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相思之外連載(二)


 
四月,斜陽古城內繁花盛開綠意盎然,充滿濃濃的春意,今日,年輕一輩的古城高手與各個堂主,皆奉令回古城,一時間,古城後花園聚滿年輕一輩,熱鬧不凡。
 
古城大廳用來與七門樓主們商議事情,但與這些年輕一輩的堂主們相聚,從來不會在大廳堂,規規矩矩的嚴肅場合非這些傢伙的喜愛,因此風光明媚的花園、排排大樹,曲橋流水,還有偌大的綠地可讓眾人隨時劍術拳腳來上一段。
 
「江姐,二個月前見妳豪邁不減,現在見妳豪邁依舊,為弟這幾個月思妳甚深吶。」韓水看到前方小橋上,一身紅衣,秀麗爽朗的女子,揚聲道。
 
「水弟,你這一臉敗腎德性,也完全不變呀!」回首的紅衣女子江織語迎上眼前唇紅齒白的娃娃臉少年,一掌重打過他的肩,讓韓水踉蹌了一下!
 
事實上,江織語比韓水小,但那身爽朗到……粗率的性格,總讓韓水戲玩的叫她「江姐」!
 
「一個月就要改變我這玉樹臨風的英姿,是有困難度,就如同妳從小學了一輩子的女紅,到現在連朵花都繡不出來,就知道時間的長短,從來不影響一個人原就存在的本質。」
 
馬上,一團軟布丟到韓水臉上,韓水攤開,只見褐布上頭紅線繡著一個抖抖扭扭像被拉扯過的圓形怪圖案。
 
「道歉,我已經能繡出一顆蛋了。」
 
「蛋?!哈,所以這是一顆被雷轟到,要破又抖不開的蛋嗎
 
隨著美目精光一掠,森寒長劍已架到韓水頸上!
 
「你可以嘲笑我,但要尊重這顆蛋,在我不小心迷路饑餓到不行時,發現了幾顆獨特的蛋,吞了它們之後,讓我免於昏倒在野林內,為了感恩,我特別憑記憶繡下來。」
 
「江、江姐,小心妳的劍,妳是城主欽點的劍術高手,為弟脖子脆弱受不住這種大禮」發現劍身更咬近脖子內,韓水僵笑著。
 
江織語的劍術是古城年輕一輩中的翹楚,對劍術極有天份,更是古城城主任燦玥親自傳授過劍招的人,唯有一個缺憾,她方向感極差,是出名的路癡!
 
「脖子脆呀,那就改腰吧!」架在韓水脖子上的長劍慢慢從他胸膛比劃著滑下來,改橫到他腰上,既而詭笑吟吟:「不然,再下面一點,讓你永遠不用擔心被一夜七郎踐踏了!」她暗示的瞄向他的腰下。
 
「小倪跟妳說了?還是程喵說的?」自己誤認男性雄風的藥竟是減慾藥,害他被藥性活生生折磨了好幾天。
 
「這還需要她們說嗎,你的好下屬把你被一夜七郎踐踏後的悲慘,都飛鴿傳書給各地的堂主,警告大家,月泉門的藥真夠猛!」
 
「這幾個傢伙,不給點教訓怎麼行!」可惡呀!也不懂得替主子留點面子。
 
韓水磨牙,看來下足一個月份量的一夜七郎,應該能讓那幾個傢伙知道多嘴的代價!
 
「你的道歉呢!」江織語劍上的威脅繼續。
 
才感到頸邊有些發熱,幾滴血已滴落,下一刻,歇斯底里的男聲傳遍整座花園!
 
「流血了――真的流血了――天啊――我的血流出來了――要喝三碗雞湯才補得回來了――太過分了!」韓水不得了驚恐大喊,一張秀氣的娃娃臉,算得上花容失色!
 
「嘖嘖嘖,小水跟織語又鬧上了!」
 
「真是難以想像,他是個看慣江湖血腥的人,一點血就跳腳!」
 
「誰叫小水最惜皮肉,只要是從他身上流出來的,哪怕一滴血都會讓他呼天搶地。」
 
「不制止嗎?再下去真要開打了?」韓水見到自己的血,向來不討公道不罷休!
 
「我不想再被城主關到數身上的蝨子。」
 
「程喵不在應該不會鬧多大。」
 
圍觀的男男女女個個面露猶豫,因為這二個傢伙的個性是干涉的話會拉人下水,幸好其他幾個常帶頭鬧的人不在,尤其程喵,小摩擦她就有辦法搞成打群架,曾有一年,斜陽主峰淪為戰場,最後是來到的城主磅礡一掌震懾全場!
 
那一年,很多年輕堂主幾乎都出不了古城,因為全被禁足嚴懲,白天在城內修復自己毀掉的斷牆、屋舍、震碎的大石,還有頹倒的大樹,晚上再關到南峰一排小房子內;這群年輕氣盛的傢伙,被關到懷疑自己快長霉了,才終於可以踏出古城。
 
「不用擔心,控制場子的人來了。」
 
「織語,別鬧了,快收劍!」一個斯文爾雅的男子很快趕到,凝著面色斥喝。
 
「玉青!」看到來人,江織語不但乖乖收劍,甚至飛奔到他身邊,小鳥依人的偎在他身邊!
 
「大哥,你到哪去了?幹嘛不顧好她!」看到韓家老大韓玉青,韓水摸著脖子嚷喊!
 
眾人皆認定,莽莽撞撞的江織語歸韓玉青管,因為她從小就只聽韓玉青的話。
 
「織語,說過幾次了,上乘劍術不是練來玩的,別隨便出劍當嬉戲,還有;按年紀排輩,你也算是她的兄長,別老跟著她鬧上。」韓玉青訓這二個傢伙。
 
「大哥,再怎麼看,最有問題的人應該不是我吧!」他可沒拿劍四處威脅人!
 
「你是男子漢,有肚量一點,別動不動就跟女孩子們計較,尤其和程喵,你們兩人在外邊互鬧、互槓的程度,已經幾次傳回古城了,城主看在爹的份上,沒有重懲,但大哥可沒辦法坐視了。」韓玉青趁機再數落小弟一頓。「無論喵喵再怎麼沒個女孩德性,都還是女孩子,而且還是小你幾歲的妹妹輩,身為兄長,你該包容、禮讓她。」
 
「大哥,喵喵那個德性,包容才會出事,而且她豈止沒個女孩樣,她身邊一堆美女當妾耶,還個個都是絕色美女,美女跟著一個女人當妾,成天出入風月場所,醉死溫柔鄉,天呀――這世上有道理嗎?這麼奢侈的享受,怎麼會是一個女人得到呀!」韓水越講越激動,他不平的嫉妒極了。
 
絕色美女環繞是他作夢都想要的,偏偏他一張娃娃臉,吸引來的都是充滿母性關懷的姑嫂們!
 
「夠了吧,真是難看,喵喵就是有本事,讓美人們自願跟在她身邊,你有能耐就去收絕色美少年當男妾呀,辦得到就贏了。」江織語哼聲打量。「不過以你這張唇紅齒白的娃娃小臉,還有一身比女人還細嫩的皮膚,怕是你被人抓去當妾比較有可能。」
 
「江、織、語――月下戰帖,妳選一天吧!」韓水切齒,爍光一劃,出劍指向她!
 
從小,他們有任何磨擦時,特別喜愛晚上約戰,因為高手總是在夜晚的明月下決戰,特別有氣氛。
 
「奉陪,怕你不成!」江織語馬上跟著出劍回應!
 
不待韓玉青制止,兩人已各自衝向對方,兩把長劍甫交擊,一股氣勁已震開他們,隨即一個充滿迫力與威嚴的聲傳來。
 
「那就訂在今晚,由我親自驗收你們的劍術吧!」
 
「城主。」
 
「見過城主。」
 
斜陽古城城主任燦玥,一身紫白衣袍,清逸俊雅,眉目似見冷鬱氣息,昂然英挺的身形,在大總管言常陵和武護隨侍中來到。
 
「織語,今晚若妳能破我出的劍招,我便再傳妳更進一步的紫霆三劍。」經過江織語身邊時,他停下。
 
「真的,城主不要忘了,我的目標是未來在你之下也只能輸你一招,我若真的進步,你不能藏私呀。」
 
這種話若在其他人身上,那人必定要有事了,但任燦玥向來嚴肅的面容,是難得牽起一絲淺笑,七門樓主的兒女們,還有年輕一輩的高手,少數幾個,他不但包容,甚至容許他們的放肆。
 
「那就拿出讓本城主驚豔到不藏私的能力吧!」他看向韓水。「韓堂主,晚一點將你蒐集,新掘起的各派門消息,仔細報告。」
 
「是的,城主。」韓水輕快回應。
 
「你對消息的敏感與判斷力,少有人能及。」任燦玥詢問另一頭的韓玉青。「玉青,身為眾人尊敬的兄長,讓韓水和江織語一同執行任務,你說如何?」
 
「我不要!」韓水、江織語一同喊出。
 
「城主真是下了一個明智的決定。」韓玉青抱拳回稟。「水弟的細膩值得織語學習,織語不鑽小事的豁達也可平衡水弟的執拗,足以互補他們各自的不足。」
 
不待身旁兩個傢伙再抗議,韓玉青已接著再道:
「自然,平衡尚需磨合,屬下會先親自指導織語幾天,讓她瞭解消息蒐集需要的判斷,還有程喵過幾天回來,隨侍在她身邊的幾名女子,琴棋書畫各有擅常,定能夠教導水弟和女子共事時的態度,相信經過這些磨練,接下來他們能很好的配合出任務。」
 
這一席話說完,江織語和韓水雙眼大亮!讓玉青指導就能獨處好幾天,江織語驚喜!能夠被絕色美人環繞,韓水興奮!
 
「城主,韓水定然不負城主所望,以廣大的包容和織語執行任務。」
 
「織語也定然努力學習蒐集消息時該有的細心。」
 
他們爭先表達對共同攜手合作的期待!
 
「玉青真不愧是眾人信賴的兄長,處事成熟,更見手腕,常陵,你教導的好,他現在雖是你的左右手,未來也將是本城主倚重的心腹。」任燦玥身邊的大總管言常陵道。
 
「那就請城主多給他磨練的機會。」言常陵一如往常的沉斂氣態,平靜以應。
 
「城主看來心情不太好呀,而且……眉眼好像暗藏肅殺之氣!」
 
看著繼續往前行,回應眾人拜見的任燦玥,有人忍不住問。
 
「對呀,俊美的姿色多了幾分陰影,不過那冷冷笑起的樣子,反而充滿矛盾的憂鬱邪氣。」一樣吸引人。
 
「幸好整體風采沒差太多。」養眼依舊。
 
幾個竊竊私語的女聲附和。
 
 
「我們在講心情,妳們管到姿色去!」受不了女孩子們看事的角度。
 
「回古城的另一樂事,就是欣賞自家城主的俊美男色,他心情若差到導致俊姿減色,我們很困惑的!」
 
眾女子們連連點頭,同聲表達這種事若發生的扼腕。
 
「我看跟沈家的事再不解決,小倪再不回來,那張臉應該真的會變成惡鬼樣貌了
 
「那怎麼行,小倪到底什麼時候回來繼續犧牲自己,滋養城主的姿色?」
 
女孩們驚嚷,她們雖仰慕城主的男色,卻對敢嫁他女人抱以勇敢的肯定,城主有出眾的儀表,卻是隨時讓人寒慄的個性。
 
「對呀,不是已經決定在百花盛開的六月舉行大婚嗎?」
 
「『月泉門』後來又說六月暑氣已露,花香太濃豔,沈家大小姐承不了入暑熱,再犯鼻子病就不好了,希望這日期再往後挪。」
 
「呃,小倪什麼時候身體有這麼嬌弱?」聽起來纖纖弱質似的,以前在古城大家練拳腳,以她出拳的快狠準,被她打斷鼻樑,撂倒在地的鐵血壯漢不少,完全快把她跟立在古城的鎮石碑一樣剛硬難撼!
 
「我看是六月的暑氣會提升沈雲希的火氣,花香濃到會撩動沈雲希的殺意,只好再往後挪,這樣又過一年了。」有人直接切重點。
 
月泉門已由沈雲希徹底執掌,一切的事由他定奪,能不能成就美事,要看沈雲希點不點頭。
 
「城主,大家都到齊了。」言常陵看了花園內的情況後道。
 
任燦玥已站在前方一座亭台上,看著眼前應召而回的年輕一輩們。
 
「你們是古城的根基與希望,二十年一回的『劍藝、劍源』江湖品鑒會,將由斜陽古城主導,交由你們年輕一輩堂主們負責,望你們接下古城的展望,好好證明自己的能力。」
 
言常陵在任燦玥斂首後,擊掌命人送上酒。
 
「這是今年的春酒,城主先與大家共飲,今晚設宴古城,大家再痛快醉一場。」
 
下人送上一壺壺長形紅玉壺裝的酒,這是斜陽古城才有的紅玉壺,也只有古城城主在宴請下屬時專用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