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3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「月夜櫻飛5」的片段搶先看~


黑光上的梨邏,一眼的神性金瞳,一眼的魔性黑瞳,同時映出北方兩處不同的照影。
「別有玄虛的山脊冰原。」閉眸再睜,已成漆黑的魔性雙瞳,冷笑道:「累積千年的毀滅力量,將有多麼強大,瑁剡,別讓本君失望呀。」
古老的原生妖魔與蛻變後的人界,將是一場怎麼樣的戰場?魔主微勾起的唇角,凜魅而霸氣。
隨即,梨羅雙目轉成金色雙瞳,眸瞳留影似見冬的身形!
「人界上父你玩得一手好把戲,或者是天穹界父的請託?」
魔思能感受到冬,卻始終難以掌握冬真正的位置,彷彿近在咫尺,卻又瞬間消失行跡,偶而可見幾許清光風迴的行跡,能以帶著聖光的清風拂斷魔王追索,唯有前身是風湛聖天使的人界上父!



「妳是專門生來觸怒月帝的吧!」這是廉貞最大的發現。「我在銀月古都協助月帝這麼久,身為聖君,月帝某種程度或許說不上親和,但是性情內斂,更少見他喜怒形於色,可是一遇上妳,已經有每天一大怒的趨勢,這是妳春之聖使另一項長才?」
「小貞,如果訓我是妳現在的目的,不如留到荒魁之原和大司聖一起發作吧!」她和月帝之間的情況,廉貞總是如實上稟大司聖,這下荒魁之原有她好受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想回她少無聊的廉貞,惡作劇的靈光一閃,決定給這活得真是一派灑脫自我的傢伙好看。
她轉了口吻,正色道:「這麼一說,銀月古都確實有個怪規矩,尤其銀月古都的皇后,跟月帝有了第一次的關係之後,確實要做一些事來交待,以顯示皇后的真心,不過這是以前的儀式,到妳這一任不做,也沒人會怪妳的。」
「到底是什麼儀式?既然歷任皇后都做,沒道理我不做!」
「這……說出來讓人太害羞,照理這應該要由皇宮內的年長宮女告訴妳,不該是由我跟妳說,更何況……有點荒謬,以妳的個性辦不到的!」
「妳不說出來,怎麼知道我辦不到!」蘭飛果然被激到。
「包括拔月帝的體毛嗎?」
「拔――月帝的體毛?!」蘭飛雙目大瞠,詫異極了!「可是月帝全身上下,連腋毛都沒有,那就只剩……」
「說對了,還有妳自己的,把你們兩人的恥毛,用妳最喜歡的花種子和花瓣包起來,拿去給妳最尊敬的長輩,發誓妳對月帝的真心、真愛,請對方祝福之後,在銀月古都的帝后寢宮花園內種下花種子,表示妳很看重你們兩之間的關係。」廉貞努力把過程圓得像種浪漫傳說,又像種儀式規矩。

 


「你和日帝最大的不同,向颺性格剛柔併存,一動中又有一靜牽制,矛盾來自自身;而你,身為月帝,掌握著世上最溫柔的光輝,甚至生著一張足堪傾城的容姿,卻是個性剛硬、意志強韌,完全和『柔』扯不上邊,所以柔和的月輝雖深沉,反倒見不到陰深暗點。」
天尊、地皇,日、月雙帝,每一任的四大聖君,從小皆要在東方城堡待上一個月,瞭解荒魁之原的環境,因此賀格公爵對歷任聖君知之甚詳,也有幾分心思在心中。
「品鑑各個聖君,是公爵今日的目的之一嗎?」
賀格公爵悠支著顱側,興然端詳眼前全然無動於衷,平靜放下手中茶杯的月之聖君。
「歷任聖君,皆不改其嚴肅,幸好;下一任地皇,大概會改變四大聖君給人的僵硬感了。」
「公爵年長者的特質依然不變,不過,朕向來包容嘮叨不休的老年人。」賀格公爵和界賢者一樣,年輕的外貌下,並非人界的歲數可數。


「水漪……」
識心天使,水漪。她是至上界的燦羽天使,帶有七虹霓光的尊貴天使,如今,在哪?
是人界的色彩太紛亂?讓他找不到心中的顏色嗎?如果一切回歸渾沌,他就能見到那讓他費盡心力尋尋覓覓的色彩?或者,人界的氣掩蓋了她的存在……
存在?!她若真還存在,不可能不見他,希達很清楚水漪的個性,絕不動搖自己的立場與承諾,哪怕是面對他;動搖的,反倒是自己,為保全與她的一切,為能再見到她,他願意受縛於至上界。
「讓我經常見到妳,那麼封魔咒語纏身,聖印烙痕灼心,我願接受。」
當時的她沒有說話,只是顫動的眼瞳,滑下無奈又悲痛的淚。

……

「威風凜凜的古老魔物,屠戮人間帶來一片腥風血雨的災難,如今被封在一幅畫內,只能觀望這歲月更迭,不知是何感受?」
少年散發出的純淨靈氣,是不屬於這個年齡該有的古老感,唯有神采露出「年少」該有的飛揚,一個讓希達從封魔咒中再次「醒」來的人!
「世事的變化早已衝擊了遠古的承諾,塵世中的人無奈,但魔者的心還一如當初嗎?」
希達皺眉,少年的話中有話,且那雙淡綠的眼珠對著畫作上的雲海,正是他被封的地方!
「無論如何,我既與她共存,承諾便由我承受。」少年似有萬般喟然,意味深沉的嘆息。
之後希達從城內其他人的稱呼中才知道,眼前這俊逸出塵的少年竟是親自佈署封魔畫作存放,同時也是創建沼綠古城的城主,堤懷爵爺,更被敬為人界大賢者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