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5~散盡的月華之三

此時,天上繁星羅列出各種炫麗星相,眾人看著夜空璀璨,更耀映出星殿一片皓亮,在瞠目的熱鬧繽紛後,夜空又緩緩趨於繁星靜夜,此時幾點星芒像暈染開般,更像透光煙嵐,在夜空緩緩拖曳出水波清光,接著像在夜空中鋪出星軌般,各色光點順著星軌而落!
 
銀海星殿眾人驚奇地看著銀、紅、白各種光點,飄飛進星殿,獨獨盤繞在來自碧林暮雪的冰皇四周,光點一落讓冰皇身上的華光與星澤更加透揚,甚至隱帶一絲花香氣息繚繞夜空。
 
看著星點落身的蘭飛微瞇起眼,小小的星點光芒竟能撩引出春之印最原始的靈氣――綠意的百花氣息。
 
「聽女王說,處在星曜流影的引動下,任何深藏的氣息都掩蓋不住,這也是神祭司為何要星曜流影所化的銀星石。」有星曜流影,對上再高深的魔物幻化,都將無所遁形!
 
廉貞看向她,明白的告知,銀星石勢在必得!
 
「北方當前的情況,銀星石確實是一大幫助,本聖使就一會此石之奇!」蘭飛興然揚唇,起身步下大椅。
 
風迴中,揚飛的白髮與一身逸散的光輝昂步於星殿長道上,一旁眾人看著光點像在引路般,輝映著這位獨特出塵的冰皇,只見「他」緩步上石階,也是銀海星殿最高處,迎鎏孤岩上最險要的峭石「迎星臺」上,面對銀河海映出的一片星光粼燦。
 
隨即在眾人驚呼中,夜空再展奇象異景,只見一道銀紫光影的星河道,一路延伸至蘭飛腳邊,此時群星中,再次暈染出瑰麗煙光,凝化出一道美麗的少女身姿,燦亮的褐色長髮,優雅的臂上挽著無數色彩閃爍的星辰花,逸立星河道中。
 
步上星河道,置身綺燦的旋飛流影中的蘭飛,只感風迴繞、光奇燦、影千流,耳畔更感隱隱的樂音低繞,不像人間音曲,恍如夜空的各種聲息交織,透過星爍悠揚。
 
第一次,蘭飛感覺到星星的閃爍是有聲音的,每一道流影、旋光交織,劃掠,再激盪出音律,撩盪開後,又化成夜風與煙光圍繞著她,引得她身上所透出的春之印氣息也越加濃郁,不禁想起女王對她的叮嚀……
 
「星曜流影本質相當純淨,不屬強悍之氣,受妳吸引下會化出星河道相迎,幻化形貌與妳互動。妳一旦置身星曜流影的環繞中,就會引動妳體內深藏的氣息──春之印,大自然萬物都愛的氣息。當它為妳夢般的姿態與身上的春之印折服,就會再成流光來到妳掌心,化成銀星石。反之,純淨的極至就是敏感,任何不妥或令它恐慌的氣息,星曜流影就會消散。」
「若不慎讓星曜流影消散,將有何影響?」
女王豔麗的容顏看著她,朝她綻出比星光更耀眼的笑容。
「如果妳有第二次機會再等上十年引出星曜流影,那還真是一點影響都沒有。」
 
擺明告訴她,若失敗,她的影響比較大,因為聖院急需銀星石勝過銀海星殿。
 
一顆銀星石可維持超過百年的星相靈力,但引星曜流影若失敗,就只能再等十年。
 
當她來到星河道半途時,星曜流影幻化出的美麗少女揚起手,臂彎內的星辰花隨之飛起,化成無數的銀藍色流影迴繞過她,再流回少女身上,大自然氣息與春之印聖氣共鳴,雙方像競輝般,夜空頓時燦爛繽紛,空氣更瀰漫濃郁花香。
 
流影幻化的少女,在花香薰繞中嫣然淺笑,蘭飛亦感掌心一股微熱,她知道星曜流影將成流光來到掌上。但當星曜流影主動走向她,四周星靈流影的迴繞轉強時,一股難以言喻的激盪,直衝春之印!
 
隨即一種深斂,彷彿棲息在靈魂中的暗流,像被猛然引出,蘭飛渾身散發威逼人的強浩,這股強浩甚至透著一絲攫奪,星曜流影幻化的身影頓時停住腳步,隨即星河道開始崩落!
 
奉天地之名,穹蒼聚氣――
 
一見星曜流影開始呈現形貌散離狀態,蘭飛馬上出手,隨著咒語的摧動,四周氣流丕變,無數粉櫻色的光流旋飛,擋下正欲散離的星曜流影!
 
日月,開我封印――
 
驀綻出的春之印,身上的月暉韶華、浪花星澤與春之印的聖力,共織無形氣罩,卻難阻同屬大自然清輝的星曜流影,融入氣罩既而散逸!
 
就在蘭飛驚覺春之印的靈力難挽星曜流影時,體內那股逼人的力量再次爆發開,金白氣芒雷霆勁揚悍掃四周,強烈的宣告那股要讓天地萬物低頭的威懾!
 
星殿王位上的坦洛慕女王微皺著雙眉,不解春之印為何會發出接近遠古神魔才有的金色神性力量?!
 
只見夜空上一團金耀烈目,無法看到強浩中的情況!
 
「蒼……」身陷金色強光中的蘭飛,眉心被一股力量逼住,她愕瞠雙目,啞然的看著眼前以金色神性之貌現身的無聲之滅,蒼將!
 
無聲之滅長指按住她的眉心,以獨特的力量,傾灌她的意識……
 
「絕不要再露出隱藏在春之印後的力量,更別記住這一瞬間發生的事,飛飛,妳這一生的安穩幸福是紫佑唯一所盼,也是我所盼望。」
 
強浩之後是黑暗籠罩一切,也瞬間抽離蘭飛這一瞬的記憶。當蘭飛意識倏回,頓感原本散離的星曜流影已驟收於半空成一個拳頭大的光球,流光旋飛翻轉,終成銀星石落到她掌上,一握住此石,蘭飛卻是面色一僵!
 
下方的星殿也陷入一片暗寂,伸手難見五指,天上星光全失,連細微幽芒都消失,更遑論見到星曜流影,天地光華彷彿被吞噬殆盡,就在眾人驚恐此回的星曜流影不但失敗,甚至連銀海星殿獨有的繁星燦芒都失去時,卻見黑暗的半空中漸漸透出氳柔的白色淺芒!
 
「那是……」
只見夜空中,碧林暮雪的冰皇,一頭雪色的長髮在發光,一身雅逸身影緩緩飄落至星殿上,此時夜空繁星也再展燦耀。
 
握著銀星石的蘭飛內心思緒翻騰,方才一握住星曜流影所化的靈石,體內一股強烈的靈力驀然像被開啟般!
 
她知道,星曜流影帶有「預見」之能,只有上父、學院長和神祭司能運用星曜流影內的強大靈力進行測算,因為他們的神性靈力才可與靈石共鳴互流。但,為何她一握住,會開啟靈石的預知之能!
 
她怎麼可能會有古老的神性靈力?!會是因為春之印?若是如此,夏、秋、冬也可以了,但從不曾聽他們說過。
 
「飛飛,妳沒事吧?」伊爾貝和廉貞已過來,後者看她怪異的臉色問。
 
「先回稟女王,銀星石已得。」
 
看著轉身朝女王走去的蘭飛,廉貞雖皺眉,卻也和伊爾貝領著侍衛們跟上。
 
蘭飛沉抿著唇,抑不住由內心發出的顫意,一握住星曜流影馬上竄入腦海的數個畫面,都比不上最後一個畫面震撼──一具紫白千瓣晶棺,唯有聖君殞落,才會以紫白千瓣晶棺入斂,她看到晶棺內,是月帝絕美又蒼白的面容。月帝身亡?!
 
「飛飛――」
 
「蘭飛大人――」
 
只見前方的人忽身形一停,伊爾貝衝過去接住倒下的蘭飛!
 
 
銀河海另一邊的山峰上,環胸獨佇的身形,恍如夜色王者正俯瞰夜的領域,回復黑色魔性的無聲之滅,絕豔的容顏在夜墨中更見一絲悽豔的冷,沉思的雙目因事情的答案而充滿凜肅。
 
曾經瀕死,再加上魂神二分法與如今不全的靈力體,魂識、靈識與肉體都有了間隙,才會讓蘭飛蟄伏深藏靈魂中的力量,因星曜流影的引探而出。
 
蘭飛的體內從小就有不一樣的力量,在大海,以魂神二分法救了她時,無聲之滅更加確定這股力量的屬性,縱是不具傷害的神性力量,但力量會展露源頭的真相,今夜她展露了比她更強悍的金色神性……
 
無聲之滅雙目瞇凜起,五位遠古神魔,四位實力難分上下,唯有一人睥睨其他四人……
 
她閉了會兒眸,隨即再看向繁星閃爍的夜空,心中為另一事困擾。她那失蹤已久的兄長,喋血之殞,氣息幾度在這深北極地現蹤,她卻始終難以掌握。
 
 
「陛下,請不用擔心,春沒大礙,可能是連續的奔波和耗費靈力,才讓她一時無法適應星曜流影的靈力反衝。」
 
昏沉中的蘭飛聽到廉貞解說,隨即一個熟悉的掌撫上她的額,探視她的情況,大掌又憐愛般地輕撫著她的髮與頰。
 
「從現在起,在她未恢復前,朕禁止她再動用力量。」
 
認出這個聲音,蘭飛想睜眼、想開口,卻發現全身像被一股力量包圍,這股力量讓她溫暖而舒適,卻也讓她難以動彈。
 
「朕會對她下時間封印,就是為了穩定她的靈力狀況。」小孩的身軀,能引動的靈力有限制。「以她目前模樣,過大的靈力引動,會同時耗損她的元氣與靈力。」
 
「陛下,既至銀海星殿,得和坦洛慕女王見面。」伊爾貝的聲也在旁道。
 
不,月帝,她有話想對他說,不要走――
 
「月帝――」蘭飛驀然睜開眼!
 
「飛飛,妳醒了!」廉貞忙過來看她的情況。
 
「這……」蘭飛看著四周環境,陽光灑進屋內,白天了,再看自己,竟又變成八歲小女孩的模樣!
 
「妳昨夜忽然昏倒,只好留宿星殿,月帝暫解妳的時間封印只有一夜,黎明一到,妳就回復封印模樣了。」
 
「月帝……來了?!」
 
「一知道妳昏倒,月帝就連夜趕來。」此時廉貞忽看了看門外,改坐到床邊,低聲問:「妳說清楚引星曜流影發生什麼事了?」
 
「這顆石頭……」說到一半,蘭飛四處張望。「銀星石呢?」
 
「女王將它先放進星祈室,借新的銀星石之力,激化二百年前的銀星石能量,好讓舊石能再撐持一段時日。」
 
銀海星殿能納星輝之力,全靠銀星石運轉,但二百年前,時任的大海之主羅燁讓大海生靈塗炭,銀河海向來引海納星輝,當下的坦洛慕之主深感當時的大海充滿怨氣,因而停下引星曜流影的事,讓歲月的浪濤洗滌一切,也封閉銀海星殿。
 
而今,維持銀海星殿的銀星石力量已到極限,再加上光城聖院急需此石,因此雙方達成協議,引得新石渡舊石,待危機過後,此石需還回銀海星殿。
 
「但要引新石力量至舊石,需地皇助力,因此女王請來下任地皇相助。」
 
「下任地皇在星殿內!」蘭飛抓住廉貞的手問。「妳見到他了?」
 
「除了女王,誰都不能進星祈室,而且女王說了,下任地皇暫時不想現身,現在可能離開了,妳……飛飛――」
 
只見原本躺在床上的小小身影,一骨碌躍起,廉貞來不及逮人,便見那道小身影奔出房門。
 
「月帝不准妳下床,別再惹怒月帝了!」
 
「我很快回來!」
 
蘭飛往星殿深處狂奔,她一定要見到下任地皇!
 
白冰原的事,廉貞雖回稟聖院,但她希望身在北方的下任地皇能親自感應白冰原的地氣,還有,納三光之力的淨流光被取走,她得對下任地皇交待!
 
星殿位於巨岩高處,出入唯有下方一道活動長橋與岸邊一座突出的高峰峭崖銜接,急奔要往長橋而去的蘭飛,才繞過轉角,猛地與人撞上,一個老邁的尖嚷聲傳來,她和對方同時跌倒在地!
 
這熟悉的碰撞和叫嚷聲,蘭飛才跳起,馬上就被人拉住後領。
 
「老婆婆,我只有八歲,沒辦法揹妳!」果然是天虹鎮那個怪婆婆,看來這個婆婆應該也是名人,才會受邀至銀海星殿。
 
迎星曜流影,除了邀請各國使者,北方知名的觀星師也會受邀。
 
「八歲?!」老太婆的手捏上她雙頰。「小妹妹呀,說謊是不好的,妳怎麼會是八歲呢!」
 
難不成,老太婆看得出月帝的術法真相?!
 
「瞧妳這種冒失亂闖的模樣,幼稚得明明不滿三歲吧!」
 
說真的,她,春之聖使蘭飛,向來敬老,但偶爾也會有想失控的時候。
 
「嘖嘖嘖,看看妳,老太婆我都深感『福禍自招』這句話,妳真是詮釋得淋漓盡致,全身上下呈現的就是一個悲慘。」老太婆捧住她八歲的小臉,端詳又驚嘆地道。
 
「老婆婆,既然妳沒事,我要走了。」蘭飛沒好氣地推開她的手。
 
「慢著,妳、妳是不是搞丟很重要的東西了?」老太婆的臉色忽一變,再次捧緊她的小臉,猛盯著她的眉心!
 
「妳真看得出?」這段時間被月帝整治到天翻地覆,她的自由、年齡,還有……她女孩子的貞潔與矜持,在月帝的肉體折磨中,被掠奪到蕩然無存!
 
看來這老婆婆真有能力,是她太小看了!
 
「妳想怎麼對失主交待?」
 
呃,她失去的貞操要對誰交待嗎?只知道這件事一發生,從大司聖到其他同伴,每個人都鬆一口氣,好像她終於完成該做的事,沒進一步觸怒月帝!
 
「我都沒計較了,這種事還需要對誰交待?」
 
「貴重物品保管不力是妳的失職,想清楚怎麼交待,再來找老太婆我吧!」老太婆握她的手腕!「這道印記是妳的通路關卡,等妳恢復能力就會懂。」
 
蘭飛只感手腕一燙,忙抽回手用力甩著!
 
「妳做什麼!」看手腕並無出現任何異狀,她不解這老婆婆的意圖,再抬頭,已不見老太婆的蹤影!
 
「老婆婆,妳在哪?」蘭飛四處看著,對方卻像瞬間不見人影,她不敢置信這老婆婆有這麼快的身形、腳力。「難道這個怪婆婆也有法力?!」
 
她跑到一邊的扶把,俯瞰下方,往活動長橋而去的石徑上,似有一人正步入樹蔭下,依稀可見淡紫色的長髮飄揚。
 
下任地皇?!小身軀馬上就要一躍而下,腳步甫一蹬起,馬上再次被人抓住背後衣領,整個身軀被拎起!
 
「大膽――那個渾蛋敢抓本大人――」
 
她怒喝掙扎地回頭,卻對上一雙威嚴的湛藍雙瞳。
 
「似乎只要一離開朕的視線,妳永遠有鬧不完的狀況!」
 
一遇上命中剋星,月帝,精氣十足奮扭的蘭飛,頓時像隻僵硬的小貓,任月帝抱到臂彎上,乖乖地不敢亂動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