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夜櫻飛5~之一

 
 
夕陽西下,夜幕將臨,深北的一座原始高峰,地理位置獨特,整座山皆環繞著獨特建築,是光城聖院在深北極地,最大也最隱蔽的一處據點。

界賢者,堤懷,佇立高臺上,茶灰色的長髮在風中微揚,他優雅脫俗的面龐,在絢燦的霞輝中,別有一股溫爾俊美,淡綠的眼瞳瞇起時,透出一絲在長久的歲月中洗練出的深沉。

當夕陽只剩餘輝,虛空傳遞異樣時,堤懷伸臂,天際的風嘯竟呈現疊影旋飛的形態,隨即虛空凝形出一隻如鷹般的透明飛禽,「風翼鳥」停在他臂上。

「你帶來什麼消息?」風翼鳥歪著頭看他,原本透明的眼,一對上界賢者那雙綠眼瞳,竟跟著呈現碧玉色,像傳遞著自己眼之所見,隨即在界賢者淺然一笑中,臂上的風翼鳥再次化為風迴,遁入幽暗的天色中。

「界賢者,晚膳已備妥,您要一同用膳嗎?」身後一名山城莊園的侍者問著。

「不了,就讓光城聖院那群小傢伙們鬧個夠吧!」堤懷捶捶肩,頂著一身年輕俊秀的外表,卻是一派老人的感嘆:「數百年沒遇這麼大陣仗,我還是先泡泡溫泉,讓這把老骨頭俐落一點。」

光城聖院派出星宮神將中的幾名主力進駐北方,連各層獵魔者都來到,每天用餐就是一場激烈的搶食與言談交鋒大賽,熱鬧非凡!

「巨門大人傳回消息,在執行任務時遇上了下任地皇解圍。」

「吾心嗎……」界賢者很清楚下任地皇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。「她是為著北方情勢,還是身邊那頭甩不掉的兇獸。」

下任地皇,吾心清軸,有別歷任聖君的嚴肅,雖令人頭疼,卻相當能掌握時情世局。

高峰上,四周原始的林木圍繞著一座熱氣蒸騰的水泉,此泉位居邊崖,可仰望繁星夜景,更可居高眺望,景致極佳,夜空霜寒與溫泉熱氣,瀰漫一片深濃水霧。

這座依山而建的莊園,山腳下是大殿堂與廚房,山腰是寢殿與會議廳堂,再往上則是接引山上泉水,借地之國的地皇之能引火山熱源,讓高山上冒湧的泉水成溫泉。

攤展雙臂悠靠於石岸邊的堤懷,閉眸感受著熱氣蒸騰,讓身心放鬆舒暢。

當高空明月逐漸浮現吊詭紅光時,一股隱隱的氣息,似與體內某處呼應,堤懷睜開眼,看著前方水霧蒸騰中緩緩浮現的,是與他同樣舒展雙臂,靠在石岸邊的邪俊魔物!

鏡魅,希達,紅褐雙角下的紫紅眼瞳,深鬱又莫測地看著他。

「聽說古老魔物相當厭惡人類,尤以『闇深』一族為最,連人類的一根毛髮都視之為污穢。」面對眼前禍亂北方的古老魔物,堤懷不變的從容,一貫的悠定,興然挑眉道:「怎麼如今竟然有興致與人類共浴?」

「人類確實是最卑賤的存在,只配在妖魔足下生存。」遠古至今,人類對他鏡魅希達而言,就是爛泥一般的物種。「沼綠古城創建至今已過數百年,而你這第一任城主,被人尊為『人界大賢者』的你,真是人類嗎?。」

「我的一切氣息,都是你最厭惡的人類,不是嗎?」堤懷隨興漫應的撩撩泉水,內心嘆息今夜的悠閒只怕要毀了。

「人類的壽命能有幾百年甚至逼近千年嗎?」

「不能嗎?」他聳聳肩,表現得正是──活生生的案例在眼前,有何疑惑?

「堤懷爵爺,你過人的俊秀神韻還有這股不屬於人類的脫俗靈氣,從你站在封魔畫作前,本魔就對你非常好奇。」

堤懷揚眉,卻也不免感嘆。「唉,對我好奇的,怎麼都是妖魔,難道我能吸引到的,不是魔使者就是老妖魔!」就沒人界大美女對他好奇?

「身為界賢者,應該清楚人界三賢的一切淵源吧?」

「怎麼,一個老魔物混到要找最卑賤的人類來解答疑惑嗎?」

「天聖者在哪?今晚本魔不惜血洗這座山城莊園來得到答案!」

堤懷搖頭。「看來這美麗的夜色,溫暖的山泉,洗滌不了你滿心的殘暴。」

「答案呢?」

「你的心裏、你的眼前,喚得醒、叫得出,天聖者就會出來。」

這漫不經心的笑謔態度,希達紫紅的眼瞳瞬間像爆開的血紅兇光,溫泉上濃厚的霧氣一斂,視野一清,隨即逼人的魔威掀濤,泉水忽像驚濤巨浪,瞬間拔高數丈,幾乎可見泉底,對著石岸邊的人駭然襲下,震搖四
周野林!


原以為這驚人的泉濤掀浪,必將四周景物毀了泰半,但浪過,聲停,眼前的溫泉與景物,不見有任何被水泉巨浪襲打的痕跡,溫泉內也不見界賢者與鏡魅身影。

幽靜寒夜下,只見蒸騰氣霧再次濛罩溫泉,酷寒勁風依然冷嘯在夜空山林。

「唉,不喜歡這個答案,也不必遷怒呀!」堤懷不知何時,已立身泉岸另一邊,髮雖帶著濕氣,卻是一身完整衣物。

「人界大賢者,一身脫俗和純淨的靈氣,果真誘人至極……」
一股氣息也來到堤懷身後,鏡魅撩起他帶著濕氣的茶灰長髮,邪魅的低語,對他那身有別於人類的靈氣,希達始終甚感興趣,尤其那身被溫熱水泉所浸潤過的氣息,散發出一股獨特淡氛,像一股揉著花氣的水澤,這絲熟悉讓希達眉目一睨,精光迸掠――

「你和水漪有何關係?」

質問的厲聲一喝,手上的茶灰色長髮已消失,眨眼,堤懷已遙立希達身後數步外。

「你希望得到什麼樣的回應?只可惜任何關係,都與你無關!」

希達轉身,面對寒夜水霧中的界賢者,優雅清逸的俊采、空靈的氣態,和那一身因熱水而散發出的獨特幽息,再再勾動希達心底那抹痛恨、切齒又難捨的記憶!

「那本魔就拿這座山城莊園的人命來換答案!」

當希達眉目狠獰出魔的兇殘,夜空的明月漸染血紅,溫泉水霧也映著天上的豔色紅月!

「這座山,上有天尊所下的防護,下有地皇引導的地氣,四周更有日月雙帝的封印結界,妖魔難近也難撼動,哪怕古老魔物,縱使進得來,魔力卻也大減,想在此開殺……至少有我界賢者在,魔,也只能無功而退。但,這個戰帖,我收下了!」

隨著界賢者的話,他揚手,沉雅威嚴的聲,啟動獨特的術法之言――

「以身為證,引天地之力,納日月雙華――」隨著他喚啟的法言,天降紫黃浩華,地衝褐色氣斗,最後烈陽昊光灌注一道強悍!「四大聖氣,為我劃界,賜名――退魔離邪

無形的氣旋像迴盪出萬鈞力道,穿透每一山峰野林,逼離鏡魅希達!
他引四大聖君的防守力量籠罩這座山城莊園,唯有帶著聖院印記的人方得進入此地。

就在堤懷沉思時,一股焦躁的力道從體內衝擊而來,他的背部透出七虹彩光,一片似蝶翼又似長形花瓣的燦羽,在他背上浮現

「第一次,沉眠中的妳,激動了。」堤懷無奈,輕聲道:「現在不到妳
復甦的時刻,除非妳選擇他,而要我消失了。」


此言一出,體內的躁動瞬間平息,那似蝶翼又如花瓣般的燦羽也消失。
堤懷苦笑,他知道,對那片燦羽的主人而言,他的「存在」勝過一切,哪怕耗盡僅存的靈息,她也要周全他的存在。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