁掃,雪地掀濤如浪湧!

重創在身的蘭飛在不及反應,被氣勁震飛,身軀墜落「噬人湖」;而希達的身影也瞬間被光速般的氣流捲離,沒入遠方虛空!

另一端,遠方暗施援手的人皺眉,對意外跌落「噬人湖」中的人充滿憂慮,卻又想到她的身身份──四季之首!

北方處處有「春之神」拓落的印子,或許……思及此,閉上眸子的同時,也切斷了對「北灣石林」的地脈感應,很快的,地表又是一片寒天雪地,不見飛沙走石、山林頹傾的景象,再次回復那寧靜的雪夜。

好一會兒之後,濛濛夜色中,一道身形來到「噬人湖」邊。

「地表還殘留著……脈動。」莫英東蹲下身,伸掌感應雪下幾許殘
息,唇角淺揚。「『地之國』的繼承者終於出現了嗎?」


他看向夜空,昏黃月色正從暗雲幽影中露出。

「『異象界變』再二十多天結束。」結束時也和開始時一樣,又是一場驚天動地。「我的時間不多了。」

當星月燦華緩緩綻放,終於讓「北灣石林」恢復那份靜謐,他拿出天樑的「將魂戒」,沉望湖面一片明鏡夜色。

「既然讓我介入這過去,為什麼改變不了這結果,甚至……承受這痛苦的經過!」湖面映出岸邊一名金色長髮少年佇立,握緊掌,眺望無垠夜空。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