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月5(下) 片段搶先看
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『妳有什麼想說的嗎?七殺!』來到蘭飛身畔的月帝,對始終僵定不動的她,藍瞳橫睨。『妳真是七殺嗎?』

「臣是不是七殺,對月帝有差嗎?」月帝沒有證據可證明什麼,蘭飛堅持自己的立場否認到底。「月帝想解除和春之聖使的婚約,而臣可以代春之聖使作主此事。」

『妳以為現在說解除婚約,朕會答應嗎?』

「這不是一開始,就是月帝要的嗎?」蘭飛斂眸,力持平靜。「臣不明白,月帝為何不能答應?」
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
『妳可知,愚弄、欺騙聖君的罪,就算是光城聖院的人,朕也有權處置。』

「臣……豈敢愚弄,證據就是月華聖氣高於星玄之力,但月帝……至今怎麼也想不起這位未婚妻,可見春之聖使在月帝心中應該不是這麼重要。」她知道,用這種話反責如今的月帝太嚴苛,但如今月帝的毫無記憶,是她唯一的籌碼。「否則,月帝大可拿出證據治臣的罪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

「你不用為難大司聖,從一開始要解除婚約的是月帝你。」蘭飛忿忿不平插嘴。

下一刻,蘭飛遭扣住的頸顎被迫仰唇,迎上月帝的重重咬破她的下唇瓣,她甚至嚐到自己的血!

『乖乖的安靜,否則朕真的會活生生一口一口把妳咬碎,就先從妳這誘人的紅唇和舌頭開始。』月帝緩緩舔著她唇上的血,舌尖細描著她唇上的傷口,繼續問:
『朕想知道大司聖的立場呢?』


這一幕別說蘭飛發顫,連旁人都感寒慄劃過背脊,尤其經歷過月帝失控而造成「永夜」的廉貞和伊爾貝,知道此時的月帝離失控只有一線之隔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「瑁剡,該是讓你認清,妖魔之王是怎樣的存在!」長眸一斂,冷冷淺笑,再睜開,全黑的魔性雙瞳卻綻出金色眸芒!

………………

「撼宙之毀――」
黑色冰岩後的黑魍古魔仰天吶吼,因為難以抑制出現在腦海的魔王威像,傲睨著世界萬物!

「闇深一族不會對你屈膝――」

「屈膝?你闇深一族已連屈膝的資格都沒有。」魔皇大公微瞇起雙目,一雙眼瞳緩緩散逸出金色的絲光。「『王』豈是你能逾越。」

黑岩後的黑魍古魔,被七光虹箭制住的身軀,止不住地淒嚎,黑色的絲光從他螢惕的青金色雙眼中散出!

他的靈智從眼瞳中被勾出,再也控制不了狂亂的魔性,魔意識開始癲顫!

「被禁了千年,好不容易盼到掙脫的希望,卻又脆弱得掌握不住,一再用聖物來摧化魔力,讓自己脫身的時間更遲,妄想借此一舉得到更多的驚人力量,結果反被聖物的氣息慢慢地蝕心毀智,如此愚蠢,也只證明闇深一族該徹底消失了!」
看來瑁剡一開始,就被有心者設陷阱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

「你該多休息。」人界上父來到堤懷身旁。「差點魂神散離,肉體的傷雖可癒,但你的靈體得休養三年時間,才能再次催動術法言語。」

人界上父,一頭亞麻色長髮,飄柔如緞,一身肌膚散發絲光般,清靈、聖美,望之如十七、八歲的少年,眉眸輕揚淡語中,又似柔美的少女,似是無性別,卻又偏女貌為多。

前身為風湛聖天使的人界上父,開口的聲能撫平人心,清風總像隨行在側,淡繞拂身,飄逸出塵,一言一行彷如畫中凝姿,清雅柔美得讓人縈心難忘。

「我已無大礙。」堤懷道。

「他為你盡了最後當『父』的責任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
「聖氣――熟悉的聖氣――本魔的――本魔要這聖氣――

你與古魔若是同夥,此刻不需再對我佯裝作態!」蘭飛對護在她身前的莫英東道。

莫英東卻低語的像在思索什麼。

該請妳休息。

你說什麼?」

「一個時空不能有兩個春之聖使。」莫英東忽伸掌掩上她的眉心,蘭飛只感跌入一陣溫暖的茫白中,靈識被特殊力量蓋住,她昏倒在他手臂上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「看來被妖魔君王勾出靈智,你已經連我都認不出,你的毀滅已至,殺你雖非我之能,傷你我尚可再助一刀!」莫英東朝天揚手:「青泉――」

屬於春之聖使的青泉杖應聲落下,辟地劃開一圈雙環聖光

天地揚名、日月啟印――

振喝的聲,摧動封印咒語,不同於這個時空的咒語,須臾,莫英東眉心綻出寶石清光的櫻花印,同時,他以術法掩藏的外貌漸漸褪去,呈現真實。

褐髮成金燦長髮,恍如濛著月澤的燦亮,眸瞳轉成紫藍,飄逸而高傲的光城聖使

「櫻之瓣,承界之力――斬魔!青泉杖在他睨鎖中,變化成巨大長刃橫空。

「至上界的春之神,納綠意成護甲,點意識之靈――化相――」

他抱起蘭飛,走出戰圈,不曾停歇的,是他留下的「咒術啟戰」

身後,一道虛空凝化的身形,持著青泉杖所化的刀刃,對上黑魍古魔

未來,因應毀滅,光城聖使的能力超乎尋常,個個皆承神祭司之能,能隔空甚至境界,以意識代戰!
 
 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