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四方境界 (穹蒼之翼)
關於部落格
這是四方小宇部落格~任何出書的連載或搶先看,都會放在這,不定期更新~
  • 402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9

    追蹤人氣

相思之外連載(三)

 
 
任燦玥舉壺一敬,眾人也舉壺熱烈回應,酒一落喉,大夥的聊興大開,話題自然離不開至今猶讓古城眾人震驚又回味的事;袁小倪的身世,還有和城主之間戲劇化的演變!
 
一年多前,斜陽古城三總管袁小倪,身分竟然是在江湖上與古城分庭抗禮的「月泉門」大小姐「沈雲霓」,更是雲濤劍仙的外孫女,讓整個古城上下都震驚不已
 
因為袁小倪從小來到古城就際遇坎坷,被城主定為身分最低下,沒資格習劍術只能持刀,沒想到接連的意外,讓兩人隱藏的失憶秘密成為引爆感情的糾葛!
 
「我說沈家到底想怎麼樣,孩子都生下來了,還遲遲不願舉行大婚!」
 
沈家表明不願倉促嫁女,同時小倪與雙親分離十年,他們只希望能讓女兒先回家重享天倫,也可妥善照顧剛懷孕的她,等她生下孩子,雙方再行大婚。
 
在情在理,古城很難扣留人,但是袁小倪跟雙親回月泉門後,不但大婚日期沒個影,還屢受沈雲希的刁難,現在雙方只差撕破臉!
 
「對呀,孩子都生了,還拖著婚事,傳出去對小倪的閨譽也不好吧!
 
「閨譽!你從哪來的錯覺認為沈家在乎這個!」白眼橫了一下說這句話的蠢蛋同伴。「你是沒聽說,小倪雖是養女,但從小在沈家可是倍受呵護、寵愛的寶貝,聽說連杯茶都怕她拿了會重,路就更不捨她走了,她是沈家上下的心頭肉,誰知一個不好被人帶走,十年後才失而復得,再加上被城主欺負……咳,是坎坷的遭遇沈家心疼都來不及了,會在乎閨譽!」嗟。
 
「月泉門是東方翹楚沒錯,但是論江湖實力,還是斜陽古城強吧!」真要出手對上,勝算是古城佔贏面吧。
 
「應該不會有人忘了小倪是『雲濤劍仙』的孫女吧!雲濤劍仙是什麼人?一則大家景仰的江湖傳說,以為已經在天上飄的仙人,居然還活在人世,外貌、劍術比城主還囂張,翻手就毀了為禍多年的三門邪教,光這一點,後台就比斜陽古城硬!」
 
「這是說,現在沈家開什麼條件,除非城主打算老婆小孩都不要了,否則也只能接受
 
「太慘了,這是以前作威作福太多,終於報……立場對調了」不好說自家城主是報應,只好委婉用詞。
 
「老夫人呢?不是說和沈家兩老處得很不錯,不出來喬一喬場面?」
 
「之前趁城主出城時,老夫人隨後也跟著離開古城,聽說會同沈家二老,一起抱著龍鳳胎往東南方欣賞風光去了。」
 
任老夫人和沈家二老,早熱絡的一家親,尤其龍鳳胎出生後,三人一同接受袁小倪生父易蒼玄的邀請,在景色秀麗氣候怡人的東南方過著含飴弄孫的悠閒,早早表明不干涉下一代的紛爭;甚至撂話,斜陽古城和月泉門,什麼時候放下恩怨,他們就什麼時候抱著龍鳳胎回來。
 
「那小倪呢?她都不說話的嗎?」她可不是沒主見和能力的人,還身在古城時,縱然受制於城主的威壓,只要犯到她,也是要吃虧的。
 
「你要不要先找到她問一下,只要你見得到人的話。」連他們七門樓主的兒女們,從小和她一起長大,近來也都被月泉門拒於門外。
 
「那她生下孩子,總要哺育孩子吧?」為什麼龍鳳胎就這麼被老一輩帶走了,小倪也都沒意見似的。
 
「這我倒是聽牟老說,小倪懷孕時,中了三門邪教的毒,雖然解毒了,但為了小寶寶著想,這一胎就先別親自哺乳,所以月泉門找了三個奶娘幫忙。」
 
「我想老一輩帶著孩子去逍遙,應該也是別有用心。」看起來,雙方長輩不想還在襁褓中的小寶貝們受這些恩怨波及,要他們自己搞定結果再說。
 
眾人越討論越起勁,另一個聲音擠進來,貢獻自己的第一手資料。
 
「我剛聽到消息,城主已經二個月不曾收到任何來自小倪的隻字片語。」
 
「不是派了人在月泉門會固定來消息嗎?」
 
「那是固定報告,跟來自他愛妻親筆的書信是不一樣的,而且聽說二人最後一次見面大吵一架!
 
「吵架了!」眾人頓時瞭解,城主那張臉充滿鬱悶,還有眉眼的殺氣從何而來。
 
「小倪有了強硬後台,果然不好惹,敢跟城主對嗆了!」
 
「拜託,她沒後台時,就很能反抗城主了。」現在不過化暗為明。
 
此時,一個傳令武護疾步入花園,將手中的信件交給言常陵,後者看完後,來到任燦玥身邊稟告。
 
「那信件的顏色和符號,是來自東方月泉門的消息。」負責蒐集消息的韓水,認出那信件的顏色和圖形區別。
 
「不會有什麼嚇人的消息吧!」
 
只見任燦玥聽完言常陵的話,面色一沉,銳氣似從沉斂的眉目揚透。
 
「喲,城主眉尾的肅殺氣息好像又揚高一個指頭,這情況,傳來的絕對不是好消息。」
 
「要不要去瞭解發生什麼事?」真好奇。
 
「夠膽,就交給你去問看看呀!」
 
眾人沒好氣的瞥向問出這句話的傢伙,是搞不清楚,當城主呈現這種「犯我者死」的模樣時,最好不要去找死!
 
「我說,從種種情況看來,以小倪的個性,以前被不得已的原因綁住,後來又懷孕,現在可好,一生完,有劍仙和沈家的庇護,應該跟脫韁野馬、離籠的小鳥一樣,樂得逍遙,還會想回來嗎?
 
這句話一出,場子瞬間冷如冰窖!彷彿可感覺到從亭台內,冰冷的肅殺氣息射向多嘴的眾人!
 
「開、開玩笑,她已經是城主的人,生下的龍鳳胎更是我古城的血統,管她脫韁或離籠,逮都要逮回來!」直到有人勉力振聲,打破僵局。
 
「沒錯、沒錯,是非擺一邊,古城顏面總要總要扳回一城。」
 
「說得對,哪怕小倪十歲就被城主挑斷腳筋廢了一足,十九歲時又是因為城主而搞大了肚子,怎麼看都像是一種惡人的行徑,這要是我女兒,老子豈止命不要,也要跟可惡的壞城主拼了!但是――既然是我們宣誓要效忠的城主,道義、是非我們都可以矇掉!」
 
「對,跟月泉門拼了,就算不得小倪諒解,至少人搶回來最重要,不能丟了古城的臉!」
 
「正是,古城的尊嚴要靠我們的強硬,跟月泉門拼個兩敗俱傷,再重創沈雲希,徹底撕毀兩邊友好的希望,以後小倪就算恨死城主、恨死我們,也要讓江湖人知道惹到古城就是找死!」
 
眾人努力表現的義憤填膺,熱血激昂到挖心掏肺的動作要上演時,終於得到一個熟悉的聲傳來。
 
「感謝各位把言行不一的心聲,說得這麼清楚明白,你們的盛情和感受,城主清楚了。」大總管言常陵對圍繞在亭台四周的年輕一輩道:「你們和小倪一同長大,情感不同於一般,沈家的事,城主會慎重處理,非到不得以不會走絕。」
 
就在大家要鬆一口氣時,坐在亭內的任燦玥卻緩緩開口了:「只可惜人生的事難求圓滿,圓滿既難得,那就只剩選擇,小倪是古城的人?還是沈家人?」
 
他起身,看向眾人,犀利的目光所及之處,充滿警告,每個人都有一悚的膽顫。
 
「我任燦玥的妻和子,豈會由別人告訴我該怎麼選擇,你們未來的城主夫人,該屬於哪,相信不需要我來告訴你們這個答案吧!走絕!我倒期待這個選擇!」
 
任燦玥冷笑說完,命言常陵隨行,轉身步下亭台離開花園。
 
「我看城主離抓狂不遠了,一講到小倪,那眼神就像要把人撕了吃掉一樣!」韓水搖頭。
 
「應該是慾求不滿吧,小倪懷孕後人又在月泉門,就算見到面,想碰也沒辦法,照城主得到小倪時,一天開三葷的需求,應該是忍很久了。」
 
「嘖嘖嘖,姦淫擄『虐』,城主對小倪還真沒少做一樣,只要事關小倪,真是虐到不手軟。」從殘虐到佔有,以為終於得到了,結果又殺出作梗的沈雲希,那眼神越來越見獰光。
 
「你們男人看事情的想法好下流。」江織語和其他女孩們受不了道。
 
「哪裡,比起只愛看『男色』的女人,我們高尚不少。」呿。
 
「各位,該煩惱的是古城若真殺上月泉門,搶到未來的城主夫人,會不會引來雲濤劍仙替孫女出氣!」
 
「雲濤劍仙有這麼挺月泉門嗎?」
 
「這跟挺誰無關,如果我們殺上月泉門搶走他孫女,害他孫女受委屈,劍仙會不理嗎?」只是聽下來,怎麼古城幹什麼事都這麼像惡霸!
 
「那就希望小倪千萬不要找他外公哭訴。」
 
「我倒覺得雲濤劍仙跟城主一樣,隨心情行事,是非都只憑感受,除非小倪出事,否則他不見得會對這種事出手。」
 
「江湖傳說,雲濤劍仙不殺婦孺,可從沒自封正義中人。」
 
一論起雲濤劍仙,眾人討論的更熱烈,另一端,韓玉青和其他幾位年長的同輩,則是較為沉著的深思。
 
「城主真打算與沈家撕破臉?」
 
「有大總管在,我想城主和沈家不會走絕,再加上小倪也絕不會坐看這樣的演變。」韓玉青倒不擔心這些。「二個月後的江湖品鑒會才是我們該煩惱的。」
 
「照城主的說法,這將是一場徹底由我們古城年輕一輩主導的江湖盛會。
 
對扛下重任,雖感壓力,眾人也有自我期待。
 
「江湖上幾大劍源都會提前來到古洲,大家有得忙了。」韓玉青與大夥擊掌,彼此鼓舞。
 
 
「人確定離開月泉門了?」書房內,任燦玥站在敞開的窗前,負手而立。
 
「從各方面查探看來,她確實已不在月泉門,而且……應該是離開三天後,古城派在月泉門內的人才知道消息。」古城派了人守在月泉門內,固定回傳小倪的消息,這是雙方當初的商議。
 
「是沈雲希有意隱瞞?」任燦玥瞇凜起眸。
 
「只怕也是小倪認同的。」言常陵推斷。「看來是有心避開你與沈雲希之間升高的對峙,還有從消息看來,她離開時,帶著十多名護院,而且都是月泉門的機關能手,還有朱嬸跟在她身邊,不排除是……另有目的。」
 
「朱嬸,服侍在娘身邊的老下人,看來娘也撥了人在她身邊。」
 
「這一個月來小倪幾乎有意斷了與古城這邊的互動,現在又蓄意隱瞞行蹤,意思很明顯,暫時不想再見你!」
 
任燦玥眸芒一凜。「現在除了沈雲希之外,品饌軒的向憐憐可能會知道她的下落嗎?」
 
「向憐憐……需要一點時間探知。」
 
……脫韁野馬、離籠的小鳥一樣,樂得逍遙,還會想回來嗎
 
「儘快找出小倪的下落!」任燦玥放在身後的手緊握成拳,驀然轉身一叱:「如果她真想離開我――那就別逼我再對她上韁――甚至……打造一座牢籠――」
 
「好永遠關住她嗎?」言常陵打斷他。「重演過往,結局由來是遺憾,小倪的要求是什麼,你很清楚。」
 
「你能做到,視我家人如你家人,你能知道;我當初的選擇是重重的傷害了沈家『為女兒』的一片心,對沈家,我的虧欠是還不完的,如今,雲希哥哥一天不接受,我就不可能是你的人,更不會回古城。」
 
想起他們最後一次見面,她看著他,堅定的眼神,一如他對她的執著,彼此怒瞪對方,各不退讓。
 
「為了她,我對沈家的身段還放得不夠低嗎?如今妻與子各散一方,為何小倪不能瞭解,不停作梗的是沈雲希,是他阻礙了這一切!」
 
「或許,換個方式想想,如果小倪遭遇的一切,是在雙雙身上,你會怎麼做?」
 
任雙雙,任燦玥唯一的妹妹,驕縱任性,任燦玥雖對她嚴格,卻也對她的驕縱呵護包容。
 
「沈家雙親並非放下,只是因為不忍女兒為難,否則他們大可出來強硬主導,孝順的沈雲希不會不接受。」有時,言常陵不得不想,沈雲希的作法,或許也是沈家兩老心中的想法。「你只有讓沈雲希相信,你是真能帶給他妹妹幸福的人,否則,沈雲希已表明,寧願小倪一輩子留在月泉門,也不願意她再受半點傷害。」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