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5~散盡的月華之二

月5~散盡的月華之二
 
銀河海上,矗立著一座拔天高般的高聳巨岩「迎鎏孤岩」,岩上佈滿發出綺虹光彩的荊虹林,圍繞著一座彷彿沐浴在星光中的「銀海星殿」。
 
此地位於星墜之地和荒魁之原交界,雖喚海,卻非在大海上,它像被陸地特別獨立出的一隅,周遭地理再經歲月與大自然斧鑿成一個五角連星的地貌,其中一個星角缺口有海水匯湧灌入,而形成此地獨特的離海卻又擁有海濤波動的地理。
 
哪怕四周常年冰天雪地,銀河海卻不輕易結冰,此地一如其名,入夜繁星萬斗,充滿各種星相之奇與美,海面映出滿天銀河的繁麗,幾世紀來,讓這處五角連星的玄奇之地,蘊納著數百年來的星靈異華。
 
當今,掌管銀海星殿的,是南方一個「坦洛慕」的國家,坦洛慕的王者是數百年前原居於荒魁之原東方的妖精族後代,當年一位妖精族公主離開,發現了此處五角連星的地貌,在此灑下了妖精族的皇族之血,活化了此地靈氣,之後與人類結合,在南方協助人民解決各種危難,建立了「坦洛慕」這個國家。
 
坦洛慕,皆由女子繼承大位,是人界中少數由女子為王的國家,也唯有坦洛慕女王,才能開啟銀海星殿。
 
平時,銀海星殿隱於人界中,除非坦洛慕的王者開啟神殿,否則一般人難以看到它的存在!
 
今夜的銀海星殿一片耀亮,天際繁星比往常更加燦爛,坦洛慕女王從南方而來,領著幾位要臣與常年守在星殿內的幾位老者,和北方幾個大國的使者,觀看今夜將迎來的「星曜流影」,已逾兩百年不曾有過迎星曜流影的事!
 
銀海星殿的大殿上,是無數雪白玉石所砌成的寬廣平臺,四周立著四道獨特的晶石長柱,發出不遜於天際星燦的光芒。面對銀河海的正前方,一座玉石大椅是女王之位,右方是一排銀白大樹,大樹下是今夜最重要的貴客,左方則是各國使者與要臣。
 
殿上眾人的雙眼,全為那排銀白樹下,安坐大椅上悠然交疊雙腳,輕支顱側的少年給吸引住;對方那份空靈幻美的身姿讓人看到發怔。
 
「迷濛若夢不像凡間人是每個人對這位來自「碧林暮雪」的冰皇給人的第一即視印象
 
少年如雪皓白的長髮垂綰至一側,形成流紗垂墜般的雲絲,兩道如手指般長的金色彎月環飾扣在髮後,雲緞般的髮下,是一張俊麗、傲冷的面容。
 
更讓人目不轉睛的是,此人周身透出一股獨特的濛濛清光,像銀白星耀卻又帶著水澤的浪花流閃,偶爾又像罩霧的月華,襯得此人比海面上映出的星燦更加引人。
 
這位被介紹來自碧林暮雪的冰皇一踏入大殿,就由女王親自迎接,據聞這位冰皇是應光城聖院之請,要迎星曜流影的天意命定者。
 
這位一身貴雅絕麗,聖耀出塵的少年,確實有迎星曜流影的條件。但,碧林暮雪?!這是哪裏?殿上眾人無人聽聞此地!
 
「以坦洛慕和銀月古都的交情,我還以為今年會請月帝前來,四大聖君的尊貴還有月帝那傾城絕世的容姿,身上的月暉光華,足堪勝任。」
 
歷任聖君,雖各方條件不差,但要吸引星曜流影,必須絕寰到像眼前的少年,連看著,都不敢相信是不是在作夢,且眼前的人周身不停流轉清輝聖光,實在不像塵世中人。
 
「月帝雖有引出星曜流影的條件,卻不見適合取星曜流影,那可不是蠻力或硬取可得。」
 
五角連星的星角,蘊納了數百年來的星靈玄力,五道星角釋放出的華光匯成宏浩燦華便是星曜流影,這道燦爛流影,必須引其主動接近,進而讓它化成「銀星石」。
 
隱隱的討論,傳到銀白樹下這頭,讓悠坐樹下俊麗貴雅的冰皇,想到他們討論中的人,以月帝的性格,看到星曜流影,大概直接回頭轉身,隨星曜流影愛跟不跟,聖君的王者傲性,更不會開口「哄」那道流影,因為月帝不擅常哄人,只愛開口用「言靈」問候人!
 
「噗。」想到此,忍不住嗤笑出。
 
「蘭飛大人,小心妳現在所扮演的角色。」易裝成隨侍臣子的伊爾貝,在旁提醒。
 
「嗯,咳咳,什麼時間了?」蘭飛只好再端正表情,繼續撐著一派淡然慵懶,以符合目前所扮的冷俊冰皇形象,微扯快抽搐的唇角問。
 
「再一輪五角環光走完,應該差不多了吧!」一旁扮成隨行侍女的廉貞道。
銀河海四周,五個方位,各自流轉著不同色彩的星辰璀璨,映得銀河海一片繽紛。
 
「這種裝模作樣再維持一輪五角環光,我怕星曜流影真出現,我全身僵硬到捉不到那一顆星星!」蘭飛連眉尾也開始抽搐了。
 
維持這種夢一般的高貴脫俗,不是一個累字可形容,正常音量說話,會削弱發出的華光,只能悄聲低言。
 
「那不是『一』顆星星,是一道當下對神祭司和銀河星殿都非常極需的流影光華,而且最好別用抓的,只能吸引它,讓它甘願折服而成銀星石。」廉貞用眼神警告她維持好這無懈可擊的外在。
 
「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形貌?」
 
「遜亞時空內的碧林暮雪冰皇形貌,女子的外表,又揉合少年的剛毅,介於中性的冰顏俊麗,是最適合引出『星曜流影』這類幻化奇石。」
 
外表、氣質、神態都必須帶著超脫現實的夢幻感,對玄異幻化之物帶有極大的吸引力。
碧林地界內的暮雪王者,出生皆為女,且都握著未來伴侶的靈珠,待靈珠孕化成女嬰,再由王女親自教導未來的另一半,直至靈珠之女成長,暮雪王女也轉為男子,因此暮雪王者,初時皆為女王,之後轉為帝王。
 
「我只知道遜亞時空是與至上界有關聯的另一個時空國度,怎麼他們的王不男不女呀?」
 
「是剛柔同身的經歷,好鍛鍊一位王者,不但要有男子的英明威武,更要有女子的堅韌包容,成為一個時空的帝王,軟硬手段都得有。我說聖院的古書內,詳載得清清楚楚,身為光城聖使,妳對古書這門功課到現在還是一樣失敗呀!」
 
蘭飛向來只對任務上有必要互動的一切用心,其他,不屬任務之須,都別想打擾她昏睡、泡水的樂趣。
 
「身為人界聖使,我懂我存活的世界就行了。」還理到其他境界去。
 
「總之,月帝引月暉韶華,大海之主的浪花星澤,全都灌在妳身上,烘托得妳一身聖光勝過上父和學院長,襯得妳多麼像世間絕無僅有的妖物,妳只有一夜,千萬別搞砸!」在廉貞認知中,美得超過人類認知範圍的,都稱妖物。
 
「我聽坦洛慕的女王說,萬星同燦有三天呢!」這座星殿充滿奇幻之美,最重要的是,她可以恢復靈氣和解開年齡封印,暫離月帝的嚴管,在這多待兩天,她不介意呀!
 
「蘭飛大人,黎明前請完成此行任務,月帝不會再允許更多的時間。」伊爾貝打破她的奢想。
 
「這是正事,你家主子就不能多點通融嗎?」
 
她今天能到銀海星殿,是光城聖院和月帝交涉,懇請「暫時放人」,在航界船來到星墜之地時,能執行取星曜流影的任務,同時請求月帝給她足夠的靈力,解開在她身上的年齡封印。
 
「就因為是正事,月帝希望蘭飛大人心無旁鶩,一次完成。」伊爾貝用其向來溫雅的聲回應。「這是陛下體恤蘭飛大人,讓妳別做無謂的操勞,多多休養。」
 
「無謂的操勞……呵呵,當你家主子把本大人囚禁在結界中,日夜操勞時,怎麼不見他的體恤呀!」蘭飛抽動著唇角,切齒冷笑,身上的靈光也因她的情緒起伏而有波動。「把本大人封成小女娃,讓我吃吃喝喝都只能用小碗、小杯子,穿小孩衣物,這種羞辱,簡直――」
 
「那妳先說說,欺騙、玩弄、誤會,妳對月帝是少做哪一件了?」廉貞反問,畢竟月帝一切的作為,都取決於她的行為。
 
「咳咳……其實我比較想知道,為什麼月帝不想見到坦洛慕的女王?」蘭飛只好清清喉嚨,換個話題。
 
此行,對她一路嚴格監管的月帝竟未同行,蘭飛雖樂得暫喘口氣,卻也不解月帝的月華和掌握銀海星殿的女王,該是月華、星燦同輝,有著好互動才是。廉貞也說過銀月古都和坦洛慕向來友好,但月帝聽到坦洛慕的女王便皺眉,甚至透出慍色卻沒多說。
 
月帝讓伊爾貝和廉貞領一群銀月古都的侍衛隨行,自己則和月影武士與其他聖君派出的保護者留在航界船上。
 
「坦洛慕的女王熱愛……美麗俊俏的少年。」伊爾貝少見的略一猶豫後,道。
 
「女王熱愛美少年?!」蘭飛終於明白,為何坦洛慕的女王一見到她的冰皇模樣,神情大亮,雙手捧著她的臉,那雙無限惋惜的目光從何而來。
 
廉貞也意會。「這麼說來,難不成女王……引誘還是調戲過……月帝?!」熱愛美少年,以月帝的姿色,自當逃不過。
 
「正如廉貞大人所言,但是請蘭飛大人放心,陛下對這些向來不喜,也嚴詞怒拒。」伊爾貝怕蘭飛誤會主子,連忙道。
 
沒想到蘭飛眉目大喜,身上靈光高昂,握緊雙拳幾要鼓舞。
「哇,這個女王真是太有意思了,難怪飛琉在坦洛慕要轉為少年的形貌。」想到正在坦洛慕作客的大海之主舞天飛琉,蘭飛發現秘密般的痛快。「女王的模樣看來,就是強勢高傲,聽說飛琉到坦洛慕,就是對女王有過承諾與還恩,這下她可踢到鐵板不得不屈服囉!」
 
「妳的私怨重過妳未來的聖君丈夫被人非禮嗎?」廉貞看不下去問。
 
「敢非禮月帝要有勇氣,女王若成功真是太強了,失敗……就一定得到慘痛的教訓!」她太瞭解月帝了,更何況這事發生在他們認識之前,她在乎也沒用呀!
 
這趟北方行,蘭飛把自己的處境越搞越糟,已經被舞天飛琉譏嘲損到不行,這下終於有可以回敬的事了!
 
「妳的形像跑了,快坐好。」廉貞對要站起來雀躍,差點要原形畢露的蘭飛咬牙道:「若冬在就好了,什麼暮雪王者都不用扮,直接站在銀河海岸邊,那雙眼一瞪,威勢、靈光都自然溢彩,能把他的外貌襯得像夢般的存在,難怪連妖魔都對他癡醉。」
 
四季司聖中,廉貞向來崇拜翔的外表,覺得他的容貌、氣質有如神聖一般的存在。
 
「夢般的逸品容姿,冷到讓人發顫的氣質,翔就是有坑殺聖、魔兩道的本錢,妳如果有他一半就好了。」
 
「太誇張了吧!我和翔是姊弟,每個人都說我們長得很像,有差這麼多嗎?」
 
「從內發出的氣質,妳和翔真是雲泥之別!」
 
「蘭飛大人!」伊爾貝打斷她們要再鬥嘴的態勢,示意地看向海面。
 
此時天際繁星更加燦耀,海面的五角連星方位同時昇華,蘭飛眉目一斂,因為她感到四周匯湧來的強烈靈力氣流,對著她而來!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